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第2季GDP狂增7.72%創11年新高 成爲製造業出走中國的最大受惠者?

2022.06.30 12: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越南第2季GDP狂增7.72%創11年新高   成爲製造業出走中國的最大受惠者? 越南第2季出口總額較2021年同期增長21%。圖爲,越南胡志明市西貢港的一艘船上裝載着集裝箱。
美聯社圖片

越南第二季GDP狂增7.72%,創十一年新高,有媒體稱,越南成爲製造業自中國出走的最大受惠者。專家分析,中、越同爲共產國家,中國清零封城、人治監管、共同富裕等非經濟力的政治干擾,令外商認爲越南更符合自由經濟市場的條件,而在東協國家中,越南人力成本相較低,距離中國近,和多國簽有自由貿易協定,人口近億,內需市場大,成爲外商、臺商在東南亞設廠的首選。

信傳媒報道,越南國家統計局週三公佈第二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比去年同期增長7.72%,高於第一季的成長5.05%,創2011年第2季最快增速,原因是對美國出口仍高、確診病例減少、解除防疫限制、個人支出明顯復甦。比起深圳第一季只增長2%和中國第二季GDP預估只增長2.1%,越南今年上半年經濟大爆發,第二季經濟增速是中國的3倍多,是工廠自中國撤出後的最大受惠國。

信傳媒報道指出,越南最大外銷市場是美國,上半年對美國的出口額增長22.5%,達到至559億美元。越南第2季出口總額較2021年同期增長21%。上半年出口總額年比增長17.3%,達到1859.4億美元,而工業生產增長8.7%。

2022 年 4 月 7 日,一名工人在海防的 VinFast 電動汽車廠組裝一輛電動汽車。(法新社)
2022 年 4 月 7 日,一名工人在海防的 VinFast 電動汽車廠組裝一輛電動汽車。(法新社)

該報導提及,去年前3季越南防疫限制比鄰國嚴格,去年第3季GDP萎縮6.02%,去年底放鬆限制,允許工廠恢復全面運營。據越南紡織服裝協會的數據,今年前6個月,越南紡織品和服裝的出口額創歷史新高,服務業的零售銷售第二季年比增長19.5%。河內的目標是今年GDP增長6%至6.5%之間,世界銀行預測成長5.8%。印尼今年有望增長5.1%,馬來西亞今年經濟將增長5.9%。

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楊書菲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分析,越南在全球供應鏈定位爲生產製造加工,離中國近,供應鏈移轉與中國貨運運輸零組件運往越南具有便利性,即便越南國內供應鏈體系尚不完整,透過中國供應鏈體系可補足缺點。

楊書菲舉例:“臺商傳統紡織、製鞋廠設在南越,這一波供應鏈自中國移轉主要爲電子業,廠商集中在北越,三星也在北越設有電子廠,這對電子供應商有具體效益,重要原因是離中國近,供應鏈、原料、零組件若從本土無法供應,可透過中國南方供應體系支持。”

楊書菲說,越南是東盟勞動成本相對比較低的國家,相對鄰近的泰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工資較低廉,人口也有約一億,人力充足、勞動成本具優勢。

她指出,根據JETRO(2020)調查報告指出,2020年越南製造業有工作經驗勞工(Manufacturing: worker)的平均月薪約250美元,是中國大陸的47%、泰國的56%、馬來西亞的58%與印度尼西亞的69%;非製造業有工作經驗勞工(Non-Manufacturing: Staff)的平均月薪約611美元,是中國大陸的57%、馬來西亞的66%與泰國的69%。

2017 年 10 月 24 日,服裝工人在越南南定省的 Pro Sports 工廠縫製衣服。(美聯社)
2017 年 10 月 24 日,服裝工人在越南南定省的 Pro Sports 工廠縫製衣服。(美聯社)

楊書菲提及,越南屬出口導向國,和很多國家簽訂有自由貿易協定(FTA):“越南是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員國,和俄羅斯、歐盟都有籤自由貿易協定,FTA涵蓋率很高,有助出口導向型的企業,出口競爭力提升,加上越南招商吸引外資法令與國際接軌,積極開放,這是吸引臺商重要因素。”

楊書菲舉例,臺灣所謂“電子五哥”中,鴻海就在越南擴大投資,仁寶在越南重啓據點,和碩也在越南新增投資。非臺厂部份,如INTEL、三星、LG、任天堂、GOOGLE、微軟,也都佈局越南,出口導向及市場考量都有。

即便越南和中國都屬共產國家,但楊書菲說,越南政府對經濟主導、干預性沒有中國明顯。以防疫措施來說,中國清零政策非常嚴格,有些地方要求停工停產。越南則是符合就地生產、就地用餐、就地休息“三就地原則”,不需要停工,實施約半年,今年三月開放、鬆綁,朝正常化方向進行。

楊書菲分析,中國監管力道在全球特別強, 缺乏彈性,甚至管到外資的高管薪資、計劃性經濟,目前在越南則沒有聽到這類政治干擾。

她舉例,中國限制打電腦遊戲、補習,政策抑制產業發展的氛圍,令外資憂慮哪一天可能會輪到自己的行業受害,人治比較明顯。中國還要求企業響應共同富裕,勢必影響廠商的營利,受到較大影響的包括虛擬經濟、電商和科技公司等,這些都使外商對中國的投資環境和自由度產生疑慮。反觀越南沒有這些問題,還是以招商、帶動經濟爲主。

不過楊書菲也提到,越南今年第二季GDP創十一年新高,不能忽視去年同期越南受疫情影響時GDP較低有關。今年越南自訂GDP目標六%、七%,後續要看國際情勢發展。目前因供應鏈問題、美國升息,國際金融體系動盪,雖越南在開發中國家相較穩定完善,但因升息造成美元強勁,匯率穩定性、金融的穩定性會不會受美國政策影響?都可能影響未來越南經濟成長的表現。

此外,媒體Nownews報導,臺商外移據點到東南亞,最大誘因是低成本的勞力資源,近期越南傳出將調漲最低工資,7月1日起,分四區調高勞動合同工作僱員的最低月薪及最低時薪。受此影響,當地臺商表示將加速推動自動化。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