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在港接受本臺專訪 談重獲自由


2007.03.01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被當局非法軟禁近一年的北京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近日到訪香港,並打算其後前往其他國家短期旅行,修養身心。他星期四接受本臺專訪時介紹重獲自由的經過,並表示調整一段時間後將返回中國大陸,繼續站在第一線推動中國民主人權的進程,同時他也堅信自己有回國的權利。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記者:你之前一直在軟禁之中,是什麼時候來到香港,而且這個過程是怎樣的?

胡佳:是在我被軟禁期間,跟本無法確知我能否離開中國的狀況下,我妻子計劃讓我離開國內,修養身心,因爲兩百多天的軟禁,我的身體、心情,她認爲這樣下去,一定會出問題,所以她就說讓我去申請港澳通行證。我是坐着國保的警車去的出入境管理局,讓我意外的是申請的過程到拿到赴港簽註和通行證,沒有出現任何問題。然後我妻子訂了二月二十六號往香港的機票。那麼,在二月十六日,這個日子很特殊,去年這一天我被警察綁架失蹤四十一天;今年這一天,在我家樓下駐守了214天的警察突然不見了,而且也不跟蹤,而且這一天河南的高耀潔醫生也被解禁了,我無法確定這兩者間有沒有聯繫。後來到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在機場過海關時,我看到有人監視,但沒有任何人阻撓。

記者:那麼,重獲自由而且順利展開這次旅程,有沒有特別感想呢?

胡佳:直到飛機起飛的時候,我心情一下子複雜起來了,一方面覺得要到自由的世界中去,另一方面也覺得我現在離開的話,那些身陷囹圄的朋友和他們的妻兒還需要我,我在國內處在一線,包括和陳光誠的妻子、高智晟的女兒啊、郭飛雄的妻子等等,能和這些朋友保持緊密地聯繫,第一時間爲他們做一些事情。不在大陸的話在幫助他們的過程中可能會受到影響。

記者:這個假期大概會維持多久?

胡佳:現在我們辦的自由行是七天時間間如果可以延期我希望能在香港待三週時間。我自己的想法是在這個階段,能去會見一些在這邊關注中國發展、人權法制方面建設的朋友,瞭解其他朋友和組織的運作模式,有利於我將來會到大陸後更好的溝通、協調、合作、更有效地做一些維權活動。這是我到香港以後最主要的目標。金燕是希望我出來能找一個好的環境,沒有那麼多複雜的事情,能夠修養身體,之後的話我們有可能前往其他的國家,那就是幾乎純粹的修養,靜心的讀一些書籍,想一想未來的道路。

記者:這次旅程有沒有期限?就是說什麼時間一定要回去大陸麼?

胡佳:我跟金燕說了,我不想離開三個月以上,因爲中國大陸到明年奧運會期間的這段時間是相當寶貴的,我希望利用這個時機在國內能去做一些能打開空間,尤其是爭取言論自由這方面的事情。而且最近一些事情令我感到一定的鼓舞,第一高老師被放行了;第二我自己的軟禁結束了;還有這麼長時間對陳光誠重判,阻撓家屬會面,但今天他的妻子袁偉靜居然成功了,儘管只有十分鐘,但的確見到光誠。這肯定是當局一種緩和的或是安撫的跡象。

記者:但另一方面,你被軟禁了這麼長時間,但當局對你突然那麼放鬆,而且讓你出國,你會不會擔心回不去呢?

胡佳:有朋友給我提過這種忠告,就是說當局會不會耍一個手腕,你在國內做的一些事情他們又不好處理你,你站在一線。現在放你出去,就是不讓你回來了。這樣你在國內所謂掀起的風浪吧,就是工作是產生的那種影響力就大大削弱了。的確不止一次的,有不同的朋友表達過這種擔憂。但我認爲出國和回國的權力是我最基本的權力,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絕不會罷手,會不停要求回到國內去。但我的感覺是,就像最後不能不讓高老師出國一樣,我自己認我他們不能不讓我回國,尤其是在奧運即將來臨的時候。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