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盤人承諾讓恆大持續運作 六百萬業主如何維權?

2024.01.30 10:45 ET
清盤人承諾讓恆大持續運作 六百萬業主如何維權? 深圳恆大總部
法新社圖片

香港高等法院日前對恆大集團頒佈清盤令後,清盤人發表聲明,承諾讓恆大業務能持續運作,並將與其管理層商討下一步工作。但恆大遭清盤後,多達數百萬業主將如何維權?

恆大集團被裁定清盤後,旗下的恆大汽車、恆大物業在香港股市一度停牌,週二又復牌。綜合港媒報道,有部分投資人押注恆大母集團有機會改善債務危機,使得恆大汽車30日開盤大漲7.86%,恆大物業更一度飆升9%;午盤過後走勢疲軟,在平盤上下震盪。

恆大清盤還有轉機嗎?據香港《經濟日報》報道,獲委任爲清盤人的安邁顧問董事總經理Edward Simon Middleton及黃詠詩在庭外發表聲明。黃詠詩表示,作爲清盤人將全力令恆大業務能持續運作。首要任務是儘可能保留及重組恆大業務,並有系統地保留恆大之價值,從而增加債權人及其他權益人在當中可以獲還款的機會;清盤程序框架內,會考慮任何可行重組之方案。黃詠詩強調,“清盤令只針對母公司恆大集團,不會對旗下附屬公司造成直接影響。”

時政評論人士蔡慎坤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清盤人考慮的是將風險降得更小些,現在經不起大的衝突。如果恆大導致整個中國房地產業崩潰將引發連鎖效應,中國政府的財政或銀行承受不了巨大的衝擊。基於屬地管理原則,有部分地方政府已深度介入,但如果債務太龐大,地方政府無力承受,中央政府會不會接管個別企業仍是問題。

“目前很多的地方商業銀行出了事,現在中國中央政府實際上也是甩手不管,它沒有能力管。如果要管,到處可能都是漏洞,”蔡慎坤說。

162萬戶“保交樓”打水漂?

數據顯示,恆大在中國境內恐留下多達162萬戶的“爛尾樓”,涉及的購屋業主多達600萬人。

中國媒體中新經緯引述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玉臣表示,“清盤令可能會引發‘相關部門’的介入。”她說,“相關部門”在處理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的危機時,通常會考慮社會穩定和購房人的權益。因此,相關部門可能會採取積極措施,比如協調其他開發商接手項目或提供一定的資金支持,以保障爛尾樓業主的權益。

旅美中國經濟學者、本臺特約評論員程曉農表示,中國民衆一輩子心血化爲烏有的例子太多,中共奪權前後,每個階段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是國營企業,中共爲了保國企的名聲,可能會讓銀行出錢,幫着想辦法解決,讓保交樓完成;但私營企業,中共藉機告訴民衆,碰到割韭菜時割掉就沒了,在銀行的貸款還是要還,但房子是沒有的。”

洛陽,恆大集團開發的恆大綠洲未完工住宅樓。(路透社)
洛陽,恆大集團開發的恆大綠洲未完工住宅樓。(路透社)

“畢竟購屋者交了錢,或者貸款在供樓,房子卻沒了,將影響社會穩定,”蔡慎坤進一步表示,恆大債務牽連甚廣,包括供貨商的貨款、工人的工資,從水泥、鋼筋到建材,大大小小各種行業以及企業間的借款、銀行借款等都指望着債務重組。

蔡慎坤:“就跟現在那些到地方商業銀行存款或買理財產品的結果一樣,到處維權。維權的結果,政府實行鎮壓或者圍堵,到時候又搞成一個敵對關係。”

程曉農同樣認爲,中國當局在民衆抗議第一時間就會壓下去,要抓就抓、要關就關。關到老百姓腿軟手軟嘴軟,跪下來不敢抗議,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他表示,1989天安門事件中,許多北京民衆當時都認爲軍隊進城不會開槍,子彈是橡皮做的:“所以當軍隊奉命開槍時,很多人倒下來,子彈不是橡皮。中國人一直天真地認爲共產黨不是豺狼,共產黨永遠是豺狼。”

中國房地產不振 拖累GDP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Piper Sandler分析師Arif Haque在週一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房地產投資同比每下降1%,就會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造成0.3個百分點的拖累,而“在過去的一年裏,(中國)房地產投資驟降16%,這意味GDP受到5個百分點的衝擊。”

程曉農提到,自己有次在直播時說道,現在中國全國房價平均下跌20%。但中國網民留言說,他講得太保守,中國實際的房價掉得更多,有些地方甚至腰斬。程曉農分析認爲,中國想換屋的人買不起房,投機的投資客仍在看風向、聞空氣,等着政策利好抄底。在信心未恢復之下,中國房地產今年仍然看跌。

記者:黃春梅    責編:陳美華、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