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院外委會通過戰略競爭法 有什麼亮點?

2021-04-22
Share
美參院外委會通過戰略競爭法  有什麼亮點? 美國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法案是由民主黨參議員梅內德斯(左)及共和黨首席議員裏施共同提出。
AFP

美國參院外委會21號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其中,撥款協助美國科技產業撤出中國、應對中共在全球惡意影響力以及因應一帶一路倡議的擴張尤其受到矚目。有分析認爲這是在爲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準備充足的資源;也有人擔憂這是開啓冷戰、美中全面對抗的序曲。

跨黨派的共識 美國全面應對中國挑戰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21日以21票贊成、1票反對的壓倒性表決結果,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全案將送交參議院審議。這部法案爲美國政府與中國展開全面競爭,提供人力、資金、政策的全面支持。

《戰略競爭法》由該委員會兩黨領袖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和裏施(Sen. Jim Risch)領銜推動。

“我從一開始就說過,任何有關中國的立法都必須有力,可行和真正的兩黨合作。我相信這個法案通過符合這些標準。”聯邦參議員吉姆·裏施告訴本臺,這部法案讓美國政府有能力,全面應對中國在美國學術界、商界、科技業、及自由市場等各方面的影響力滲透。

法案的另一位提案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在法案通過後表示,他希望這只是一系列相關立法的開始,因爲“今日中國正在用其具有替代性和令人不安的治理方式,在政治,外交,經濟,創新,軍事,甚至文化上挑戰美國與國際社會。”

路透社分析,雖然美國國會內部分歧嚴重、兩黨對立,但兩黨聯手推動對抗中國的努力正在升溫。“強硬路線對抗中國”的態度是美國國會中真正的、爲數不多的“兩黨共同情緒”之一。拜登政府也支持這項法案。

“這個法案是全面動員美國政府及盟友的資源來遏制中國。”專研國際法的美國霍夫史特拉大學法學教授古舉倫則告訴本臺,這部法案也標誌了過去五年來,美國對華政策轉向的重要里程碑,由國會提出議案、撥出資金與人力,跨黨派支持美國政府的對華戰略。

中方批評:冷戰式的對抗與污衊

與華盛頓跨黨派合作的慶祝氛圍不同,北京嚴正批評這個法案是渲染“中國威脅論”。

“有關法案通篇拿中國說事,以中國爲對手,大肆鼓吹美國開展全面對華戰略競爭,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充斥着陳舊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觀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2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中方對此法案“強烈不滿、堅決反對。”

中國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發言人尤文澤22日表示,這個法案“誣衊抹黑中國發展戰略和內外政策。”《環球時報》也在22日社評中寫到,這部法案將進一步推動美中對抗。

美國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法案是由民主黨參議員梅內德斯(右)及共和黨首席議員裏施(左)共同提出。(AFP)
美國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法案是由民主黨參議員梅內德斯(右)及共和黨首席議員裏施(左)共同提出。(AFP)

亮點一 撥款助科技供應鏈撤出中國

這部近300頁的《戰略競爭法》分爲五大章節,分別著重在投資美國競爭力、投資盟友與夥伴、投資美國價值觀、投資經濟及確保戰略安全,每個章節都有將其付諸實施的詳細步驟及資金安排。

在投資美國競爭力的章節,具體列出四項領域:供應鏈重組、加強對外基礎建設援助、增強美國數位能力、以及對抗中共影響力。其中,法案授權行政部門在2022年至2027的六年期間,每年動用1500萬美元的預算, 供美國駐外使館聘請外部專家,協助美國企業或個人撤出中國市場、將部分生產設備移出,抑或是將供應鏈多元分散至中國以外地區。

亮點二 每年動用3億美元對抗中共全球惡意影響力

“對抗中共影響力”也是這部法案的另一個亮點。法案將在2022至2026間,每年提撥3億美元到“對抗中國影響力基金”,以對抗中共在全球的“惡意影響”(malign influence)。法案還要求國務院任命一位助卿以上級別的協調官負責統合這筆基金的運用。

法案指出,中共花費大筆資金在西方國家進行影響力作戰,例如花費5億美元在澳洲登廣告,吸引當地電視觀衆;也斥資超過2000萬美元在美媒刊登官媒《中國日報》置入性內容,試圖影響社會輿論。

面對中共輿論戰,法案授權於2022年至2026年財政年度期間,每年撥款1億美元給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資助支持駐外媒體、建立獨立媒體、在中國境內與境外對抗假訊息及投資能規避言論審查的技術。

法案也授權在同一期間,每年動用1億7000萬美元經費,資助支持媒體自由、訓練與保護記者的計劃。

亮點三 因應中國“一帶一路”擴張 加大印太人力、資源投入

法案中還著重強調應對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及政治影響力擴張,因此授權美國國務卿建立“基礎建設交易與協助網絡”(Infrastructure Transaction and Assistance Network),撥款7500萬美元,目的是加強在印太區域推進具永續性、透明與高品質的基礎建設。

這部法案特別看重印太區域,其中一項高達20億美元的撥款,用於援助印太區域的國家和地區;另外一筆1250億美元的撥款,則將用於印太外交參與。法案還規劃加大美國政府人力在印太區域的投入。

此外,法案計劃爲印太地區提供6.55億美元的對外軍事援助資金,以及爲印太海上安全倡議(Indo-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 Initiative)提供4.5億美元。法案還將爲美國國務院撥款1千萬美元,用於促進香港民主。

"與中競爭"還是"冷戰宣言"?

古舉倫觀察,法案用“競爭”來描繪與中國的關係,避免塑造與中國進入敵對或冷戰的語境。但一些學者對於這部雄心勃勃的法案則抱持擔憂的觀點。

“這(法案)無關‘競爭’,而更像是對中國的冷戰宣言,並以最負面的方式闡述任何中國的行動或意圖。” 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研究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中國歷史研究學者文哲凱(Jake Werner)告訴本臺。

文哲凱擔憂將描繪中國爲“敵手”的論調,是將中國決策的方式過於簡化,最終可能導致美中合作空間的縮小,甚至激化更加對立的兩國關係。“我對於法案中提到要‘拆毀’(tear down)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說法感到特別不安,”文哲凱說,一帶一路倡議確實存在問題,但全面推翻這項倡議的結果將讓某些發展中國家無法得到迫切幫助。

在芝加哥作研究的文哲凱觀察,在美國學術界,人們對於這個法案描繪中國的方式更多持保留態度;但在華盛頓的政策決策圈,“中國是推翻自由世界秩序的行動者”已經是主流共識。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