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角力UN组织 中国候选人“意外”落马


2020-03-04
Share
ST_20200305_XDAREN_5500808.jpg 新当选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 邓鸿森(Daren Tang)。(PHOTO: EDWIN TONG/FACEBOOK)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的选举结果3月4日在日內瓦揭晓,原本呼声最高的中国籍候选人输给了美国力挺的新加坡候选人邓鸿森。外界再一次看见中美两国在国际组织的影响力较量。

3月4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选举揭晓,美国力挺的新加坡籍候选人、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局长邓鸿森以55票对28票打败中国籍的现任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王彬颖。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首先在社交媒体证实了邓鸿森当选的消息。邓鸿森将在今年五月上任,任期六年,接替已担任两任的澳洲籍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 )。

 

 

美国全力游说 中国候选人“意外"落马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立于1967年,是联合国的15个专门机构之一,它负责监督、注册和保护大量的专利和知识产权。

设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部(路透社)
设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部(路透社)

其总干事的选举3月4日、5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由83个有投票资格的成员国多轮匿名投票。

中国提名的王彬颖原本是此次选举的领跑者。选举前一天,《金融时报》引述匿名美国官员的评估称,中国在83票中,有40到43票的绝对优势。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前副总干事普利(James Pooley)对本台表示:

“一个国家一张票。中国因为在过去几年对大量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让中国容易游说它们的选票。发展中国家投票赢过发达工业国,这已经逐渐成为联合国的常态。中国正在各组织复制这个(游说投票)模式。”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驻联合国代表高万(Richard Gowan)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去年6月中国赢得国际粮农组织总干事的选举,对美国是一个意外又强大的打击。

“在2019粮农组织的失败对华盛顿打击很大。这次美国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如此强硬,是他们不希望再发生一次。"

中国人目前已经领导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国际民航组织(ICAO)、国际电信联盟(ITU)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这4个联合国组织。若王彬颖出任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联合国全部十五个组织当中,就有三分之一由中国人掌舵,这使成为联合国体系里最具有影响力的国家。

华盛顿全力阻止这个趋势发生,此次产权组织选举也似乎看见了成效。

美国如何力阻中国插旗WIPO?

此次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选举,美国白宫以下的各部门从舆论引导、选举游说等全方面进行影响。

今年二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该机构正在调查一千起中共技术盗窃案例。

紧接着,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罕见地投书英国《金融时报》,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表态。他称“美国认为,将管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权力交给中国(中共)代表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监管着四千三百万份专利文件的资料库,包括来自两百多个司法管辖区和专利信息库未公开的专利申请和商业敏感信息。

纳瓦罗提出指控,中国盗窃知识产权每年对美国经济造成2,250亿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给欧洲公司造成数十亿欧元的损失。在发展中国家,中国厂商制造的假冒产品则损害了尼日利亚、加纳、科特迪瓦(象牙海岸)和几内亚的传统手工纺织工业。

3月3日,美国国务院及商务部派出了高层级的代表团赴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与会。其中,包含了马克·兰伯特(Mark Lambert),这位职业外交官在今年一月底受命任职于美国国务院国际组织事务局。照国务院发言人的说法,兰伯特特别负责对抗中共在联合国体系的“恶势力”。

在日内瓦,美国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的游说工作也积极进行。多家媒体报导,几个礼拜来,美国代表全力游说友邦支持新加坡籍的候选人邓鸿森。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多次与友邦就此议题通电话。

中国: 肆意抹黑打压

至截稿,中国外交部及中国驻美国使馆并未回覆本台的采访请求。

相较于美国,中国在此次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的外宣工作相对缓慢。

“中国已成为国际规则的维护者、参与者、建设者……。”

这一段约四分钟、宣传中国知识产权成就的英文视频,到3月2日才在中国央视上播放。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也在同一天,才就白宫纳瓦罗的指控,于《金融时报》撰文反击。

刘晓明称,纳瓦罗指责中国“偷窃”是对中国创新成就的污蔑。另一方面,他批评美国让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选举变得“政治化”,损害公平专业竞争原则,抹灭了中国候选人王彬颖在WIPO工作近三十年,担任副总干事十年的努力。

中国籍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现任副总干事王彬颖(Public Domain)
中国籍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现任副总干事王彬颖(Public Domain)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表示,美国阻挡中国候选人是“无视规则、出于狭隘政治目的,对中国肆意抹黑打压。”

WIPO 官员: 总干事拥有“足以恣意独行的绝对权力”

2013年3月的一个艳阳天,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部。时任副总干事的詹姆斯·普利 (James Pooley)与同事在距离办公楼不远的餐厅吃午饭。

饭桌上,两位资深官员分别披露了对方都不知情的事: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将在北京、莫斯科开设新办公室。

“猜猜怎么了? 我是在中国日报上看到的。” 普利自嘲地说。他的同事则是从国营的俄罗斯之声上得知此讯。

“我们觉得很可笑,我们两个在WIPO仅次于主席的二把手,竟然对这些事完全不知情。”

不同于联合国其它组织的预算主要来源为会员国缴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主要收入有百分之九十五来自国际体系用户的付款。

普利告诉本台,这种接近财务自主的运作方式,让其决策相对不需要顾及会员国意见,也逐渐让他们的领导者掌握一种“足以恣意独行的绝对权力。”

以2013年在中国开设海外办公室为例,普利一度带领团队做关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上海开设办事处的风险评估。当时,普利的团队分析,将国际专利系统(PCT)移到日内瓦以外的国家处理,如何确保这些极度机密的专利文件得到妥善保存将是大问题,尤其在有侵权或技术盗窃前科的中国。

“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国际专利系统(PCT),每年收到超过二十五万项专利申请,那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秘密,先存放在系统里等待审核。让中国掌管这样一个中心,大概不是个好主意。”

普利把风险评估草案上交给澳洲籍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 )后,得到一张来自高锐的手写纸条: “请停止此工作。”

最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上海办公室计划虽暂缓,但2014年7月,该组织北京办事处成立,成为继新加坡、日本、巴西后的第四个WIPO海外办事处。

北京办事处风光揭幕,高锐带着WIPO代表团访问北京,会见李克强。坐在高锐身旁的,正是此次落选的WIPO副总干事王彬颖。

“这里的问题不在于王彬颖的适任与否,而是在世界对中国的信任。尤其中国已经宣布把获得技术和知识产权做为国家战略目标。”

普利形容,“你不信任狐狸去看守鸡群。"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