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控重創上海 鞏勝利憂“中國經濟恐面臨空前挫折”

2022.04.07 16:4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疫情封控重創上海 鞏勝利憂“中國經濟恐面臨空前挫折” 2022年上海封城期間關閉的煙雜店和維修店
美聯社

中國對上海採取持續封城措施,不僅沒有遏制疫情蔓延,反而重創上海經濟,尤其是很多小微企業正面臨滅頂之災。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稱,上海疫情封城代價高達每天百億人民幣,如果再持續下去,或向周邊擴散,形勢將相當嚴峻。



據上海衛健委通報,上海新增本土新冠感染者連續六日創出新高,47日一天已逼近兩萬例,本輪累計則已突破十萬例。官方一方面說要“社會面清零”,一方面又說“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運行”。而實際上,上海經濟已受到嚴重打擊。著名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告訴本臺記者,封城措施代價高昂。

“上海每天經濟損失一百億人民幣,上海是中國第一大經濟城市,也是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個城市,上海如果(這樣)延續一段時間,那(將)非常麻煩。”

週二(45),世界銀行已把今年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從5.4%下調到5%,同時還表示,若新冠疫情等因素對經濟實際影響高於預期,中國經濟增速可能降至4%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三月份數據顯示,中國服務業出現疫情暴發以來的最嚴重下滑。由於多省實施了嚴格的防疫措施,阻止了人員流動,同時嚴重抑制了消費者支出。同時,服務業就業人數再次減少,新訂單和出口需求也有所下降,商業信心降至十九個月來最低點。

2022年3月30日上海封城期間的一名送貨工(美聯社)
2022年3月30日上海封城期間的一名送貨工(美聯社)

嚴厲封城措施下 小微企業面臨滅頂之災

爲了解目前疫情下上海中小企業實際情況,本臺記者採訪了一位在上海從事服裝製造業的小微業主張先生。他說,這撥疫情封控對他的工廠打擊非常大。其工廠位於浦東,有一百多員工但他們大部分住在浦西。三月中,上海各區開始陸續封城,他的工廠從314日起就無法正常運作。

“這次封城,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之前沒有明確告知大家,將來會怎麼安排。我是做訂單出口的。上海市政府沒有對外宣傳說封城,這樣客戶對我說的話將信將疑。這其實有很惡劣的影響,不僅對製造業造成實際的影響,對我們在信譽上也是很大的傷害。”

上海這一波的嚴厲封城措施,對於需要人工的小微企業,如同滅頂之災。張先生說,如果再這樣持續一兩週,很多企業就只能倒閉。“如果之前積累比較多,而且對未來還繼續看好的話,他可能會想要去支撐一下,但如果這幾年都不好甚至虧本的,對未來也看不到希望的話,那麼企業只有關閉的選擇。”

上海是中國最重要的外貿進出港,承載着聯通國內與國際市場的重要功能,但封控措施已使港口運行嚴重放緩。張先生說,到歐美的航線運價與疫情前比,已經相差十倍以上,令進出口企業處境艱苦。“這就是個很難的選擇,不做餓死,做了立即就死。”

對於官方目前爲止推出的兩波新冠疫情救助措施,張先生認爲,對於他這樣的小微企業,這些措施沒有任何實際效果。“它說對企業所得稅減免,是你掙錢以後有純利,你纔有所得才交稅,我現在爲生存而鬥爭,我哪裏來的所得,你這個話不是白說的嗎?如果你是對流通稅進行減免,那我認爲這個是實實在在的,但沒有啊,我們這裏從來沒有說對流通稅減免的。”

張先生認爲,政府所得稅減免只能對大型國有企業有好處。另外,政府提供貸款,也是企業本身對未來發展有信心,能還得出纔會去借;社保費緩交也並不是不交,第一波疫情時也是類似優惠條款,但最後一分錢沒少交。還有房租減免,也是針對租用國有企業房屋的企業,如果租用私有企業,並沒有這種補貼優惠。

對這些措施,他總結說:“對外看來是很響亮的口號,實際上是根本沒有作用,只是忽悠老百姓。”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一家關閉的食品店(美聯社)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間上海一家關閉的食品店(美聯社)

鞏勝利:中國經濟恐遭受前所未有挫折

中國本輪疫情爆發和封控措施,受影響最大的就是上海和吉林省兩大工業重鎮。著名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認爲,上海作爲中國經濟中心,造成的損失非常之大。

“上海每天經濟損失一百億人民幣。上海第一大經濟城市,也是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個城市,上海如果延續一段時間,那(將)非常麻煩。”

鞏勝利說,中國目前只有個城市和地區有財政盈利,第一就是上海,其次是深圳、北京、廣州及廣東省。中國今年GDP的增長目標是5.5%,而上海所在的華東地區就約佔2%。目前,上海疫情尚未看到拐點,對於未來,他也感到難以預測,

“從每一天的疫情戰報來看是看不到結局的,它造成的真正危害是半個月,還是一個月,還是向周邊輻射,現在沒有辦法能預料。如果上海周邊地區,華東,包括江蘇省,浙江省,如果說是也這樣的話,那肯定非常非常之嚴峻了。那中國的經濟可能要遭受一個前所未有的挫折。”

他認爲,現在可能是三年來疫情最嚴峻時期。現在尚難判斷它的結果,主要就看疫情和封控還要持續多久。

美中政府疫情紓困措施差異在哪裏?

自從疫情爆發,美國政府至少已經通過三輪大規模的紓困法案,被認爲對居民、企業和地方政府提供了全面資金支持,緩解了新冠大流行對美國經濟的衝擊。其中包括聯邦小商業署(SBA)的“薪資保護計劃”(PPP)、經濟傷害災難貸款(EIDL)和疫情失業援助計劃(PUA),發放個人紓困金等,各州和地方政府也有很多其他紓困措施。

相比之下,中國官方至今都沒有類似的大規模紓困方案,已有措施僅限於所得稅等稅費減免、降低貸款利率、部分房租減免,及個別地方發放消費券等。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本臺記者表示,與美國的措施相比,中國政府沒有把錢真正發放到受影響的個人和企業手中,主要原因是其一,無論中央和地方財政都支持不了這樣的龐大開支。地方政府早就債臺高築,2021年統計,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僅上海財政有盈餘。中央財政來自地方,也沒有錢。

其二,中國始終沒有一套完整的信用體系,無論中小企業還是個人,都沒有如西方這樣的信用評級,銀行就不敢放貸給他們,而只敢借款給大型國有企業。

其三,即使政府有錢補助給居民個人,也很難發放,因爲沒有一套嚴格機制,很可能被層層貪污剋扣掉。而且民衆存款比率高,發放的資金,很可能無法實現直接刺激消費的目的。

謝田還談到,中國那些因疫情而無法經營的企業和相關員工,是最需要支持的。美國給企業員工的工資補助措施,對中國來說是最需要的。他說,“中國老百姓陷入困境的原因,就是債務負擔太高。中國現在是地方政府、企業及民衆個人債務都非常高。”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凱迪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