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承市場困難 李克強宣佈33項穩經濟措施 學者:放水養魚

2022.05.24 12:4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坦承市場困難 李克強宣佈33項穩經濟措施 學者:放水養魚 資料圖片:2022 年 3 月 11 日,人大閉幕會議結束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表講話。
美聯社圖片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坦承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擴大,宣佈將實施穩定經濟的六方面、33項措施,推動經濟迴歸常軌。有學者分析這是“放水養魚”,另有學者直指必須先修正清零政策纔可能起作用。

央視新聞23日報導,李克強在國常會坦承中國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許多市場主體十分困難,將採取“一攬子針對性強、有力有效的區間調控舉措”,實施6方面33項措施,穩住經濟基本盤,尤其針對兜底民生、紓困企業出臺了多項增量政策,要求地方狠抓落實,推出符合地方實際的穩經濟政策。

財政方面,在更多行業實施存量和增量全額留抵退稅,增加退稅一千四百多億元,全年退減稅二點六四兆元。大陸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再擔保合作業務新增一兆元以上 ;並將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5個特困行業緩繳養老等社保費政策延長及擴大。失業保險留工培訓補助擴大至所有困難參保企業。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業務將新增1兆元以上。

釋出2.64萬億退減稅大利多?

金融政策上,今年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額度和支持比例增加1倍;對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貸款,支持銀行延期還本付息;汽車央企發放的900億元貨車貸款,要銀企聯動延期半年還本付息。

穩產業鏈供應鏈方面,優化復工達產政策,保障貨運通暢,取消來自疫情低風險地區通行限制等。增加國內國際客運航班。

中國4月出口跌至兩年來最低。圖爲,一艘來自日本的集裝箱船於 2022 年 4 月 27 日停泊在中國上海洋山港的集裝箱碼頭。(美聯社)
中國4月出口跌至兩年來最低。圖爲,一艘來自日本的集裝箱船於 2022 年 4 月 27 日停泊在中國上海洋山港的集裝箱碼頭。(美聯社)

促消費和有效投資方面,階段性減徵部分乘用車購置稅600億元;新開工一批水利灌溉、交通、老舊小區改造、地下綜合管廊等項目。

保能源安全上,落實地方煤炭產量責任,調整煤礦核增產能政策,再開工一批能源項目。

另外要求做好失業保障、低保和困難羣衆救助等工作,啓動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聯動機制。

學者:救經濟前提要修正清零政策

中國政府出臺33項一攬子措施,對提振中國經濟有何效用?臺灣政治大學教授黃智聰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看來對中國經濟會有一些正向作用,但前提是中國清零政策要有所修正,否則沒辦法改變基本管制的情況。

黃智聰提到,企業目前在中國營運很多來自資金的壓力,但最重要是勞動力的壓力。 “如果今天清零政策無法修正,一旦勞工確診,整個工廠可能要面臨很大生產上的限制,即使有很多資金也沒有辦法。”

黃智聰指出,李克強提出“復工達產”政策跟目前清零政策有不大一樣的地方,如果還是清零政策,要工廠復工達產比較困難。此外,對企業擴大補貼,基本上就是退稅,另對養老、社保費用的緩繳,也是減輕企業經營壓力。

養老金、社保金、各項貸款、 準延繳 中國經濟扛得住?

但黃智聰說:“從報導上看全年退稅二點多兆,還有很多養老金、社保金的延繳三千多億,中國目前經濟是不是扛得住?如果扛不住,可能採取發債,用國有銀行或中國大陸人民銀行購買債務,另外就是採取貨幣政策。”

黃智聰說,除了對企業退稅、延繳政策外,對個人房貸、消費貸款、汽車貸款都要有資金支撐,未來中國大陸在發行債務及擴大貨幣供給上應會有積極作爲,以財政與貨幣政策二種政策齊下的方式救經濟。

臺灣韜略策進學會祕書長吳建忠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分析,李克強去年就提出六穩六保,必須服膺中國動態清零政策方針,所謂“頂層建築設計”已確定,不管以財政、貨幣工具、降減稅,都不能超脫中國疫情和俄烏戰爭影響。

2022 年 5 月 12 日,在北京下令關閉的國貿商城入口處展示關閉通知。(美聯社)
2022 年 5 月 12 日,在北京下令關閉的國貿商城入口處展示關閉通知。(美聯社)

中國對外貿易成本飆升,通貨膨脹嚴重,內部疫情反覆,實體經濟上,沒有辦法讓中小企業有任何獲益空間。

吳建忠說:“李克強提出這三十三項措施,想做的是放水養魚!問題放多少水?養多少魚?這些魚都快餓死、渴死,給這麼點水沒法改變外部環境情況,沒辦法解決經濟問題,現在的政策基本上都是一種救急式的作法。”

吳建忠指出,政府一年該花多少是固定預算,所謂降稅、降費、促進經濟的作法,等於還要印鈔票?或將中小企業該繳稅的時程延後收取,那是不是把問題 往後延伸?中國經濟問題本來就很大,往後延伸會不會產生未爆彈的情況?

吳建忠提到,反覆動態清零下,日常經濟沒法運行,民衆繳不起房貸、車貸,連三餐都要勒緊褲帶。難怪傳出有大學生,居然去報考城管、協警人員,代表對未來前景不看好、中國經濟非常不妙,各地方政府不敢隨意打開封控,外部有通膨,成本降不下,李克強才提出拯救中小微企業的概念。

國企爲主體救中國經濟?

政治大學教授林其昂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認爲,中國經濟景況從四年前、2018年美中對抗、美中貿易脫鉤之後,就產生很大改變,接着2019年底以來新冠肺炎爆發,到全國性很多地方封城,加上今年二月俄羅斯出兵烏克蘭。與美國有很多跨國性大企業不同的是,中國有十五萬家國有企業,且中國可能會把經濟資源佈局朝國有企業發展以利控制,並對民營企業展開更多管控、強力治理。

林其昂說:“中國高層事實上已有很明顯的想法,就是要讓市場經濟,不再像美中未對抗之前的發展型態,他現在要開始發展國企。所以其實目前這樣封城的作法,跟他未來要發展並沒有任何衝突。”

林其昂認爲,李克強也說要讓市場經濟恢復,但他觀察,中國要慢慢走向國企發展、國企主導經濟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這對民營企業經營環境愈來愈不利。國企有一套運作方式,當中國要透過國企提振經濟成長率不是不可行,但要用什麼方式?這與過去三十年中國讓民營企業蓬勃發展情況很不一樣,值得觀察。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