湖北武漢“封城”月餘 學者關注心理創傷


2020-02-25
Share
000_1OZ86I.jpg 真正的重災區,直接衝擊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這也是最需要被關注與協助的部分。(法新社)

 

面對疫情肆虐,中國武漢及湖北省相繼“封城”已超過一個月的時間。有臺灣精神專家表示,人口隔離伴隨強制和高壓手段,可對民衆的身體和心理造成創傷。

2月25日,臺灣中華心理衛生協會舉辦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與心理健康”座談。協會會長呂淑貞分享自己家人遭到“隔離”的經驗,她的外甥女婿在武漢半導體公司擔任高管,遇上“封城”一家足不出戶。家裏無法儲存一個月的食物只能叫外送,外送員不準搭電梯,必須爬30層樓送餐,把食物送到家門口時,與對門的鄰居形成特別景象。當對面開門時,這邊就趕快關起來,反之這邊開門時,那邊就立刻關門。

 

 

中華心理衛生協會會長呂淑貞分享親人在武漢隔離經驗。(記者 黃春梅攝)
中華心理衛生協會會長呂淑貞分享親人在武漢隔離經驗。(記者 黃春梅攝)

呂淑貞:“我這個外甥女會不會恐慌?她說,我們都安心在家裏,只是如果沒有跟家裏視訊,真的心裏會很難過。他們防疫時每天報平安,跟家人說我很平安。”

呂淑貞說,因爲家人就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在臺灣的家人難免擔心他們的安危。無法出家門的親人至少能透過視訊與家人交流,以紓解被隔離的情緒。

臺灣抗SARS經驗:羣衆憤怒情緒一觸即發

臺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張玨,在臺灣SARS期間就曾提醒,包括確診病人、疑似病患、直接或間接照顧的醫療人員,以及遭隔離的民衆等,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壓力與恐懼,恐慌的情緒不只是個人層次的擔心與憤怒,已經成爲全民的夢魘,憤怒的情緒一觸即發。她當時就特別呼籲臺灣政府,不能不重視公共心理健康問題。

17年後,張玨再看因爲新冠病毒疫情而“封城”的武漢與湖北,她發現中國大陸不同的單位拿到臺灣在SARS期間編寫出來的安心手冊參考,也在二月初出版相關因應手冊。她看到大陸防疫有先進的一面,例如用無人機測額溫等。張玨提醒被隔離者,如何克服恐慌。

 

臺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張玨提醒疫情爆發公共衛生的重要性。(記者 黃春梅攝)
臺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張玨提醒疫情爆發公共衛生的重要性。(記者 黃春梅攝)

張玨:“經過這件事情可能會讓你回憶過去經驗過一些創傷,不是因爲這些事,可能你小時候被爸媽處罰關起來、關到廁所裏頭,那個影響要是很大的話,在隔離時就會浮現。當我這個恐慌、害怕出現,它引起我想到什麼恐慌害怕的經驗,當時我用什麼方法處理,這樣也用同樣對應恐慌的方法,深呼吸、做運動,找人討論我有點害怕,找到合適的資訊,理智一定要放在那裏。講出來,人家才能幫你分析。”

武漢肺炎死亡數逾兩千 精神專家:親人驟逝加劇焦慮

臺灣大學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分析,有些人面對這麼大的疫情,因爲他的韌性與擁有足夠的資源,因此並不會產生創傷。但對某些易感的個體來說,可能會產生很大的壓力,可能焦慮、沮喪等。但是,不見得會到“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是種急性壓力的反應或是有適應困難的事情。

 

臺灣大學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分析創傷處理。(記者 黃春梅攝)
臺灣大學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分析創傷處理。(記者 黃春梅攝)

丘彥南:“因爲重大事件產生親人驟然的離世,加上這些複雜關係的時候,可能會加重各種適應的障礙困難、壓力的反應。當然PTSD(“創傷後壓力症”)的反應也有可能,或者看太多負面、災難式報道,有時候會加劇這些焦慮、沮喪反應的可能性是存在。”

丘彥南認爲,單純因爲隔離產生的創傷,如果有好的隔離措施與配套,很可能就能避免創傷。但是從媒體看到某一些強制性、壓制性、非常粗暴的事情,當然會造成不等程度的,除了身體之外、還有心理的創傷。

以臺灣SARS爲例,在那時期看診的人少,疫情在夏天過去,大規模的恐慌也隨之消失。真正的重災區,是曾有“封院”經驗的和平醫院以及相關醫療行爲,直接衝擊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這也是最需要被關注與協助的部分。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何平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