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保護費"換生存空間?螞蟻集團恐遭十億美元罰款

2022.11.23 11:1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交"保護費"換生存空間?螞蟻集團恐遭十億美元罰款 浙江省杭州市的阿里巴巴子公司螞蟻集團總部
路透社圖片

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兩年前上市前夕被叫停,面對長達兩年的監管及整改計劃。據報道,中共中央準備對螞蟻罰款超過十億美元(約相等於七十一億元人民幣)。相信這是叫車平臺滴滴出行因涉及違規遭罰款超過八十億人民幣以來對中國互聯網公司最大一筆監管罰款。

 

 

螞蟻集團曾計劃於2020年11月初在滬港兩地掛牌, 卻在中國人民銀行等四大監管機構約談螞蟻高層後,在上市前夕被叫停。自此螞蟻經歷了長達兩年的監管及整改計劃,包括成立消費金融控股公司,承接貸款規模過萬億元的小額貸款業務等。

螞蟻被指“資本無序擴張”遭重罰

路透社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話說,螞蟻涉嫌“資本無序擴張”,以及在合規經營以外,進行非核心業務肆意發展,帶來相應的金融風險。中國中央正考慮對螞蟻罰款逾10億美元(約相等於71億元人民幣)。這是繼今年7月滴滴出行因涉及違規,遭中國國家網信辦罰款80億元人民幣以來,對中國互聯網企業最大筆罰款。

報道說,過去幾個月中國人民銀行已就罰款一事與螞蟻進行非正式溝通,人民銀行會先與其他監管部門商議,才落實罰款金額及細節,估計最快明年第2季公佈相關處罰。

 

2022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期間,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走過宣傳螞蟻集團和中國數字貨幣電子人民幣的展位。(美聯社)
2022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期間,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走過宣傳螞蟻集團和中國數字貨幣電子人民幣的展位。(美聯社)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副教授馮崇義表示,一直以來,螞蟻集團的業務影響到中國國有銀行、保險界等利益。在中共眼中,螞蟻集團已難以駕馭。

馮崇義:“顧名思義,螞蟻集團當時的概念就是‘螞蟻搬家’,小額的購物’、 小額的存款、小額的支付都移到這個平臺上來,失去了國家(中國)原來對這個金融系統的壟斷。”

他說,中國當局透過重罰螞蟻集團發出了強烈訊息。

馮崇義:“中共內部的權貴家族有很多投資在螞蟻集團上面。習近平現在當了皇上,要把這些豪強打下來。他打擊私企,做大做強國企,這是他基本的國策。現在要把他們打下去,然後讓他們規規矩矩的受黨的領導,讓國企投資進去,改造他們的所有權結構。”

馮崇義說,當局整治螞蟻集團等大型民企的目的只有一個。

馮崇義:“就是它已看到了整個金融系統崩潰的情景。它要對具有金融功能的平臺經濟先下手爲強,把這些私人平臺一步一步削弱,甚至最後消滅。整個金融系統就全部回到國家的銀行體系裏頭。它是‘標’‘本’兼治,也是警告所有的平臺,‘你們要乖乖聽話,否則罰到你們傾家蕩產’。”

中國經濟評論員“金山”(化名)認爲,有關決定反映了中國政府財政緊絀。

金山:“‘以罰代徵’。以罰款代替稅務的徵收。背後標誌的是財政的緊張。通過這種對企業罰款的形式,來滿足財政緊張的迫切需求,也標誌着對這些壟斷性質的大型互聯網企業進行圍剿。”

身在澳大利亞的經濟學者凌志豪擔心,隨着中國經濟政策全面“向左轉”,民營經濟將步入寒冬。

凌志豪:“涉及到金融的企業和高科技行業看到螞蟻金服被收拾得那麼慘,恐怕乖乖的就不會等到罰款那一刻了。自己會主動上交利潤,或者把自己的資產捐出去,期望中國政府對它們網開一面。(中國政府)運用這種手段,空手套白狼一樣的把這些民營企業家們辛辛苦苦經營多年的企業,通過罰款的形式據爲己有。”

罰款或爲螞蟻重新上市掃除障礙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罰款或有助螞蟻完成整改,並有助其獲取金融控股公司牌照,爲日後重新上市掃除障礙。

凌志豪:“這罰款倒不如說是要求螞蟻金服給中國政府交保護費。其實螞蟻金服繳納鉅額罰款之後可以獲得金融牌照,本身就說明在中國政府的地盤之下,看來是交保護費就可以換來一些生存或苟延殘喘的空間和機會,也讓其他的民營企業不寒而慄。中國政府變成了懸在民營企業家頭上的一把劍,隨時可以落下來。“

另一方面,中國當局持續謀求完善數位經濟監管法規。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11月22日起草了《反不正當競爭法》,訂明不正當競爭的準則、調查的範圍、法律責任及罰則等。

 

記者:高鋒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