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受害家属:全民防疫、人人有责

2020-0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03年染SARS病逝的叶老先生三子叶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全民防疫,人人都有通报责任,应该和台湾政府站在一起,度过武汉肺炎风暴。(记者夏小华摄)
2003年染SARS病逝的叶老先生三子叶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全民防疫,人人都有通报责任,应该和台湾政府站在一起,度过武汉肺炎风暴。(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在新冠病毒疫情还在全世界,特别是中国肆虐之际,回顾一下17年前的SARS危机也许有助于我们应对当前的疫情。2003年的SARS疫情,在台湾造成347人感染、73人死亡,教训沉痛。自由亚洲电台最近专访SARS受害者家属叶家兄弟。他们说,人人都有通报的责任,防疫不分蓝绿,必须和政府站在一起。

“这个我永远忘不了的,我父亲因为疑似SARS走掉了。对我来讲,很痛啊!没有办法救他!就是送去(医院),不到两个礼拜就走了,连面也没有见到。”

 

 

叶家兄弟的父亲祖籍河南,是当年跟随蒋介石撤退到台湾的老兵。2003年,80岁、身体健朗的他,独自去和平医院做完复健之后,回家突然发高烧。叶老先生在诊所就医,吃了药虽然退烧,到了晚上,又高烧不退、口齿不清,家人紧急送往三军总医院。

 

视频【走过SARS之痛 受害家属:全民防疫、人人有责】

 

叶家大哥回忆,在三总急诊室,父亲化验报告一出炉,医护人员如临大敌:“(医护人员)说赶快!我一看怎么医护人员全部都穿了防护衣,跟打仗一样,就跟我讲说不得了,SARS,好像疑似,他们都跟我讲疑似(SARS)。”

风声鹤唳 社区全被封

叶家大哥说,父亲从三总公馆分院紧急送到内湖总院,已经深夜12点,地下停车场高度戒备,父亲被从救护车抬下时,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他神智很清楚啊,我说要送三总,送三总负压隔离病房,他说,送负压隔离病房干什么?”

当时和平医院爆发洗衣工、医护人员院内感染,台北市长马英九下令封院,医护人员承受极大的压力。叶奶奶也因丈夫染SARS,被送到松山医院隔离一个月。叶家长子就说,当时他每天一套替母亲送换洗衣服,只能送到医院门口。外地的家人返回,也被服务的公家单位要求自主隔离两周,父母居住的社区出入进行严密的消毒和人员管控。

叶家长子:“那真是风声鹤唳啊!华江社区全部封,只能出、不能进,马英九(下令),和平医院全部封院,医师、护理师都被关进去都不能出来,连病人,一千多个都在里面。”

父亲送医院后 再见已火化成灰

叶家长子回忆,父亲住院随即被隔离,病情时好时坏,他们的心也跟着上上下下。不到两周之后,父亲病逝,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而叶家三子提到,他和家人在电视上看到父亲的名字,被列入染SARS病逝的名单,难过得饭都吃不下:“直接把父亲送到殡仪馆火葬场,直接火葬,通知我们去的时候,我父亲已经火葬完毕,我们家属只能把他的骨灰领回来。我当时觉得不管政府也好、疫政单位也好,对这样的防范措施,虽然看起来好像让家属觉得不舒服,但是我觉得在当时那个非常时刻、非常环境里面,这样的措施是必须的,也是很正确的。”

他提到,也将近80岁的母亲,和父亲同住没有受感染,但是被强制隔离一个月,也不能参加老伴的安息聚会。“当她(母亲)被强制隔离一个月以后,我们儿女去接她的时候,她对我们产生了一种恐惧跟抗拒的心,因为她深怕她身上有病毒,会把病毒传染给我们,花了两、三个月才把她心里的恐惧慢慢消弭掉。”

叶家人三个月后才走出阴影

叶家三子还说,母亲被隔离在医院一个月返家之后,很自重,自己又在家隔离一个月不出门,等确定都没事了,亲友三邀四请,她才恢复到公园运动。“当时我母亲回到社区来以后,很多老邻居看到她都不太愿意跟她打招呼,隔得远远的。当然我母亲也不会觉得很难过,她反而觉得说,对这些老邻居说对不起啊、对不起啊,让大家受到惊吓,也造成大家许许多多的不便 。”

他回忆,母亲从年轻时就很坚强,经历恸失老伴,被独自关在隔离房,面对不知是否染病上身、送餐不定时等种种不确定和惊惶的煎熬,母亲说,经历这场SARS,自己什么都不害怕了!“虽然母亲也是这场SARS的受害者,她对政府所做的强制措施,和被贴标签排斥,都很能理解和接受,只怕自己染病害到别人。”

大约三个月后,叶家人才完全走出周遭人们投射的异样眼光和阴影。叶家三子认为,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剂,“那种惊恐让人没法理解的伤痛,随时间消减,加上有基督信仰祷告的力量,支撑着家人一同走出黑暗。”大约在12年后,叶奶奶以90岁高龄于睡梦中安祥过世。

叶家三子表示,2003年那场SARS,虽然令大家非常恐慌,不过政府面对非典型传染病也没有经验,毕竟最后还是成功将疫情局限在一小部份,没有扩散。

“2003年那一场SARS,我们虽然深受其害、深感其痛,但是走过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是觉得,在全民防疫的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份责任 。要遵从疫政单位和政府的宣导,对这件事情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不要心存侥幸的心理,人人做好公共卫生,是对大家生命安全的最好保障。”

叶家人:全民有通报之责 政府应不分蓝绿共拟对策度难关

面对当前险峻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叶家三子提到,武汉肺炎不像SARS透过高烧可以很快筛检出来,先期症状不是那么显著,人们容易轻忽,应该要遵照政府宣导的防疫作法,勤洗手、戴口罩,该通报、该隔离、该说明旅游史、接触史等等,都应该老老实实做到,和政府站在同一阵线对抗病毒。他相信,相较17年前,以台湾当前的医疗水准,会平安度过。

叶家长子则呼吁民进党政府,把过去有过抗SARS经验的专家学者请出来大家研究,不要分党派,虚心请教,像当年SARS爆发时,台湾医界、疫政单位也是不断地摸索、研究出对策。他们要向当时和平医院抗SARS的医护人员,致上最高的敬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