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獨家:貴州“桐梓煤化工”污染再奪一命 抗議強徵村民服毒不治身亡


2014.10.02 11:10 ET
m1002-ql1p1.jpg 圖片:貴州桐梓縣燎原鎮由草村村民黃二五,本週二死於家中。(死者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貴州省最大化工企業“桐梓煤化工”排放大量有害氣體,奪走多條生命。本週三再有一位住在化工廠附近由草村的女性村民,懷疑中毒身亡。另據村民表示,該國營企業在六年前強徵土地時,一位兩度服毒自殺抗爭的村民黃二五,本週二終於不治身亡。

本臺上週剛報道,貴州省“桐梓煤化工”的周邊村民每天吸入大量刺鼻的氣體,有人患上肺病、癌症,甚至死亡。不久前,該廠再有一位工人因此中毒身亡,當局偷運屍體出廠,並警告工人,泄露消息將被拘留。本臺曾多次致電該廠的多部電話,都無人接聽。

本週三,工廠邊的由草村再有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中毒身亡。而此前一天,數年前因抵制當地政府及化工廠強徵地,上訪不果而自殺未成的一名男村民,終告不治身亡,他的哥哥黃先生星期四告訴本臺:“就是我的弟弟死了,他是我的三弟,政府強行徵我們的土地建煤化工,逼迫他走投無路,他服兩次農藥,第一次是敵敵畏,第二次是除草劑,毒性很厲害的,他是幾年前服的,當時縣醫院的醫生說,他只能活幾年,心、五臟都壞了”。

記者:他是什麼時候喝的農藥?

回答:2008年一次,09年一次,搶救過來了,活了幾年才死。

記者:他多大年齡,叫什麼名字。

回答:叫黃二五,40歲。

家境貧困的黃先生說,他的弟弟死於肝硬化及肝腹水。本週二晚十點半臨死前,政府人員曾主動登門送來慰問金:“前天,政府又送來2000元錢,說送他去醫治,我說人已經不行了,我們不會去給他醫治了,醫治已經無效了。現在民政部門拿來600斤米,他(弟弟)死了,拿600斤米操辦(喪事)。拉去(殯儀館)火化,政府說‘埋單(付款)’,意思是火化不要錢,埋的地方也不要錢,在公墓山”。

位於桐梓縣燎原鎮“桐梓煤化工”因污染問題嚴重,不久前已有多人被污染奪命。其中一位村民表示,至少有三人中毒死亡。死者年齡在50至60歲之間。

黃先生說,週三再有一位村民死亡:“我們當地又死了人,昨天12點鐘(死亡),是一位40幾歲的婦女”。

記者:是村民還是工人?

回答:村民,就住在煤化工廠旁邊,當地的村民你去了解一下。

當地村民趙先生對記者證實有村民死亡:“煤化工的污染太大了,造成了水、植物受污染,引起了她的病症”。

記者:是什麼時候死的?

回答,昨天12點多,是在家裏死的。

記者:是突然死亡,還是病幾天後死亡的?

回答:她得病了,到桐梓縣醫院去看病,就說醫不好了,家裏沒有很多錢,就這樣拖着(耽誤),拖死了。

記者:後事誰料理,煤化工廠是否負責,有沒有找政府理論?

回答:農村人,沒有口才,也沒有頭腦,只要靠自己,將就埋了。他(政府)只說你是病死的,他不會說你這個病是污染造成的。

本臺週四再次致電縣政府辦公室、縣環保局及“桐梓煤化工”多部電話,都無人接聽。記者轉向燎原鎮政府辦公室查詢。

記者:您好,問一下由草村昨天是不是死了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村民?

回答:這個我沒有聽說,我們政府沒有接到任何報告。

記者:但是還有一個男村民死了,您知道嗎,前天死的,叫黃二五?

回答:這個我也沒有聽說。

記者:政府前天給他家屬送了2000元,說埋葬和火化都不要錢?

回答:這個我具體不是很清楚,因爲我們這裏沒有接到任何報告。請問你是哪裏?

記者: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問一下化工廠污染的事情,您知道嗎?

回答:這個你與我們縣宣傳部門聯繫,行不行。

記者:宣傳部門的電話多少?

回答:這個我就不清楚。

當地另一位村民趙先生稱,他暫時在外地,還不知道村內的情況,但化工廠的污染導致村民種植的樹木全死,連耕地的牛也被毒死:“污染太嚴重了,我們那些樹木全死了,全被污染死了”。

記者:有沒有找政府?

回答:現在是強權的政府,老百姓是弱勢羣體,我們沒有辦法。污染不只是我們由草村,後面還有一個村,全村的樹木全死,去年和前年,他們村民喂的牛,都死了”。

“桐梓煤化工”是貴州金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旗下的大型工程項目,也是該省重點規劃建設的三大煤化工基地之一的核心部分。年消耗原煤150萬噸,產品主要包括合成氨、甲醇及尿素等。

(特約記者:喬龍  責編:申鏵)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