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交通部副部長訪臺 中國祭制裁

2022.08.12 11: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立陶宛交通部副部長訪臺 中國祭制裁 臺灣曾政務次長厚仁與立陶宛交通及通訊部政務次長愛格涅交換禮物併合影。
臺灣外交部提供

中國外交部宣佈,對剛訪問臺灣的立陶宛交通與通訊部副部長瓦伊丘凱維丘特個人(Agnė Vaiciukevičiūtė)祭出制裁,並暫停兩國交通與通訊部任何形式的交往以及國際道路運輸領域交流合作。而中國在東歐的外交工作,還不只這一個打擊。包括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決定退出中國與中東歐的合作機制。中國在波羅地海三國的經貿外交工作,形同全面失守。

中國外交部宣佈,對剛訪問臺灣的立陶宛交通與通訊部副部長瓦伊丘凱維丘特個人(Agnė Vaiciukevičiūtė)祭出制裁,並暫停兩國交通與通訊部任何形式的交往以及國際道路運輸領域交流合作。而中國在東歐的外交工作,還不只這一個打擊。包括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決定退出中國與中東歐的合作機制。中國在波羅地海三國的經貿外交工作,形同全面失守。

瓦伊丘凱維丘特才離開臺灣,中國外交部12日晚間在官網上宣佈,瓦伊丘凱維丘特“竄訪”臺灣,挑釁行徑惡劣,踐踏一箇中國原則,嚴重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中方決定,對她採取制裁措施;暫停同立交通與通訊部任何形式的交往,暫停同立國際道路運輸領域交流合作。

臺灣外交部長吳釗燮與立陶宛交通及通訊部政務次長愛格涅會面。(臺灣外交部提供)
臺灣外交部長吳釗燮與立陶宛交通及通訊部政務次長愛格涅會面。(臺灣外交部提供)

空洞的制裁?波羅地海三國接連與中國經貿分手

和制裁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相同,中國並沒有說明制裁瓦伊丘凱維丘特的具體措施有哪些。

而波羅地海三個新興民主國家,則展現小國團結一致,抵抗大國霸凌的決心。根據外媒報道,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在週四(8月11日)宣佈,退出中國與東歐國家合作機制,連同早前已退出機制的立陶宛,意味着波羅的海三國已全數退出這個在2012年、由北京建立和主導的合作平臺。

歐洲媒體《政治報》(Politico)以“對中國在歐洲影響力重大打擊”形容這次的事件,拉脫維亞政府表示,會繼續與中國建立建設性和務實的關係,但也提到,要在互利、尊重國際法、人權和國際秩序的基礎下進行。愛沙尼亞政府在聲明透露,在去年2月之後,已沒有參加合作機制下任何的會議。

中國軍演在國際間引發效應,英國召見中國駐英國大使,要求解釋舉行軍演的用意,德國政界也關注這個議題。

經濟傾中的德國也有覺醒

德國總理肖爾茨(Olaf Scholz)週四(8月11日)出席夏季新聞發佈會,回應與中國相關的問題。他表示,暫時沒有計劃訪華,呼籲德國企業“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不要過於依賴中國,又說,已經把供應鏈等問題,視爲國家安全戰略的重要部分,正在制定相關的方案。

德國總理肖爾茨(Olaf Scholz) 週四(8月11日)出席夏季新聞發佈會。(路透社)
德國總理肖爾茨(Olaf Scholz) 週四(8月11日)出席夏季新聞發佈會。(路透社)

臺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嚴震生表示,波羅的海三國對中國的立場,與本身國家背景有關。但他表示,早前德國官方已表明,憲法機構的最高代表,與臺灣沒有接觸,這種官方的表態,顯示軍演效應,不會實質改變德國等歐洲大國對中國的態度。

嚴震生:"拉脫維亞和立陶宛等波羅的海的歐洲國家,因爲他們從前蘇聯獨立,他們一直對共產制度都比較反感,這種動作當然是在測試底線,這些小國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沒有太重,他們會比較有所謂的道德勇氣。德國是歐洲的領導,德國人也很務實,也是比較保守的國家,有些話在歐盟的道德高度上必須要講,但我不認爲,他會有退一步的動作。"

嚴震生說,在俄烏戰爭持續下,歐洲大國不會刻意讓與中國關係,變得太差,又估計,北京在軍演前,已向歐洲國家表明,主要針對的對象是美國和其同盟,相信中國日後會與俄羅斯的關係轉爲低調,例如不會高調與俄羅斯進行聯合軍演等,以消除歐洲國家的擔憂。

評論:歐洲大國或受制於俄烏戰 需緩和歐中關係

研究國際關係的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葉國俊表示,在臺海軍演等事件上,歐洲大國基於與美國的關係,必須要作出表態,但俄烏戰爭持續,歐洲各國直接受影響,還有氣候變化等議題,歐洲國家都需要與中國合作,讓歐洲國家願意緩和已凍結的歐中關係。

資料圖片:2018年6月25日,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的中歐高層經濟對話之前,一位服務員走過了歐盟和中國旗幟。(路透社)
資料圖片:2018年6月25日,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的中歐高層經濟對話之前,一位服務員走過了歐盟和中國旗幟。(路透社)

葉國俊:"俄烏戰爭的前後條件是很不一樣,並不是說歐盟的價值有轉變,而是說在現實的考量下,俄烏戰爭可能變得長期的情況下,需要做調整和緩和,不能不去正視中國大陸在這方面的角色,不管是在經濟和政治方面都是很重要。歐盟和歐洲議會本身在俄烏戰爭之下,也受到能源和氣候變化等方面的壓力,會慢慢讓雙方試圖去探索接觸的機會,而接觸是改善關係的第一步,很可能歐中關係會朝緩和的方向改善。"

葉國俊表示,歐洲國家近期已改善與中國關係的氛圍,例如西班牙的孔子學院不減反增,德國也有經濟研究所報告指出,如果德國與中國發生貿易戰,德國遭受的損失,是英國脫歐所帶來損失的6倍,以突顯中國市場的重要等,這些都反映歐洲各國並沒有想與中國改變現有關係。

他認爲,在歐中關係可能改善的情況下,臺灣在經營與歐洲國家的關係時,也需留意潛在的風險,特別是與他們分享高科技技術方面,例如臺積電是否應該在歐洲設廠等,也值得再作考量。

評論:中國相信能以經濟牌維持與歐洲國家的關係

中國政治學者陳道銀表示,從文宣處理可見,北京對波羅的海三國脫離合作平臺的事件,沒有太大的反應,顯示歐洲小國對中國的態度變強硬,沒有對中國的外交工作造成打擊,反而在俄烏戰爭後,中國更理解歐洲大國對中國市場的重視,有信心歐洲會選擇中國。

陳道銀:"中國的外交重點都是大國外交,中國在與美國已經公開對立的狀況下,需要極力拉攏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和德國等,在歐洲具有影響力的大國,在拉攏的過程中,中國覺得自己有勝算,因爲經濟上要依賴中國,例如中國是德國的第一大出口國,打經濟牌這一點,中國是很有信心。"

但陳道銀認爲,歐洲對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要"再教育"臺灣人言論的反應,以及英國外交大臣召見中國駐英國大使等,都超出中國事前的評估,這也是中國多年來實行的戰狼外交所導致的外交誤判。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