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病毒所碰不得 中國和譚德塞翻臉?

2021-04-21
Share
武漢病毒所碰不得   中國和譚德塞翻臉?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法新社圖片

一個跨國專家組在3月初發表公開信,呼籲世衛組織應對實驗室泄露病毒的可能性進行獨立且完整的科學調查之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近來也呼應了這樣的說法。但是週三,中國對譚德塞進行了批評與反駁。參與公開信連署的美國分子生物學家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說,中國越是反駁阻饒,就越證明外界懷疑的合理性。

“沒有任何證據、也沒有事實根據說新冠病毒是‘人工製造的生化武器’;但是,有沒有人因爲在實驗室做研究時發生意外、感染病毒,導致大流行?要搞清楚問題在哪,起源何在,就必須有完全獨立且公開的科學調查。”埃布賴特在電話中告訴本臺。

埃布賴特是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教授,也是3月4日以法國人爲主的簽署聯名公開信的26名跨國科學家之一。

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實驗室泄露病毒的意外事件,在生物研究中不是沒發生過,當年非典SARS大流行後,各國爲了研究SARS病毒,包括中國自己、新加坡還有臺灣,都發生過實驗室外泄的意外。

他參與簽署這封信名爲《呼籲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全面且不受限制的國際鑑證調查》。這些國際專家早在WHO公佈疫情溯源研究報告前,就致信給WHO,原因是看到WHO專家組今年初到了武漢調查訪問,只能取得有限資料,且種種跡象顯示,中國沒有做到公開透明,也沒有足夠取信國際社會的調查,就否認實驗室外泄的可能,這不科學。

爲什麼中國對調查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是否意外泄露病毒這麼敏感?他說,“中國的反應與行爲,不是一個想洗刷污名的國家會有的舉動,而像是一個隱藏了什麼不可告人資訊的國家。”

外界關切下 WHO鼓起勇氣向中國施壓

處在國際專家關切與中國與各國角力周旋的壓力下,譚德塞在3月底在WHO公佈疫情溯源調查報告的記者會上說,世衛專家團隊在取得原始數據時遇到了困難。
處在國際專家關切與中國與各國角力周旋的壓力下,譚德塞在3月底在WHO公佈疫情溯源調查報告的記者會上說,世衛專家團隊在取得原始數據時遇到了困難。


由於一些國際專家的關切以及中國與各國角力周旋的壓力,譚德塞3月底在WHO公佈疫情溯源調查報告的記者會上說,“世衛專家團隊告訴我,他們在取得原始數據時遇到了困難;而報告雖然做出‘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評估,但相關調查不夠充分,還需進一步研究,所有的假設都有待商榷。”

在埃布賴特看來,譚德塞的說法是作爲科學家與專家最基本該有的態度,一點都不過分。

WHO報告發布後,美國、英國、韓國、日本、以色列、丹麥、立陶宛、拉脫維亞等14個國家發出聯合聲明,對世衛團隊的調查結果“表達擔憂”,並呼籲中國給予國際專家“完整的訪問權”。

聲明提到,對於溯源專家團隊的研究被“嚴重拖延”,並且他們“無法獲得完整、原始的數據和樣本”表示關切。

WHO顯然兩面都沒能討好,也讓中國不開心。

日前,中國通過一位不具名的世衛專家組中方成員對譚德塞的說法表達“詫異和不滿”。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週三更在例行記者會上堅稱,“實驗室泄露極不可能”,也“不存在取得原始數據困難的情況”;他還稱,在尊重科學家的意見和結論上,世衛尤其應該發揮表率作用。

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沒有調查哪來發言權?

2021年1月14日,世衛專家組抵達武漢。(AP資料圖片)
2021年1月14日,世衛專家組抵達武漢。(AP資料圖片)


都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正是因爲尊重科學家的意見,對於試驗室意外泄漏導致疫情大流行的可能性,世衛得迴應國際社會的壓力,譚德塞也纔會在記者會上指出,WHO準備好派出包含調查實驗室安全性的相關領域專家赴華。

國際衛生法學專家、也是WHO委員會顧問的美國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教授高斯登(Lawrence Gostin)告訴本臺,如果說這次大流行讓世界上了一堂課的話,他認爲,那就是應考慮制定“有牙齒”的《國際衛生條約》,也就是具強制力的、讓WHO有權在疫情大流行時,可以要求相關成員國家交出原始或是獨立數據的條約。

“按照現在的國際規範,WHO只有建議權,無法強制成員國該怎麼做,疫情調查完全只能看相關國家的配合程度。我覺得,這一次新冠疫情溯源調查,在給予獨立專家團不受干擾的資訊訪問權與不受限制進入中國這方面,中國官方依舊猶豫。”高斯登告訴本臺。

病毒研究全世界走鋼索?

埃布賴特更說,在生物實驗室不同等級的實驗規範上,更該有全球一致的行動,制定更高標準的規範。

他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前,關於冠狀病毒的實驗都是在P2等級的實驗室就可以進行。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科學家才瞭解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感染力有多大,纔將相關研究提升至高一個等級的P3實驗室進行。

他認爲,病毒藉由動物與中間宿主傳染給人類,以及由實驗室意外泄露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爲了避免類似的疫情再次發生,人類可以做的除了減少暴露於高危險的動物羣體下,世界也必須降低實驗室泄露的風險。在任何的大災難發生後,對起因有詳細的調查,才能避免未來大難重演的風險,並且降低影響。

“這是人類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面臨的最大的災難,必須對造成災難的原因調查,才能讓科學幫助所有的相關政策進行更新與改進。”埃布賴特說。

沒有完整、獨立與不受限制的溯源研究,不僅無法爲這場疫情中300萬的亡魂找到能安息的答案,歷史若不幸重演,中國也不會是安全的。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