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職太太”引發的爭議看中國女權


2020.10.27 19: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m1027a.jpg 中國女權到底是什麼?(圖片素材來自視頻截圖)

最近,雲南一家高中的校長張桂梅怒斥並拒絕一名女校友捐款,竟因爲該校友是一名“全職太太”,引發一場全職太太與職業女性的熱議。曾經自詡“婦女能頂半邊天”的中國,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下,爲什麼“全職太太”如此不受尊重?中國的女權運動在專制社會里,又得到了怎樣的發展?

常年深耕貧困山區教育工作的張桂梅,是雲南麗江華坪女子高級中學的校長,這所由她創辦的免費女子高中招收的大多是貧困、輟學或落榜的女學生。

 

 

女性獨立與家務勞動價值

鳳凰衛視一名記者於10月25日的微博貼文中分享了張桂梅的採訪片段,說張桂梅不接受昔日學生的捐款,因爲她現在是全職太太,並且要她滾出去。張桂梅在影片中強調全職太太與社會脫節,缺乏獨立能力,女性不應該依靠男人而活。

此話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有網民支持張桂梅說法,認同“女兒當自強”的論述。也有網民抨擊此想法忽略全職太太的付出,是一種歧視。現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學者何清漣就認爲,“家務勞動社會化”即是將婦女對家庭的付出算入社會成本,此番話不尊重家庭婦女的付出。

“女性對家庭的支撐就包含在她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做這些超時家務的瑣碎事情,她創造了價值,只是這個價值在傳統社會里沒有被認可。”她說。

男主外,女主內?

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對男人與女人有着嚴格分工,“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成爲女性附庸化的標誌。曾經在中國進行報道的美國記者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在27日在華盛頓人權機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舉辦的研討會中就提到,中國媒體鮮少提到婦女勞動對經濟增長的重要性。

“更多重點放在男性外出工作,女性代表家庭中的溫順角色。 很明顯,這種男權主義是中國威權主義壓迫的核心。”洪理達說。

雖有許多網民認爲婦女婚後放棄職場進入家庭,是一種個人選擇,外界應給予尊重,但現居美國的中國女權活動人士呂頻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討論重點應在於“全職太太”是否爲情勢所逼。

“今天在中國,很多女生做家庭主婦不是她們的選擇,尤其是中下層的女性。”呂頻說,她認爲問題在於現今的公共福利、託嬰政策等不甚完善,以致於許多婦女必須放棄有薪工作轉而投入家庭。此外,她進一步指出,話題之所以會在全職太太的價值上打轉,而非進一步檢討政府公共政策,是因爲中國政府嚴厲的言論管控。

 

資料圖片:2020年3月6日在北京一座地鐵站內的職業婦女(美聯社)
資料圖片:2020年3月6日在北京一座地鐵站內的職業婦女(美聯社)

 

長期受打壓的中國女權運動

長期推行中國女權運動的呂頻,曾創立“女權之聲”,致力於性別平權運動來喚醒大衆對女權的關注。2018年,“女權之聲”被微信、微博雙雙永久封號。在她眼中,女權運動發展與言論自由是一體兩面的。

“在網上有很多言論的審查,導致人們沒辦法很自由地談論女權的問題,也沒辦法提出跟女權有關的公權力問責;第二就是人們很難去發起有組織的倡導、或是對公權力問責的活動。”呂頻說,她認爲政治的壓迫沒有清楚界線,因此人們心生恐懼而不敢參與公共討論或倡議。2015年呂頻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的年會之際,中國警方拘捕了“女權五姐妹”,理由是她們試圖組織反對公車性騷擾的活動,而呂頻也不得不滯留美國。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去年12月發佈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國在153個國家性別平等狀況排名榜上排名第106位。聯合國10月1日舉行特別大會紀念北京世界婦女大會25週年,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會議上說要加速開展促進性別平等的行動,卻遭美國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譴責中國剝奪婦女的權利和自由,是”最糟糕的婦女權利違背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陳品潔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