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清華才女命喪上海醫院 民衆稱"喫飯就象數米一樣"

2022.04.05 17: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海歸清華才女命喪上海醫院  民衆稱"喫飯就象數米一樣" 海歸清華才女命喪上海醫院 民衆稱"喫飯就象數米一樣“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4月5日是清明節,昔日繁華的大上海,在面對疫清而嚴密封控之下,正被恐懼、憤怒、絕望的陰霾籠罩着。上海的情況到底怎樣?



上海衛健委最新數據顯示,歷經一週的嚴厲封城之後,上海疫情數據不降反升,並再創新高。週一(44日)上海新增本土確診病例超過一三千例,比前一天全國的確診病例總數還多,令外界大爲震驚。

由於疫情持續惡化,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週一晚間發佈消息指, “全市將繼續實施封控管理,除因病就醫等外,嚴格落實‘足不出戶’。” 但聲明並未具體說明,上海封控持續至何時爲止。

上海自上週一起分爲浦東、浦西輪流封控。浦東原訂415時結束封控,但名義上“解封”後多地實際仍處於封控狀態;浦西原訂於53時結束封控目前也宣佈延後。

因爲連續多日嚴厲封控措施,已經引發很多次生災難,包括醫療系統崩潰,居民基本生活無法保證,經濟與社會全面停頓,民間已經積累大量焦慮、憤怒和絕望情緒。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市靜安區部分居民排隊檢測核酸(美聯社)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市靜安區部分居民排隊檢測核酸(美聯社)

上海"瘋控"悲劇:海歸清華才女命喪醫院

近日,一則關於清華才女、硅谷海歸李昶在上海某康復醫院因新冠病毒疫情強控措施,無人護理而去世的信息在微信羣裏廣爲傳播。

據知情者透露,李昶生於1973年,曾就讀於北京史家衚衕小學、北京二中、北京四中,於1992年考入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留學美國,在硅谷工作,事業有成並育有兩個孩子。2018年,因先生在上海創業,李昶回國定居上海。

去年,李昶因突發腦溢血住院治療,後在上海一家康復中心接受康復療養,事發前已經恢復意識,但還沒有恢復語言和行動能力。因上海疫情突起,3月底防疫管控措施加強,李昶所在的康復中心發現有陽性病人,因此所有人被要求隔離,包括護理人員。

其丈夫要求和妻子一起隔離,但不被允許。丈夫甚至組織了護理中心全部家屬,並佔領一個房間,把門從內堵死抗爭,堅決拒絕離開護理中心。但警察來了,攻進房間,以破壞抗疫的理由抓走了丈夫。

護理中心許諾另外安排護理人員,然而一個護理人員要管十幾個人,而負責李昶的人不會吸痰。僅僅一天後,尚未恢復語言功能的李昶,已無法呼救,因無人爲她吸痰,窒息而死。據悉,院方給家屬的只是一個“死亡並已火化”的通知,連屍體都看不到。

網上流傳李昶的母親在追思悼念儀式上的發言中說:“我們悲傷的同時也很氣憤,新冠疫情已經施虐了近三年,爲何面對突發情況還如此狼狽,不堪一擊,使無辜者付出了生命。”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靜安的一個居民小區(美聯社)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靜安的一個居民小區(美聯社)

不幸的不僅是這位清華女生

有校友在追思文中寫道:“有人說不能因她是清華校友而生命權更重。當然不!她只是被強制隔離、或因醫療資源抽空而被延誤治療的普通病人的一個還有更多的生命可能也已經、正在或將要被無謂地犧牲掉,我們才如此痛心……請尊重每一個人、每一個病人的生命權,不被一個巨大的0吞噬。”

也有人發文說:“又何止是這個不幸的清華女生,那個得哮喘沒有得到及時救助的女護士,那個120不肯相救的上海爺叔,他們本來都可以不死的。然而卻都成了時代的一粒灰。上海的春天,堆積了多少這樣的灰?”

民衆"喫飯就象數米一樣"

在官方持續封城政策之下,上海很多民衆都在苦苦掙扎。住在浦西航頭鎮鶴沙弄的一位居民汪先生告訴本臺記者,他們當地從3月26日開始被封閉,中間41日曾有幾個小時允許出去買東西,但當時商店裏已經買不到任何食物,隨後即被封閉直到現在,社區只送過少量食物。“人不能下樓,不能出小區。你就是出了小區也沒有東西賣,所有店都全部關門,公交全部停止,一直到現在。”

汪先生說,關於何時解封,目前沒有任何消息,現在有的說7號,也有的說要到18號。“關鍵老百姓沒有信心再等下去了。家裏的東西都喫完了,現在喫飯就象數米一樣,一粒一粒很節約的喫。”

上海4日剛剛做完一輪全市核酸檢測。汪先生所在小區也已經做過好幾輪了。“不停地做, 不停的有陽性,我就感覺有疑問了,到底問題出在哪裏?這個是最大的問題。 ”

今天,汪先生所在小區對面有一幢樓發現有一個陽性,官方要封樓,小區居民對此抗議。“一幢樓的大門要把它封起來,樓上的小區居民不願意,你怎麼能鎖住呢?萬一火災了怎麼辦?”小區居民要求留一個保安,以防意外情況之下需要開門,但據說領導不同意。

對於目前人們因封閉而產生恐慌的狀況,汪先生說,上海人不是恐懼病毒,是恐懼封城,沒喫沒喝:“上海現在重症沒有幾個。病毒倒不會死人了,這個封了倒要死人啦。把人封到現在,封得(象要)發瘋一樣。”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的上海靜安街頭(美聯社)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的上海靜安街頭(美聯社)

民衆:防疫不是科學 是"政治任務" 

一位網名凌霜的上海浦西居民告訴本臺記者,他所在的小區也處於封閉之中。現在什麼時候解封都不知道 。“不能出家門啊。出門他們就罵你,抓你。”

談到上海目前就醫難,門診不接收病人,凌先生說,他就是一名實際受害者,“本來闌尾炎要去開刀的,本來說好3月底開刀的,拖到現在就因爲疫情。醫院現在不收病人,就拖在那裏。我在華東醫院看的啊。”

面對上海當前疫情爆發,凌先生說,病毒沒有被封控住,只是當局把人都封控住了。”我懷疑他們原來就是這個打算,不是封控病毒,是封控人。 ”

凌先生說,中國現在防控疫情,已經完全變成政治任務,而不是依據科學。“不是爲了防疫,是上面壓下來的,他們自己都承認是政治任務。”

醫院已不看病不治病

據香港中文媒體《端傳媒》44日報道,上海浦東一位一線抗疫醫生受訪時表示,當地醫院已經不看病不治病,而是將醫生派出去做核酸檢測。醫院都在把病人轉科或者開出院,能不收就不收,病情穩定的通通回家,只留一些危急重症病人,總數可能只佔總牀位數20%左右。

該醫生表示,因爲疫情封控去世的患者比病毒本身致死的可能更多。這已經是一線醫生們的共識。

爲了解上海醫院的真實情況,本臺記者5日夜間致電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要求轉接急診部。

“急診那邊關着,沒地方轉了啊。” 值班人員說是五點半以後才關閉的,“肯定是有狀況了以後才關的。五點半以後關的,關到現在。”

記者又問:“有狀況,你們是什麼狀況?”

“上海的狀況啊……有陽,有陽,我現在說得夠確切了吧。”

記者還曾致電其它多家醫院和老年護理中心,有的無人接聽,有的說醫生去在做核酸了,也有的說早已不再接收病人。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凱迪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