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撤軍阿富汗應對中國挑戰 博明、餘茂春呼籲“對等”應對中共

2021-04-15
Share
拜登撤軍阿富汗應對中國挑戰          博明、餘茂春呼籲“對等”應對中共 拜登撤軍阿富汗應對中國挑戰 博明、餘茂春呼籲“對等”應對中共
RFA製圖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將從阿富汗撤軍,提到要把心力聚焦在應對中國挑戰,而北京稱其是冷戰思維。在華盛頓,兩位特朗普時期的官員博明和餘茂春呼籲,美國應採取對等原則應對中共,包括限制中企投資美國關鍵技術領域、限制中共黨員及親友入境,以及管控中共對自由社交媒體平臺的濫用等。

美撤軍阿富汗應對中國挑戰     北京:冷戰思維

美國總統拜登414日在白宮宣佈,從51日起將展開自阿富汗的撤軍行動,並強調美國必須聚焦應對其它挑戰,點名中國。

“我們必須聚焦擺在我們面前的挑戰,而不是與塔利班交戰,我們必須追蹤和打擊自911以來在阿富汗以外廣泛傳播的恐怖主義網路和活動。我們必須增加美國競爭力,以應對日益獨斷的中國所帶來的嚴峻競爭。”

拜登還說,美國必須加強聯盟,與理念相同的夥伴合作,保障遭到網路威脅的國際主流規範,並確保塑造人類未來的新興技術是以民主價值觀、而非獨裁者的價值觀爲基礎。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5日在例行記者回上回應相關問題時,批評拜登的說法顯示美國的“陰暗心理”。

“美方從阿富汗撤軍同所謂應對中國挑戰掛鉤的言論,反映出一些人的陰暗心理和根深蒂固的冷戰零和思維,有損中美互信,不利於兩國在國際地區問題上的協調合作。”

趙立堅說,當前阿富汗安全形勢依然複雜嚴峻,恐怖主義問題遠未得到解決。中方立場是外國駐阿富汗軍隊應以負責任、有序方式撤離,確保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避免恐怖勢力趁亂坐大。

以美國爲首的聯軍在2001107日起對阿富汗蓋達組織和塔利班宣戰,報復當年在美國發生的九一一恐怖襲擊。近20年後,阿富汗反恐戰爭已成爲美國陷入最久的戰鬥。



餘茂春:“對等”原則應對北京挑戰

415日,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舉行關於“中國的經濟野心”的聽證會,請到兩位特朗普政府時期的重要對華政策官員。

“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方法,有很多共同之處。”前副國家安全顧問、現任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博明(Matt Pottinger),給上任三個多月的拜登政府給出這樣的評價。與會的國會成員則紛紛對中國擴張的威脅表達憂心。

博明建議,美國政府在規劃政策及審議預算時,要思考這些投入是否能加強美國與北京抗衡的競爭力。同時,要提防美國資本技術進入中國軍事、國有科技企業。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規劃顧問、現任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餘茂春,則在聽證會上提到中國經濟的三大特點。首先,中國這個以馬列思想領導的共產主義專制國家,利用剝削內部廉價又龐大的勞動力,完全融入全球自由市場體系。

“中國的勞動力沒有得到有意義的勞動保護,沒有權利獨立組建工會、進行集體談判和爭取福利。在新疆,則發生了針對宗教和少數族裔的種族滅絕慘案,毫無權利的勞工被安置在集中營裏。中共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國家規模的血汗商店,而全世界正在爲其買單。” 餘茂春說。

其次,中共對權利的壟斷使北京政府對金融資源實行嚴格的控制。這種控制包含對中國企業及外國公司,以及限制中國人民自由匯兌的權利。他還提到,在過去15年,至少有27位中國億萬富翁被捕,“他們遭受的指控既離奇又荒唐。”

餘茂春點名了馬雲阿里巴巴的案例。 “在美國,我們爲那些躋身《福布斯》億萬富翁名單的人喝采;在中國,成爲胡潤百富榜上的一員,就可能被加到遭(當權者)打擊的清單中。”

第三個特點則是中共對經濟相關數據信息的缺乏透明度。

餘茂春建議,美國政府應該對中國的負面清單逐項迴應。以中國限制美國企業的方式,對等迴應禁止中國在高科技農作、社科研究、新聞媒體、影視文化、關鍵礦產等領域的投資。

他還認爲,在應對中國對美企打壓上,美國政府應該站在第一線。他舉例,中國禁止推特、臉書進入市場,這不應該只是美國公司的問題,美國政府應該訴諸主權對等行動,不要讓美國公司變成中共的人質。他對這些美企在遇到中共打壓時,反而向遊說機構或中共代理人求助的方式感到憂心。

拜登罕見公佈國安指南 中國是“最大地緣政治挑戰”(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拜登罕見公佈國安指南 中國是“最大地緣政治挑戰”(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博明:禁用中國軟件無關言論自由

博明也呼應餘茂春以“對等”(reciprocity)方式應對中共的做法。他說,中共善於利用心理戰及話術,把美國的做法描繪成激進的一方。

“美國政府要表明這種對等互惠的做法,我們是以‘公平’爲指導原則。”他舉例,當中國任意拘留美國公民、或不讓美國公民出境,美國應該以限制中國共產黨成員及其親屬難以進入美國作爲迴應。

他又以社交媒體爲例,中國用自由世界的社媒平臺,散播虛假信息或掩飾獨裁政權的種族滅絕行爲,再濫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自我辯護。

“這不是《第一修正案》的問題。中國共產黨沒有權利掌控數以千萬計美國青少年發聲的渠道、能看到的內容、甚至竊取這些孩子的數據。我們曾對約9款中國軟件採取行動,其中一些上訴到了法院,我認爲有些法官對《第一修正案》的爭論有誤解。” 博明說。

去年八月,特朗普政府曾以國家安全爲由對中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序TikTok和微信施加限制。今年15日,特朗普再以行政命令方式宣佈禁用包含騰訊QQ、微信支付、支付寶在內的多款中國軟件,旨在遏制中國軟件對美國人構成的數據安全威脅。

這些行政命令隨後面臨多場法律上的挑戰,拜登政府至今仍未表明是否繼續採用這些行政命令。

“我曾爲保護《第一修正案》的價值而上戰場,我曾是一名記者,還是一位海軍陸戰隊成員。”博明再次強調,禁用中國軟件無關言論自由,美國立法者不該縱容中共影響力滲入美國年輕人及美國社會。


記者:唐家婕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