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务:过去发展了城市,现在拖累了中国

2015-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经济前景扑朔迷离(法新社)
图片:中国经济前景扑朔迷离(法新社)

地方债务:过去发展了城市,现在拖累了中国

美国《华尔街日报》英文版刊登长篇文章,分析昔日促进中国城市大跃进式发展的债务现在成了中国经济在下行中的负担。

中国的地方债务究竟是多少?那要看有关数据是谁提供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提供的最新统计显示,截止2014年年末,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约为21万亿至22万亿,比之前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布的数据增长约20%。更堪忧的是,各级地方政府在2015年有6000亿规模债务面临偿还压力,而且在2016年还会进入到还债高峰期。对此,正在美国访问讲学的原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博士星期五表示:

“如果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这样持续累计下去的话,中央政府将受地方政府的拖累,会产生庞大的财政赤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债务危机引发整个金融系统的崩溃,进而造成国民经济的崩溃,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不可想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中国总体债务规模增长速度比日本、韩国和美国深度陷入衰退前都要快,自从2008年以来,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占中国总体国内债务规模的四分之一,即一块钱的债,两毛五出自地方政府。虽然中国中央政府至少从2010年起就试图要求地方政府遏制借债的冲动,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在2013年就已增加到占GDP36%的水平,比2008年翻了一番。不仅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到2019年,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将占GDP的52%。

尽管如此,中国广州经济学家党爱民星期五认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不值得过分渲染,问题不大:

“现在不是全世界都QE吗。美国刚刚推出, 欧洲央行又开始,日本也在搞QE。政府有债务,央行购买就好了。相比西方国家,中国的债务规模并不大。此外,中国的债务基本都是内债,都是人民币债务,不是外债,内部就可以处理。 凯恩斯主义最基本的发展经济办法就是政府举债。在中国,中央政府举债和地方政府举债,其结果都差不多, 都能够发展经济。现在,中央政府不太愿意举债,地方政府就比较积极一些。再说,如果地方政府不积极借债发展经济,产能过剩的问题将更加严重。”

英国《金融时报》去年十月底曾有报道说,中國政府、企业和家庭累计的债务是中国GDP的240%。尽管如此,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的确相对较小,因为美國的债务占GDP之比是322%,爱尔兰超过400%,希腊和西班牙大约为300%。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债务的增长速度快和负债成本高。

在夏业良教授看来,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这些年像滚雪球般的速度扩张,即是一个经济问题,又是一个政治问题:

“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是因为每个地方都在在攀比,地方官员的政绩是通过地方城市的建设和GDP的增长体现。地方官员在任借钱,根本不考虑还款问题,因为借钱的官员任期届满,还钱的事由别人承担。不仅如此,就是在任期内换钱,许多地方政府官员也是借新债还旧账,进行所谓滚动发展。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地方可以在短时间内创造经济奇迹。归结一下,这些问题其实不仅都是中央集权经济和计划经济思维的一种体现,而且也与中国政府考核和提拔干部的制度有必然的联系。”

香港有市场分析机构估计,中国地方政府新债的几乎一半都是用来偿还旧债。党爱民认为,中国的债务问题目前还不严重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目前没有通胀的压力,现在中国经济值得担心的是增长问题。不过,近日中国官方媒体都有报道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或将成为中国2015年经济下行中的“头号灰天鹅 ”。

记者:闻剑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