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哈佛流行病学家丁亮:我们不该“隔离”中国


2020-01-31
Share
1.jpg 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专家丁亮(唐家婕提供)

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做出这一决定不是对中国的不信任投票。那么这对中国和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呢?下一步的防疫怎么做?听友们又该如何自保呢?下面请听本台记者唐家婕对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丁亮进行的专访。

记者:世卫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丁亮:“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决定意味着世卫组织向所有国家发出警告,须对此流行病高度戒备,并且每个国家需依法与世卫组织协调其公共卫生的预防、疾病爆发的管理。因此,这个决定是象征性的,同时,它让许多不同的国家一起协作,以确保这个疫情不会扩散。

 

 

视频【专访哈佛流行病学家丁亮:我们不该“隔离”中国】

 

世卫反应慢半拍? 丁亮: 有其政治考虑

记者:包含你在内的一些科学家从上周就呼吁世卫应该尽早宣布紧急状态,你怎么看世卫这次在应对疫情上的表现?

丁亮:世卫组织是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我认为他们已经做得够快的了。要就一个疫情做出与地缘政治有关的决定,势必有很多政治因素要考虑。

丁亮:疫情在二月中以前不会缓和

记者:现在已经有很多研究报告出炉,你怎么分析接下来的疫情发展呢?

丁亮:感染数字的增长不会减慢。这种情况至少会持续到2月中旬甚至月底,也可能到三月。这要看采取的公共卫生控制措施,以及我们从病毒中了解到的有关其传播方式的其他信息。我非常担心,还有很多累积的检测要做。我认为这个病毒是我们面对过最致命、和最具挑战性的病毒之一。

记者:美国发出不要赴中国旅游的最高警告,一些国家或航空公司也正在进行评估。世卫则说“反对任何与中国有关的旅游及贸易的限制”,你怎么看呢?

丁亮:(世卫)正在努力平息大家的紧张情绪,尤其是对世界金融市场。贸易,旅游仍应继续。我们不应该隔离整个中国。我认为把整个国家隔离起来几乎是不合理的。当然,很多国家已经开始进行了。其中一些(措施)非常非常极端,我并不认同某些措施。

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继续蔓延,病毒传播到了二十多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图为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中)。(美联社)
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继续蔓延,病毒传播到了二十多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图为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中)。(美联社)

12已经人传人 中国政府隐匿疫情?

记者:29号中国科学家们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报告引发热议,有些评论认为12月份已经出现人传人案例,但中国政府隐瞒疫情。你认为从这些论文可以得到这个判断吗?

丁亮:就地方汇报(疫情)而言,我认为有很多人为因素在里头。人们总是羞于报告流行病疫情,这是一个事实,因为他们也不想惊吓大众,不想造成危言耸听。不过,这件事也揭示了(中国)公共卫生监视系统的不足之处,即这些案例没有得到迅速的报告。

记者:从你流行病学及公卫学的专业角度评估,武汉封城对防疫的效果如何?

没有人真正做到如此规模,尤其是整个城市或有5000万人的省。我们不确定封城是否真的那么有效。因为传统上隔离是针对你和你周围的家人和朋友,或者你上班的工作场所。但是,像这样大规模隔离的效果,我不确定,因为并非整个城市大多数人都受到感染,这是用一个很生硬的手段,瞄准一个很小的目标。实际上,由于隔离后的资源不足,反而可能使人们陷入比其他人群更大的风险之中。

 2020年1月30日,武汉市一家医院附近街上,一名男子倒毙。(法新社)
2020年1月30日,武汉市一家医院附近街上,一名男子倒毙。(法新社)

全球防疫重点:加速病例识别、隔离、疫苗开发

记者:全球防疫下一步的重点要放在哪里?

丁亮:以现在的疫情传染速度来看,首先需要放在如何识别病例上。之前在SARS、猪流感、MERS发生时,基本上可以透过测量旅行者的体温,来决定是否隔离。但是这不再起作用了。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通过对旅行者的发热筛查只能识别100例病例中的9例。9%是一个效率很低的病毒监控系统。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些快速测试的手段,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在24小时之内能够确定的手段,因为这是我们能够隔离病例的唯一的方法。

记者:关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力有多强,有很多不同的数字跟讨论。最新的报告说感染力比SARS低,你怎么看?

丁亮:比SARS(传染力)低的说法是复杂的,因为传染力会随时间变化。有一些报告说SARS的传染力在2到3之间,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早期报告显示传染力超过3,我认为最佳的评估是2.6到2.9之间。最新的论文则说是2.2。例如,流感为1.3,2009年的流感大流行,有1.5,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有1.8。

基本上,如果一个人能传染给一个以上的人,会逐步继续传播并持续上升。我们必须让传染力降到一以下。只要超过一,这种流行就永远不会被完全阻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尽快开发疫苗。目前有个小组,他们说可以在16周内将疫苗开始测试。

养成卫生习惯以自保

记者:我们在中国或海外的观众朋友,该怎么保护自己?

我认为,要有基本的卫生习惯,打喷嚏,咳嗽(时要捂起来),尤其是食品卫生也很重要。同时,要保持警惕。如果出现一些症状,请自我隔离。这种病毒不是最致命的。我认为这不是有史以来最致命的病毒。没有SARS致命。SARS的死亡率低于10%。我判断这可能是个位数,有人说是5% ,3%或4%。我认为致命性要小些。但这个病毒比流感传播得更快。

生物武器阴谋论? 丁亮:没有证据

记者:你在推特上提出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编辑的问题,是在暗示这有可能是生化武器吗?这个病毒有可能是实验室做出来的吗?

丁亮:(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它是生物武器。病毒本身也没有看到生物工程的痕迹。但这个病毒有些部分确实看起来非常独特,非常不同。但总体而言,它与蝙蝠身上的冠壮病毒的相似度为88%。

在当今的遗传学时代,人类已经可以分解任何基因内容。基因编辑是被允许的,编辑基因也非常容易,尤其是对于像病毒这样的短的基因。其他研究小组也已做了这种病毒的基因调整及拼接试验。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有非自然的来源。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