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腐“有的放矢”

2014-1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新公民运动的成员拉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新公民运动的成员拉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 (法新社资料图片)

法新社星期四报道,中国否认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即将举行的G 20峰会上阻止讨论一份由此次G20峰会主席国澳大利亚起草的反贪腐原则宣言草案。中国究竟有没有如此打算?

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成果丰硕”的APEC 2014北京峰会刚落幕没几天,11月15号到16两天,G20峰会, 即20国集团领导人第九次峰会又将在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召开。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国际反腐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亚太事务负责人廖然先生星期四表示,不管即将召开的G20峰会讨论不讨论,不管北京是否打算阻止,公开披露公司实际拥有人和受益者等相关信息在反腐和防腐方面十分重要,中国政府要想真正反腐就必须做到:

“而且中国必须有一套制度,能够有效地登记官员的财产,以便核查真伪。中国现在动用猎狐行动海外追赃追逃很重要,但是这个不能今天追赃追逃10个, 明天又有100个贪官跑到海外。不公开公司的实际拥有人和受益者,海外追赃追逃根本不可能堵住有些贪官贪腐的路径。 由此, 不管在G20峰会如何做,中国实际上必须在公司信息披露上公开实际拥有人和受益人。”

APEC2014北京峰会的成果之一是《北京反腐败宣言》得以通过。 这一首个由中国主导起草的国际性反腐败宣言,其核心内容是加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彰显中国海外反腐的决心。然而,一说到要广而告之公司实际控制权和企业真实身份的相关信息,中国就没有了几天前在北京APEC峰会上反腐决心?法新社星期四的一则相关报道说,中国不愿意此次G20峰会讨论澳大利亚起草的反腐败原则宣言草案是因为草案有要求成员国揭示公司实际控制权和组织结构的内容,企业实际控制权透明化将可能使中国政治精英藏匿的财富大白于天下。

目前旅居美国的原中国资深媒体人和作家凌沧洲先生星期四表示, 如果没有权力制衡和民主,北京阻止或不阻止的实际结果都是一样的:

“因为中国体制不民主, 权力没有被制衡,所以导致严重腐败。即使同意澳大利亚提出的反腐败原则宣言,中国有自己的反腐游戏规则。《国际人权公约》中国政府是同意了, 但其人大不批准。换句话说, 即使中国同意, 执行起来也会打折扣, 何况看到有些条款有损于其特权利益,中国怎会同意?”

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星期四对外表示,中国总的支持在企业实际控制权问题上透明度的国际合作, 但是在公司注册问题上,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法律程序和惯例;为了采取前后一致的步骤,G20必须兼顾每一个国家的实际国情。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何形成让官员“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制度约束?廖然表示, 中国能否在将来使企业实际控制权和实际受益人透明度不再是问题的前景值得期待, 但不容乐观:

“比如说公司上市要披露那么多信息,官员愿意吗? 能做的到吗?如果一切都公开透明了,官员如何编造政绩?公开公司实际受益人和所有人的相关信息也是一样, 官员不会愿意。。”

有专家认为, 中国的腐败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制度问题, 习近平的反腐虽然在力度、强度、广度和时间上都是自1978年以来前所未有的, 但反腐还是有选择性的,还是带有权斗的色彩。美国彭博新闻社和《纽约时报》因为两年前披露习近平家族和前总理温家宝家族的财富问题,其网站迄今在中国大陆被屏蔽,两家美国主流媒体派驻北京的记者迄今也还没有获得中国的工作签证。

(记者:闻剑;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