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中國或面臨史無前例失業潮


2020.05.12 17:2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512cc.jpg 後疫情時代,中國或面臨史無前例失業潮(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2020年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要實現國內生產總值(GDP)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倍,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然而,新冠失業潮在今年洶湧來襲,習近平“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旨有所養”的“大同夢”是否還有望成真?

2月,中國官方城鎮調查失業率飆升至6.2%,外出農民工減少超五千萬。3月失業率回落至5.9%,但仍處高位。不過,非官方的失業率估計遠遠高於這個數字。

據《南華早報》消息,中泰證券的測算稱,中國的失業率約爲20.5%,有七千萬人失業。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杰則預計,疫情可能導致2.05億工人遭遇“摩擦性失業”,失業率超過25%。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4月26日在個人公衆號發佈《中國失業率有多高?》一文後引發人事變動,他目前已不再兼任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

中泰證券公司研究所所長李迅雷在其個人微信公衆號發文披露,目前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七千萬,失業率約20.5%。(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中泰證券公司研究所所長李迅雷在其個人微信公衆號發文披露,目前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七千萬,失業率約20.5%。(網絡圖片/喬龍提供)

新冠失業潮或將超過國企下崗潮、2008年金融危機

北京的政治經濟評論家張林(Zhang Lin,音譯)告訴《南華早報》,新冠疫情引發的失業潮,比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兩千五百萬國企工人的下崗潮、2008-2009年金融危機造成的兩千萬農民工返鄉潮都要嚴重。

如今,中國創造新增就業崗位的能力大大削弱。九十年代中國國企大幅裁員時,民營經濟在蓬勃成長;2008年金融危機時,中國的城市化浪潮也滋生了大批服務業崗位。

張林感嘆,“看看現在吧—增長放緩,城市化到了頂峯,私營經濟在掙扎。”

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恆青也認同這種說法,“朱鎔基做總理時,整體國企(規模)沒有那麼大,就業人數也不多,下崗職工有安置費,一次性買斷工齡。2008金融危機,中國剛進入WTO以後經濟開始騰飛。而且奧運會時,國人的精神和經濟狀態都是上升趨勢。”

爲應對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中國曾發起 “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大規模開展鐵路、公路、機場等公用基礎設施建設,把GDP增速從6%上拉到12%。

李恆青認爲,中國已不再具備當年的救市能力,本身經濟結構不平衡,已經進入下行階段,再加上2018年以後的中美貿易戰、2020年的疫情打擊,現在是雪上加霜,難以翻身。

 

 

農民工沒工作、沒保險

中國社交媒體抖音平臺上,中國民衆對社會不公的不滿情緒日益明顯,時下流行的背景音樂是頌揚工人運動的左翼歌曲《國際歌》。

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四月初在中共黨刊《求是》發文稱,“農民工多數是生產服務一線普工,靈活就業較多,受疫情衝擊更爲直接,返鄉農民工特別是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比例較往年同期大幅減少。”

中國國務院四月底宣佈,未參加失業保險的農民工將首次能夠申請“低保”,並鼓勵政府支持的重大項目建設僱傭更多勞動力,將勞務報酬在相關投資中的比例從10%提高至15%。

財經媒體撰稿人葉昭告訴本臺,農民工密集的製造業、服務業、批發零售業現在都在艱難求生。他有朋友在浙江義烏從事批發業,員工只留下30%,工廠訂單也降至兩三成。

除了就業,疫情期間最讓他擔心的是農民工的醫療保障問題,“我很多朋友,原來家裏還是小康生活,就是一個病,馬上進入到處借錢的階段。農民工本來就不常體檢,乾的是體力活,越需要醫療保障。”

研究報告披露目前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七千萬,失業率約20.5%。(路透社資料圖片)
研究報告披露目前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七千萬,失業率約20.5%。(路透社資料圖片)

據統計,2019年中國約有2.9億農民工,其中1.7億人外出務工。2016年時,能享受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待遇的農民工只佔17%。

中國的社會保險福利,即企業需爲僱員支付的“五險一金”(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商業保險、生育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日益成爲許多製造業和服務業公司無力承擔的負擔 。

在北京服務農民工的馬駒橋人力市場,一位二十多歲的農民工向《南華早報》透露,他從4月11日開始找工作,但是沒有僱主願意爲他付社會保險費,“這些天沒有人會爲短期工人支付四險一金。”

雖然四萬億救市計劃再難重演,中國推出了立足於高新科技的“新基建”,投資或超過一萬億,包含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七大領域,解決企業復工復產、農民工和畢業生的就業問題。

李恆青認爲,新基建在各省市未來五十萬億基建投資中的比例大概小於百分之十,對於緩解農民工失業也是杯水車薪,“六十多萬座5G基站能用多少人來建?而且新能源、5G基站都需要很多專業技術,農民工教育和技術水平相對低一些,解決其就業問題不容易,還得靠旅遊業、餐飲業這些服務性行業,現在要麼關,要麼停。”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