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从天津转到北京监狱

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三年半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本月十号从天津转往设在大兴的北京市监狱,胡佳母亲对本台讲述胡佳狱中情况。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8-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据大陆的维权网星期一报道说,本月十号,胡佳从天津的监狱转往北京市监狱。

当局选择在诺贝尔和平奖宣布的那天----十月十号----把胡佳从天津转到北京。关注胡佳的北京异见人士李海星期三对本台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个人的看法可能跟这个诺贝尔和平奖有关系,会使当局更多地感受到他是有影响力的。再有就是奥运结束了,他们心里也会松弛一点,另外他在里面确实也提出过这个问题,根据人权公约规定,在规定里确实有这么一条,就是犯人应该尽可能在离他家比较近的地方来关押,包括他的家里人都觉得关押他的地方太远”。
 
维权网的报道还提到胡佳在狱中的情况,他家人送给他的一本世界人权手册被狱方没收,因为胡佳对于监狱里违反人权公约的某些做法提出质疑。他还因此被处罚,包括把他调换到因为水声嘈杂而难以入眠的房间以及长达九天在单人房间里反省。
 
胡佳的母亲星期三下午对本台表示,确有其事。她说:“有很多法律的书我们给他送去,他们没有仔细审查,后来胡佳对这本书很感兴趣,有时监狱做得不好他就进行指责,就给没收了,我们第二次去就还给我们了”。
 
据了解,自从胡佳进入天津的监狱以来,其家人共看望了他四次,最后一次是在九月二十五号,探视一个小时,胡佳的母亲较详细地对本台讲述了胡佳的情况。
 
她说:“比较瘦,精神面貌还可以,对自己信心百倍,说要活出尊严来,要我们照顾好宝宝,要注意身体健康,他现在参加劳动,晚上睡得不好,要醒十几次,周边环境有噪音,白天劳动七个半小时,中间有休息,但是他不休息,让自己累一点,到晚上能睡得好一点,他干的工作是给树刷杀虫剂,挖挖沟,在菜园儿工作,在车间拖地什么的,这次国庆休息七天,有三天的户外活动,他就长跑,难得有在户外活动的机会,他很珍惜”。
 
据了解,胡佳患有早期肝硬化,非常需要营养和休息,他虽然每天按时吃药,但是休息没有跟上也不行,自入监后,监狱只给他检查过一次身体,这离家属一个月检查一次的要求相差很远。
 
胡佳每天只靠收看新闻联播节目来获取外界信息,连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也一概不知。胡佳母亲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的话要经放大的,很多人听着,他问我们也不能讲,他的信息来源是北京新闻和新闻联播,每天有一个小时的这个时间”。
 
胡佳的母亲还表示,对于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她目前已经无明显的感觉被跟踪,但在诺贝尔和平将公布的那一天,警察守在小区门口禁止曾金燕接受小区外大批记者的采访。她说:金燕她没有车跟着,至于是否有便衣跟着,我们没有察觉,那天就没让她出去,十号下午,在小区门口很多记者来采访她,一个也没让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