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企索尼踩到中國"77地雷" 遭罰100萬人民幣

2021-10-19
Share
日企索尼踩到中國"77地雷"  遭罰100萬人民幣 索尼公司東京總部
美聯社圖片

日本企業索尼(SONY)中國,今年六月在微博發表一個新機預告,“2021年7月7號22:00新機將至”,時間與1937年蘆溝橋事變時間一模一樣,觸動中國網民敏感神經,索尼中國官方道歉並取消活動。中國官方日前再以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罰款索尼一百萬元人民幣。

索尼中國6月30日一則新機發表廣告引起中國網民羣攻,有人說“好傢伙,挑了七七事變”,有人直接貼上“百度百科七七事變事件經過”,時間就是“1937年7月7日夜10時”,底下留言一發不可收拾,充滿“索尼滾出中國”、“禁了它”等情緒字眼。

當時逼得索尼中國在官網道歉稱,“由於工作安排不周,在日期選擇上給大家造成誤解和困擾”,除了道歉還取消相關活動安排。

時隔3個多月,中國官方出手!根據中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網站消息,日本索尼(中國)有限公司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2018)中“廣告不得損害國家的尊嚴或者利益,泄露國家祕密”條款,被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罰款100萬元,處罰日期爲10月12日。

索尼中國原預定北京時間7月7日晚上10點發布新機。(網頁截圖)
索尼中國原預定北京時間7月7日晚上10點發布新機。(網頁截圖)

五嶽散人:中國仇外情緒爆發 開罰索尼給國內交代

“這個罰款應對的是國內,中國在這種東西上所有的動作,其實都是在對國內的一個交代。”旅居日本的中國時事評論作家五嶽散人接受本臺訪問時這樣解讀。

五嶽散人分析,索尼中國可能是交給中方承包、或是索尼在中國員工做,但是沒有這種意識,因爲平時看日曆不會知道這個日子到底有什麼樣的禁忌。但是這段時間中國民族主義喧囂塵上,肯定需要一個發泄口,在中國民族主義、“仇外”情緒爆發之下,任何一方面出問題,都會歸結到這上面。

五嶽散人:“怎麼才能掀起 ‘仇外’ 情緒, ‘仇外’ 有標誌性的時間、地點、事件,所以你在這時間點出這個問題,肯定是’辱華、別有用心’。其實很多時候沒人在乎,國外沒人在乎,很多正常生活的人也沒人在乎,就是我記住這個日子,但是不會每年都當作’敏感點’來做。只有這種你需要他情緒的時候,就用這東西來點燃。”

福澤喬:外企投資中國最大問題是“國家風險”

經常往來日本的國際事務評論員福澤喬對本臺表示,跟中國做生意時,“國家風險”(National Risk)最大問題在於,中國經常以政治因素影響外商投資,尤其是針對日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福澤喬說,今年9月瀋陽的“盛唐小京都”被勒令停業,日本認爲這就是日本企業在中國投資蠻大的風險。

福澤喬:“日本人講在中國投資就是會有這樣的‘國家風險’,因爲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踩到什麼樣的地雷。就好比之前Uniqlo、‘小京都’ 跟SONY是同樣的道理,因爲大陸網民反彈聲浪,爲了制止反彈聲浪,大陸的作法就是直接裁罰你比較快,尤其在針對日本時,這是他們經常會用的手段。”

“盛唐小京都”耗資60億人民幣,被中國網友稱爲“日本風情街”,中國黨媒環球時報曾發文批評,“由於大連歷史上曾遭受過旅順大屠殺和長期日本殖民統治,項目開業迅速引發了網絡爭議。” 環時還拿網民說法稱,今年是“九一八”事變90週年,日本14年的侵華戰爭使中國人民陷入深重的民族災難,深受日本殖民侵略苦難的大連,不應該用日本文化炒作,謀取商業利益。“小京都”今年9月只開幕9天就遭遇停業的命運。另一家日企Uniqlo則是因爲今年曾宣佈停用“新疆棉”,也遭到中國網民抵制。

人們走過索尼公司在東京的總部。(美聯社)
人們走過索尼公司在東京的總部。(美聯社)

福澤喬指出,在過去華人市場裏,1990年代很多外商走的是“大中華市場”(Great China),包括臺灣、香港、澳門甚至還包括東南亞。未來不只是日商,包括美國企業也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福澤喬:“未來外商面對美中貿易戰爭,他們必須用的思維邏輯就是 ‘中國與非中國’ China vs. Non-China)。我的企業在中國裏面,中國的內需、內循環照樣賺你的錢,但是我所有東西全部控制在這個管轄範圍內。”

福澤喬舉了一個最新的例子就是在日韓、臺灣使用非常普遍的通訊軟體“line”,日本政府已經要求line,包括資料庫的工程師、程式設計師全部要跟中國斷開關係,日本的考量是必須把情報網切斷。

陳文甲:中國挾經貿約制日本軍事與外交

臺灣日本研究院顧問陳文甲對本臺表示,中國現在對日本軟硬兼施,中國是日本第一大貿易伙伴,中國深知與日本經貿非常緊密,中國對日本“親美、抗中”有高度意見,但不好用強硬的手段,只能以經貿來約制日本的軍事與安全、外交。

陳文甲:“他蓄意要找日本的企業,美國企業更多。 尤其岸田文雄現在要搞經濟外交,經濟放第一位,如果經貿搞不好,外交根本別想跟中國搞在一起。他是針對日相岸田文雄而來,當然有效啊!日本會害怕啊,因爲岸田文雄起來最重要是要搞經濟。”

陳文甲分析,日本衆議院要改選,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面臨兩難。因爲日本民間現在普遍“仇中”,不能太軟弱;但另一方面,日本的經濟又要靠中國。所以中國現在抓準這一點,要用經濟牽制日本。陳文甲認爲,中日經貿緊密依賴、地緣緊密依存、加上北朝鮮核武與俄羅斯核導彈威脅也需要靠中國,此外,明年有冬季奧運、中日建交50週年,基於這五大理由,日本可能成爲中國“印太戰略”的破口。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