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頭三季GDP轉負爲正 地區性差異引擔憂


2020.10.30 20:45 ET
AFP-3d6611e9.jpg 中國頭三季GDP轉負爲正 地區性差異引擔憂 (法新社資料圖片)

 

中國政府日前公佈最新經濟數字,顯示在經歷了新冠病毒疫情的“洗禮”後,中國今年3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迎來顯著增長。不過,在中國總體經濟呈現“喜氣洋洋”的表象下,各地方的財政情況差距卻越發嚴峻。

遭遇過新冠病毒疫情重創的中國經濟最近似乎進入強勁復甦狀態。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中國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較上年同期增長4.9%,同時今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長0.7%,成爲全球目前唯一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GDP增長樂觀 中國數據可信嗎?

由於中國今年第一季度的GDP曾出現6.8%大幅萎縮,而且今年夏天中國長江流域遭受嚴重洪災的情況下,這次中國經濟的“超預期”反彈讓不少觀察人士頗感驚訝。

在美國的資深經濟媒體人王劍告訴本臺記者,中國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可以反映中國經濟的總體趨勢,但也會在有具體政治需要時做出相應的人爲的調整,因此外界應抱着警惕的心態選擇性分析,才能夠真正掌握中國經濟走勢。

 

經濟學者李恆青指出,部分工業企業的生產確實爲GDP做出了貢獻。與此同時,政府可以通過其他干預手段拉高中國的GDP,並警告這其中的風險。(路透社資料圖片)
經濟學者李恆青指出,部分工業企業的生產確實爲GDP做出了貢獻。與此同時,政府可以通過其他干預手段拉高中國的GDP,並警告這其中的風險。(路透社資料圖片)

“經濟行爲是個線性過程,造假是不可持續的。但是在一些關鍵時刻,要影響別人觀感的時候,就會僞造數據,比如暴跌的時候,有政治任務讓中國經濟要顯示出強大活力。”

美國民間機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也質疑,中國到底是如何從疫情造成的巨大經濟衰退中迅速恢復的。

“經濟活動已經停滯了,數據最後這個產出別說增長了,就是能夠維持現狀,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不過,李恆青話鋒一轉,表示部分工業企業的生產確實爲GDP做出了貢獻。與此同時,政府可以通過其他干預手段拉高中國的GDP,並警告這其中的風險。

“工廠進了原料,然後生產出來丶賣出去。這個過程當中,包括一些服務,原來的產品都有附加值,這時候會產生GDP。還有就是通過國家投資,修鐵路丶港口、高速公路、機場等等,這些固定資產的投資也算在GDP當中。但是政府沒有那麼大的財政能夠支撐這麼大的投資,所以他大量舉債。這個就是一個潛在的巨大的風險。”

東西南北地區成績單引擔憂

儘管中國官方爲目前的整體經濟狀況帶來了可觀的數字,不過,香港《南華早報》30日報道,從中國全國31個省份近期上繳的成績單可以發現地域性經濟差異頗大,這些差距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下更爲突出。

報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經濟總量佔中國全國經濟總值約65%,比5年前約6成的佔比上漲不少。其中,廣東和江蘇今年前3季度的GDP同比增長分別是0.7%和2.5%。湖北省前三季仍然是萎縮10.4%。而前3季度人均消費支出下降幅度最大的10個省份中,有7個位於中國北部,包括北京,天津,新疆丶內蒙古丶黑龍江、吉林和遼寧 。

王劍分析說,造成中國地域性經濟差異的原因,主要是國有經濟在各省經濟體所佔的比例。

 

香港《南華早報》30日報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經濟總量佔中國全國經濟總值約65%,比5年前約6成的佔比上漲不少。(法新社資料圖片)
香港《南華早報》30日報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經濟總量佔中國全國經濟總值約65%,比5年前約6成的佔比上漲不少。(法新社資料圖片)

“越往北國有經濟越發達,比例越高,政府在市場上的決定性地位越強。現在的問題是什麼呢?去年以來,中國地方政府有嚴重的財政困難。政府一沒錢,經濟就死水一潭。而越往南就是中國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地方,一個是廣東,另一個是浙江,政府開支佔經濟的比例是最少的。”

同樣的地域性差距也出現在中國東部和西部。《南華早報》通過計算得出的結論顯示,作爲中國一線城市的上海,其人均可支配收入爲全國最高,並比4000多公里外的新疆多出約5萬3千元人民幣。一年前,該差額則是約5萬1千元人民幣。

地域性差距能縮小嗎?

爲了應對各省份間出現的經濟差距,中國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丶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在不久前召開的五中全會就重申,要“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收入,保持居民收入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爭取用15年時間實現中等收入羣體翻番,由現在的4億人擴大到8億人”。

王劍解釋說,有鑑於每個地區擁有的發展經濟條件不一,出現不均衡發展是正常現象,關鍵在於政府是否出臺政策來解決有關問題。

“中國政府從來只用轉移支付來解決(這些問題)。就是中央政府收到了更多的錢,分一部分給經濟落後的地區,這是一個紓困措施,並沒有解決經濟發展。要建立一個制度化的方案來解決地區差異的問題,但中國的政治制度決定了他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他補充說,經濟越發達的地區在政治上越有地位。在中國的專制制度下,官員專注於搶奪政治和經濟資源,無視民意丶民生,導致地域性差異越發嚴重。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