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州政府起訴中國政府 中國能逃一劫?


2020-04-21
Share
hj0421.jpg 索賠(圖片素材來自法新社)

星期二,美國密蘇里州州政府在聯邦法院提起對中國政府的民事訴訟,要求中國政府對他們州因新冠疫情所蒙受的巨大損失負責。除此之外,近期還有美國民衆通過律師事務所提起至少七起公開訴訟,要求追究中國的責任。不過這些行動卻受到一些法律上的限制。那麼,這是否意味着中國可以逃避大規模的法律追究呢?

中國武漢首先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不僅使美國近八十萬人感染,四萬多人死亡,還嚴重打擊美國經濟,讓民衆蒙受精神及經濟損失。

密蘇里州是美國第一個向中國政府追責的州政府。另外,來自加州、佛羅里達州等地的民衆也陸續對中國政府提出控訴,索取鉅額賠償。其中更有原告指責新冠病毒爲中國故意製造、散播的生化武器。

 

 

舉證困難 追責或不了了之?

然而,想要追責中國政府並不容易。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杜利(Jonathan Turley)日前在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上發表評論文章,表示在中國信息不透明、不斷噤聲知情者的情況下,原告難以用“法律”來證明中國政府與指控有關,即使大部分人明白疫情迅速向全球蔓延的背後,中國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記者試圖聯繫杜利教授瞭解情況,但直至截稿仍未收到回覆。

儘管如此,旅美法律學者滕彪認爲,通過法律途徑要求中國政府負責會起到積極作用。

“起訴要求賠償的例子越來越多,在印度、埃及、歐洲等等。這個行爲本身也是給中國政府越來越大的壓力。另外隨着時間的推移,更多的一些信息也會被披露出來。像前幾天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法國着名的病毒學專家就說病毒是實驗室不小心帶出來的。這些都可以作爲證據。”

有赤腳律師之稱的中國異議人士陳光誠則建議外界由公法的層面去考慮問題。

“民告官的案件在行使法律權利的時候,不是說我作爲原告,我要拿出什麼什麼樣的證據來指控你,而是對方要舉證。也就是說,當權者要拿出充分的證據,說我們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你想想一個政權控制了所有的東西,你(公民)怎麼可能拿到很多證據?”

他還特別強調,其實,中國政府的一系列說辭及‘不合作’行爲恰恰存在問題。

“假如中國官方拿不出有說服力的病毒來源證據,同時又拒絕國際社會深入實地去調查的話,這就足可以證明有罪。”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美國法律對外國政府有豁免 不適用於追責中國?

除了舉證困難外,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杜利還提到,美國的《外國主權豁免法》或許成爲追責行動中的障礙。該法使不少國家政府免於被告上美國法庭,但“商業行爲”則不能享受豁免。

在這次的幾個訴訟中,有原告律師特別以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作爲中國政府疏忽管理,導致疫情大規模擴散的例子。

不過,美國《新聞週刊》雜誌早前的報道引述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教授凱特納(Chimene Keitner)表示,有關的“商業行爲”必須由政府直接主導實施,造成傷害的行爲也必須發生在美國領土,法律才能適用。

報道還提到,關於武漢病毒實驗室的指控也可能因政府管理的研究所可能不會以“私人實體的方式”行事而遭法院拒絕採用。

訴訟不止索賠 意義更遠大

滕彪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起訴中國政府的目的或許不在追求實際性結果,而是:“通過訴訟對中國政府進行譴責。而且進入訴訟的話,在證據的收集過程當中,也會讓一些信息呈現出來,包括媒體的報道,一些政府的公開的表態,對WHO的譴責。”

陳光誠也鼓勵民主國家聯手,組織國際調查團或利用國際法庭繼續追尋疫情的真相,到時候就可以跳出本國法律的條條框框,對中國政府進行進一步的追責行動。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