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調撥六千億元新鈔稱防疫 外界質疑爲斷網?


2020.02.18 13: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000_Del425753.jpg 中國人民銀行表示,已向全國調撥近六千億元人民幣新鈔,要求商業銀行對外付出現金儘可能以新鈔爲主,另對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回籠現金“消毒”存放十四天再投放市場,以免“人民幣”成爲新冠病毒傳染媒介。(資料圖/法新社)

 

中國人民銀行表示,已向全國調撥近六千億元人民幣新鈔,並對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回籠舊鈔消毒存放十四天再投放市場,以免“人民幣”成爲新冠病毒傳染媒介。不過外界議論紛紛,認爲此舉治標不治本,懷疑是另有其它目的。

爲了避免鈔票的流通成爲傳染媒介,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15日說,今年1月17日以前,已經調撥了六千億元人民幣新鈔,到疫情嚴重的湖北地區,也緊急向武漢調撥新鈔四十億元人民幣。

 

 

範一飛指出,商業銀行對外付出現金儘可能以新鈔爲主;並要求對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回籠的舊鈔,採取紫外線或者高溫等消毒,存放14天以上再投放市場。非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回籠現金存放7天才能投放市場,以保障現金支付安全。而醫院、農貿市場等管道回籠的現金單獨封存、消毒後繳存人民銀行,不得對外支付。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20年2月10日視察北京的一個居民社區(新華社/法新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20年2月10日視察北京的一個居民社區(新華社/法新社)

範一飛還說,央行已經暫停現金跨省調撥,以及部分疫情嚴重地區的省內調撥。而對春節疊加疫情帶來的物價上漲壓力,範一飛稱,復工需要時間,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前提沒有改變,央行會及時採取措施調整,相信中國絕對不會出現大規模的通貨膨脹。

外界臆測:以“疫”爲名印鈔?發放維穩經費?

對於中央祭出調撥6千億人民幣新鈔的防疫手段,考慮到湖北進入軍管,防控更加收緊,不願具名的一名武漢民衆,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越洋採訪說:

“傳說是要把武漢市面的現金,全部換回去。但是這幾天,各種消息出來,有的說是要換現金,有的說就直接通貨膨脹吧!因爲現在都沒開工,錢都不夠用,武漢這邊防疫這麼嚴重,所有一線的人員,加班要付工資,錢那裏來?沒有錢就印刷廠直接印出來不就完了?”

RFA記者:主要是發給什麼行業工資?

武漢居民:“主要是維穩費嘛!從封城後一直沒休息的國保、公安 ,我村子門口六棟房子二個市一級單位下調到社區 ,負責進出登記、發路條,軍管後變成守在門口,不讓你出門,這些人全要有費用,包括穿防護服費用、加班費,那火葬場人員、醫護人員加班費也是肯定的。所有全國生產線基本全部停了,武漢這些人要工作, 沒有錢什麼都幹不成。”

 

武漢頤和家園小區內,一住戶未戴口罩,被公安控制。(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武漢頤和家園小區內,一住戶未戴口罩,被公安控制。(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RFA記者:會不會引發通貨膨脹?

武漢居民: “這是肯定的,通貨膨脹,不可避免的,現在還在封城中,封城完了之後,這個通貨膨脹可能比封城更嚴重。”

臺灣的成功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梁文韜接受本臺訪問質疑,中國政府是不是缺錢,以“疫情”爲名印鈔票?

梁文韜:“他就是找個理由、找個藉口來印鈔票啊,通貨膨脹沒有關係啊,他自己都會控制。中國是個很神奇的地方,不會有問題,股市也是可以控制的,那麼大的疫情,香港的股市都不會跌,厲害,什麼都在他們控制的手裏啊,怕什麼啊。”

梁文韜分析這種“消毒鈔票病毒”的方式,分明是治標不治本,何況一個人手上有多少的紙鈔,怎麼可能全都拿出來“洗”得完:“防疫當然會有一點幫助,你收回去那些可能受污染的舊鈔然後發新鈔,問題這都是治標不治本。如果新鈔落到有病毒的人拿到,他花出去不是又傳染,那你要回收幾次?”

臺灣防疫專家反問:“洗鈔票”不如洗手

臺灣防疫專家、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對“洗鈔票”能起到的防疫效果打了問號。

何美鄉說:“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鈔票很髒是真的啦,但是不是用這種方式來‘洗’我就不知道了。鈔票很髒,摸的人摸完以後就去洗手啊,這就是我們一直叫民衆洗手,我們沒有看到中國大陸叫人家洗手,有嗎?”

何美鄉說,病毒在室溫可以存活很多天。

 

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的醫務工作者在救護新冠病毒患者。(路透社)
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的醫務工作者在救護新冠病毒患者。(路透社)

藏人行政中央駐臺代表達瓦才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大陸人常自傲買東西只要刷“支付寶”電子支付,很少人使用現金了,爲什麼需要調撥6千億人民幣?很可能是爲了“斷網”做準備,一旦斷網,老百姓就需要改以大量的現金作爲交易。

達瓦才仁說:“在西藏、在新疆很多地方只要稍一出事,中國政府就馬上給你斷網,這是中國第一個條件反射式的動作。斷網目的當然是控制言論,因爲現在你看很多的訊息,包括火神山、雷神山裏面漏水,那訊息是誰報的?就是裏面有手機的人嘛!現在手機變成網路運作的一部份,你不讓他帶不行,帶了手機他就會把這些拍出去,軍人裝成醫護人員運屍體拍出去、送出去,在臺灣、全世界都可以看到,那些都是中國政府不願意別人知道的,中國政府要全世界只聽他的話,只有他說話。還有所謂公民記者跑到武漢各地拍下很多屍體,讓全世界看到,中國政府明明說死的不多,可是他把這些都拍下來。”

西藏駐臺代表: 爲斷網封鎖言論作準備

達瓦才仁提到,中國最恐懼老百姓透過手機錄影拍攝,把真相傳播出去。現在微信上只要提到跟防疫、封城有關的訊息,很快就被刪除,十個有九個點進去看不到。不像過去有一些敏感訊息,能夠在微信“存活”一、兩天。

不過達瓦才仁表示,“把很多錢送下去都應該只是預防性質的,就說如果、被迫,比如社會發生很大的問題,就像香港的反送中一樣,大家都在網路上互相連絡,中國政府都不知道抗爭者會做什麼。類似這樣的狀況出現,他就一定會斷網,斷網他就會做好準備。”

達瓦才仁說,中國政府也會考量一旦斷網,那些網上監控都沒辦法做,疫情發佈、政策宣導也會停擺。如果民衆被封城在家又無法上網購物支付,生活出問題可能引發更大的民怨暴動,所以調撥6千億有可能只是預防的性質,非到必要不做。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申鏵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