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化带来阵痛

2015-04-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09年1月8日,几位农民工在贵州省的一个火车站附近收拾行李。(法新社)
资料图片:2009年1月8日,几位农民工在贵州省的一个火车站附近收拾行李。(法新社)

中国城市化带来阵痛

总部在法国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针对中国城市化的报告,对中国城市化对经济的影响,以及为中国社会带来的冲击和阵痛进行了分析。专家分析说,中国城市化和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其中的中国特色所造成的障碍成为未来发展的难题。

这份星期一刚刚发表的报告,在其前言中表示,过去几十年,中国以廉价出口、低价劳工、低价土地和低水准的环境保护要求支持了经济的增长,但这些已经无法支持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进程,因此中国需要一个新的城市化模式来适应未来新的经济增长模式。

该报告对中国城市的规模,发展模式以及人口构成和城市管理等各方面都进行了探讨,并列出了中国城市目前的特点,指出中国人口超过一千万的特大城市有十五个,有2.7亿的流动人口,中国城市官员缺乏和周边地区合作的动力,城市间少配合多竞争,重复建设造成效率低下和浪费,城市财政过度依赖土地出让,税收财政结构不合理。

另一方面,报告也指出中国城乡之间收入差距过大,而且城市居民缺乏城镇建设规划的参与和反馈渠道。

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认为,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最大的一个障碍是中国已经实行了六十年的户口制度,在农村居民进入城市工作之后无法享受城市带来的便利,造成各种问题。

“这个问题是从计划经济年代留下来的,其他国家都没有,就是让进城工作的人无法在城市长期留下来,年龄大了之后就只好回农村,黄金年龄时代献给城市,等于是剥夺农村。”

中国网络作者表示,世界各国情况不同,城镇化进程也带来不同的问题,但在东亚各国城镇化过程中,农村居民一般都因土地的升值而成为受益者,这对农村居民城镇化有很大帮助,在日本、台湾、韩国和香港都是如此。但在中国,城镇化却加剧了城乡收入的差距,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中国和这些地方不同,农村是城市化受害者。因为他没有土地产权,征地就拿走。这也是中国城市化潜藏的一个问题,以后可能会爆发的。”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引用中国官方的数据说,过去三十年,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2.5倍增加到3.1倍。不过刘先生指出,如果剔除进程打工的农民工收入,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应该在大约十倍左右。

有关的报告提出,中国城市化的主导力量是地方官员和开发商,通常不会承担各种决策的后果。中国城镇化过程被一些专家形容成为摊饼式的发展,即只顾及规模而罔顾城镇功能的合理化和科学化,导致很大浪费。

中国的刘先生表示,中国的城市化有极强的极权社会的特点。

“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是围绕着权力进行,追求的是规模,规模越大,掌控的势力越大,权力也就越大,它不考虑利润和效率,所以浪费是最多的。”

程晓农也认为,中国这种权力经济的特点,使得很多小城镇依附于地方政权,而基本没有任何经济和产业的规划。

“很多中小城镇的城市化其实就是把郊区的土地低价收过来,批给开发商,然后建房子卖给农民,但他找不到工作,因为这些小城市没有工作。很多中国的小城市经济其实就是围绕政府的消费。有几个县合并,那个城市马山就垮掉了,因为他的服务业就是围绕政府和政府人员的消费。这是非常中国特色的问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认为,世界各地城镇化通常是经济发展必然结果,城市规划考虑的是居民工作与生活消费的半径距离,但中国城市化却以行政区划主导,居民工作生活半径过大,导致中国特大型超级城市交通堵塞严重,对未来发展形成障碍。

有关报告也表示,由于中国实行中央和地方分税制,中央政府收入日增,而地方城市财政捉襟见肘,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城市服务,又过度依赖土地财政,尤其是近年以来中国城市债务占支出比例日渐升高,这些都是未来中国城市发展的严重问题。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