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從天津轉到北京監獄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判刑三年半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本月十號從天津轉往設在大興的北京市監獄,胡佳母親對本臺講述胡佳獄中情況。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2008-10-15
Share


據大陸的維權網星期一報道說,本月十號,胡佳從天津的監獄轉往北京市監獄。

當局選擇在諾貝爾和平獎宣佈的那天----十月十號----把胡佳從天津轉到北京。關注胡佳的北京異見人士李海星期三對本臺談了自己的看法:“我個人的看法可能跟這個諾貝爾和平獎有關係,會使當局更多地感受到他是有影響力的。再有就是奧運結束了,他們心裏也會鬆弛一點,另外他在裏面確實也提出過這個問題,根據人權公約規定,在規定裏確實有這麼一條,就是犯人應該儘可能在離他家比較近的地方來關押,包括他的家裏人都覺得關押他的地方太遠”。
 
維權網的報道還提到胡佳在獄中的情況,他家人送給他的一本世界人權手冊被獄方沒收,因爲胡佳對於監獄裏違反人權公約的某些做法提出質疑。他還因此被處罰,包括把他調換到因爲水聲嘈雜而難以入眠的房間以及長達九天在單人房間裏反省。
 
胡佳的母親星期三下午對本臺表示,確有其事。她說:“有很多法律的書我們給他送去,他們沒有仔細審查,後來胡佳對這本書很感興趣,有時監獄做得不好他就進行指責,就給沒收了,我們第二次去就還給我們了”。
 
據瞭解,自從胡佳進入天津的監獄以來,其家人共看望了他四次,最後一次是在九月二十五號,探視一個小時,胡佳的母親較詳細地對本臺講述了胡佳的情況。
 
她說:“比較瘦,精神面貌還可以,對自己信心百倍,說要活出尊嚴來,要我們照顧好寶寶,要注意身體健康,他現在參加勞動,晚上睡得不好,要醒十幾次,周邊環境有噪音,白天勞動七個半小時,中間有休息,但是他不休息,讓自己累一點,到晚上能睡得好一點,他乾的工作是給樹刷殺蟲劑,挖挖溝,在菜園兒工作,在車間拖地什麼的,這次國慶休息七天,有三天的戶外活動,他就長跑,難得有在戶外活動的機會,他很珍惜”。
 
據瞭解,胡佳患有早期肝硬化,非常需要營養和休息,他雖然每天按時吃藥,但是休息沒有跟上也不行,自入監後,監獄只給他檢查過一次身體,這離家屬一個月檢查一次的要求相差很遠。
 
胡佳每天只靠收看新聞聯播節目來獲取外界信息,連他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也一概不知。胡佳母親說:“他什麼都不知道,他的話要經放大的,很多人聽着,他問我們也不能講,他的信息來源是北京新聞和新聞聯播,每天有一個小時的這個時間”。
 
胡佳的母親還表示,對於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她目前已經無明顯的感覺被跟蹤,但在諾貝爾和平將公佈的那一天,警察守在小區門口禁止曾金燕接受小區外大批記者的採訪。她說:金燕她沒有車跟着,至於是否有便衣跟着,我們沒有察覺,那天就沒讓她出去,十號下午,在小區門口很多記者來採訪她,一個也沒讓進。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