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前吐真言! 默克爾:和中國合作初期太天真

2021.11.18 11:3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卸任前吐真言! 默克爾:和中國合作初期太天真 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美聯社圖片

德國總理默克爾卸任前接受路透社專訪坦承,德國確實在和中國合作的初期“太天真”(naïve)了,但也不應該在關係緊張時全然斷絕交流。她認爲,對中關係現在應該更謹慎。

路透社發表對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專訪指出,默克爾在位16年來採取的外交策略,使得中國成爲德國的首要貿易伙伴,並且形塑了歐洲對於中國的立場,即便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及產業間諜活動引發關切。

對此,默克爾在受訪時表示:“在與一些合作伙伴的關係上,我們一開始時也許太過天真。最近我們更仔細觀察,也更正確。”

不過默克爾說:“就我的觀點而言,完全脫鉤不會是正確之事”,她還說,全面與中國斷絕合作也不行,會對德國造成傷害。

默克爾指出,量子電腦和人工智能這方面,歐洲目前還沒有跟上科技發展的腳步。在這個領域,中國和美國都比較強。雖然德國必須保護自己的重大基礎通訊設施,但不應該有某個公司“從起點就遭到排除”。她強調“我們需要一個開放的系統,讓所有人都遵守同一套標準”。



路透社報導中分析,中國在2016年起成爲德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且中國快速的經濟成長,使得默克爾任內的德國獲益不少。但許多批評家直指德國過度依賴中國,且儘管默克爾多次提及曾與中國溝通人權問題,但外界普遍認爲德國對中國違反人權的態度太過軟弱。

默克爾爲歐洲帶來什麼資產和負債?

默克爾即將卸任的此時,歐洲對中態度轉趨強硬,被視爲加入美國抗中圍堵陣營,也出現聲討默克爾的聲浪,甚至稱她注重商業利益、忽視中國威脅,把德國變成“自私的強權”,也有稱她贏得中國曆屆領導的信任,是以出賣道德換來。

外界稱默克爾卸任前“吐真言”。臺灣輔仁大學外交暨國際事務學程召集人張孟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每領導人都到卸任纔敢講真話,這十六年把人家錢賺得(滿滿)的,中間不太敢批評,現在纔敢講真話。之前2020年10月20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已經先講過,歐洲人天真的時代已經過去。他這句話就是針對當時中國發展已經非常強,歐洲人應該避免過於天真。”


德國總理默克爾(美聯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美聯社)

張孟仁提到,德國前總理想跟中國做生意、協助解除歐洲對中國武器禁運,默克爾2005、2006上臺初期,想採取跟前任不一樣的作法,沒有那麼親中。

學者:默克爾見達賴喇嘛後遭中國抵制一年多 自此轉向親中

張孟仁說:“所以她纔在2007年接見達賴喇嘛,結果接見之後,中國馬上對她出手,暫停雙方的交流一年半。一年半之後,默克爾開始轉向,變得比較親中,想擴大德國的市場。就像外界所說,默克爾的重商主義開始出現。”

張孟仁分析,關鍵年2008美國爆發次貸風暴,緊接着2010歐洲也出現歐債危機,當時經濟沒有受創的是中國。默克爾看到中國在經濟上有可着力之處,更不願放棄中國市場。2010年德國和中國成爲戰略伙伴,關係愈來愈好,甚至2013年歐盟跟中國有很嚴重的太陽能面板關稅之戰,但默克爾主張把關稅解除,可見默克爾對中國的好感。

張孟仁說:“德國很多產品輸往中國,尤其德國汽車在中國可說橫行無阻。直到2016年德國重要機器人公司和技術被中國收購,和後續一連串重要敏感產業被中國收購,德國才恍然大悟。”

德國政府和民間吃了悶虧開始對中產生警覺

張孟仁說,2018年德國經濟部長第一次提出應檢討德國的競爭政策,連帶影響到歐盟。他們意識到中國政府對中國企業的國家補貼問題非常嚴重。值得注意的是,德國產業聯盟(或稱德國工業聯盟,Bundesverband der Deutschen Industrie, BDI)原本對中友好,經常遊說默克爾政府不能對中國進行制裁,2019卻一改態度,開始稱中國爲系統的競爭者,歐盟也跟進將中國視爲系統競爭者。

張孟仁提到,2020年12月底,默克爾跟法國總統馬克龍推進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談判,形同在拜登上臺就打一巴掌,中間發生跟歐洲議會批判新疆、香港人權,中國對歐洲議會進行反制,中歐投資協議凍結。2021年德國產業聯盟又提醒德國企業到中國發展要小心,有奴工方面問題、新疆血汗勞工的問題。

默克爾的真心話 德國新政府能記取教訓?

談到德國將改朝換代,張孟仁分析,將上臺的政府被稱“紅綠燈聯盟”,社民黨對中國比較不敢批判,票數最多,另外綠黨跟自民黨對中國沒有好感,如果三者一起結盟應會對中國有所牽制。

張孟仁說:“社民黨新的這位領導者,比較屬於保守派,應該不會改變太多,可能會蕭規曹隨,跟着默克爾的重商主義,就看綠黨和自民黨會不會對他有所牽制?綠黨表示想靠大西洋聯盟、北約或美國勢力跟歐盟合作,對中國有所遏止。而自民黨則在黨綱對臺灣展現好感。”

資深國際新聞媒體人郭崇倫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雖默克爾顯示有點後悔跟中國合作,應更謹慎,但前提條件仍是“現在不應停止繼續合作”。德國新政府成立後,會重新調整對中國的合作政策,不只美國,歐盟也在重新檢討。

郭崇倫:“其中有一個層面,是不是中國通過合作,用非法的手段盜取一些經濟、科技上面的機密。這是他們現在開始後悔的地方。第二,是不是爲了要跟中國經濟合作,喪失了對民主、自由、人權的堅持,歐盟和德國現在都在檢討這個事情。”

拜習會後 傳出歐盟推遲提升與臺灣貿易關係的計劃

郭崇倫提到,默克爾所屬的政黨基督民主同盟,基本上代表着德國大企業,尤其汽車工業。現在也開始檢討是不是汽車工業也受到中國挑戰,尤其在電動車領域,大陸的電動車科技一日千里,也讓德國受到很大壓力,這都是一些相對的因素。

有媒體報導,歐盟推遲了一項提升與臺灣貿易關係的保密計劃,表明其內部對如何最好地平衡歐盟與臺北和北京的關係存在不確定性。而歐洲議會則力推歐盟與臺灣關係升級,簽署投資協定。

郭崇倫說:“最近習近平跟拜登視訊會談,也會讓歐盟執委會考慮再三,現在歐盟做任何事情都會考慮到跟美國是不是同步,如果美國現在開始在做微調,歐洲也要開始做微調的準備。”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