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將左右 “亞洲北約”未來走向


2020.11.04 10: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000_8RH6JQ.jpg 美國在亞太地區政策轉變,決心拉攏印度加入美日澳同盟,聯手圍堵中國。圖爲,2020年10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抵達東京,參加美日印澳外長的“四方安全對話”會議。(法新社圖片)

 

亞洲各國都十分關注美國總統選舉最終結果。近期特朗普政府推動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四方機制。有學者預料,特朗普若成功連任,會加強以圍堵政策應對中國但如果拜登當選,就會轉用低調的方式向中國施壓,這方式對中國構成的威脅亦會降低。

特朗普上臺後,“印太”這個詞經常在美國官員口中聽到,取代以往常見的“亞太”,標誌美國在亞太地區政策轉變,決心拉攏印度加入美日澳同盟,聯手圍堵中國。

 

 

美國積極推動的四方機制,被外界解讀爲有意構建“亞洲北約”。上月在日本舉行的四國部長經濟會議,更被視爲美國推動“亞洲北約”的關鍵行動。國務卿蓬佩奧在發言時更點名批評中國。

 

資料圖片:2020年7月21日,美日澳三國海軍聯合軍演。(the U.S. Naval Forces Japan)
資料圖片:2020年7月21日,美日澳三國海軍聯合軍演。(the U.S. Naval Forces Japan)

臺灣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李正修表示,武漢肺炎使美國朝野把中國視爲最主要對手。相信特朗普未來4年不僅會延續任內政策,還會更進一步圍堵中國。

李正修提到,特朗普武漢肺炎痊癒後曾公開講過這樣的話。李正修:“他要beat China(痛打中國)。他不僅會延續他圍堵中國大陸的強硬做法,層級更提升,對中國大陸祭出更多貿易制裁,把與中國共產黨相關的公司列爲黑名單。他只會繼續提高這樣一個對抗態勢。”如果拜登上臺,李正修預料,仍然會延續有關圍堵中國的構想,但會維持低調。

李正修:“可能會繼續推動‘小北約組織’的這樣一個構想,可是不至於對中國大陸造成很具體的威脅。拜登很有可能會選擇更多盟邦共同合作,迫使中國大陸遵循現行的國際秩序。”

學者 : 特朗普急需重建美國國際領導地位

李正修認爲,特朗普或拜登另一重要工作是改善與盟友的關係。

李正修:“不可否認,過去四年川普(特朗普)任內,雖然他強調要讓美國再次偉大,可是他忽略了自二戰以來,美國常年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盟友都對他的做法感到相當疑惑。他剛上任時說,習近平是他的老朋友,兩年不到就加大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

 

資料圖片:2020年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海得拉巴大廈進行雙邊會談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印度總理莫迪在一次聯合新聞發佈會上擁抱。(路透社)
資料圖片:2020年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海得拉巴大廈進行雙邊會談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印度總理莫迪在一次聯合新聞發佈會上擁抱。(路透社)

臺灣政治大學名譽教授丁樹範則認爲,在特朗普眼裏,構建“亞洲北約”並非重中之重。

丁樹範:“我個人不覺得川普(特朗普)對亞洲北約真的那麼緊張。他更緊張的可能是貿易或者經貿上的問題。中國會否更公平更開放等等。安全的問題估計會留給國務卿跟國防部長處理。”

亞洲多國受中國經濟牽制不敢站隊

二戰後,北美和歐洲國家爲實現防衛合作而創建北約。而上月的四國部長級會議,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外長均沒有提到中國。丁樹範說,很難想象美國以外,其他國家會與中國對着幹。

丁樹範:“當初華沙公約跟蘇聯對峙時,蘇聯跟西方國家幾乎沒有任何經貿往來,可是今天中國幾乎是所有國家最主要的貿易對手,已經不再是美國了。也因此很多周邊國家不願意公開支持亞洲北約,以免得罪中國。”

另一臺灣學者李正修則認爲,“亞洲北約”的前景如何,另一亞洲大國印度是最大變數。

李正修:“過去印度長期標榜的自主,不結盟的外交政策,莫迪算是比較特立獨行的印度總理,很清楚的導向美國,當然,這很大因素是因爲中印邊界衝突。莫迪如果在下次選舉失利,下屆政府是否會與美國進行‘四國同盟’這樣的策略呢?”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