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普京宣佈開啓戰略對話 對中國意味着什麼?

2021-06-16
Share
拜登普京宣佈開啓戰略對話    對中國意味着什麼? 拜登普京宣佈開啓戰略對話 對中國意味着什麼?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美國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峯會在日內瓦落幕,兩人在三個多小時的會談結束後,發表聯合聲明,宣佈開啓雙邊戰略對話。兩位領導人形容此次會面“坦率、正面、又有建設性”。分析認爲,拜登政府與中國競爭的外交佈局,是此次會面的大背景;而普京則在“給中國留面子”的平衡外交路線中尋找出路。

美俄發表共同聲明:開啓雙邊戰略對話

美國總統拜登在訪問歐洲的最後一個行程,是在瑞士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首次峯會。

拜登與普京的會面地點是在一棟俯瞰日內瓦湖的豪華別墅。當日下午,普京與拜登先後抵達會場。兩位元首在握手後,先進行約90分鐘的雙邊會談;再進行第二階段、約一個多小時、包含兩國國安、外交幕僚的擴大會議。

普京在會後的記者會表示,這是一場“坦率、沒有敵意、有建設性”的對話。拜登也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肯定會談的“正面氣氛”。

“普京總統與我有共同責任,管理兩個強大又自豪的國家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必須是穩定又可預測的。”拜登說,他當面向普京表達他的議程“不是針對俄羅斯”,而是美國將堅持爲基本人權發聲。“最重要的是,我告訴普京總統,我們需要制定一些可以共同遵守的基本規則。”

美俄兩國領導人會後發表共同聲明,宣佈同意在“不久的將來”展開美俄 “雙邊戰略穩定對話”(Bilateral Strategic Stability Dialogue),在軍備控制及管控風險上展開討論。

聲明寫道,“即使在(雙邊關係)緊張時期,也能確保在共同目標上取得進展,確保戰略領域的可預測性,減少武裝衝突的風險和核戰爭的威脅……我們重申核戰爭打不贏、絕不能打的原則。”

美國總統拜登(左二)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右二)(路透社)
美國總統拜登(左二)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右二)(路透社)

拜登外交政策重點:中國

前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IC)負責俄羅斯和歐亞的副國家情報官、現任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高級研究員肯德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觀察,拜登政府把與普京的會面重點放在以外交手段管控可能來自俄羅斯的干擾。

“拜登政府不想與俄羅斯的關係發生問題,因爲這會阻止他們執行其他外交政策的優先順序,也就是他們常提到3C:中國(China)、氣候(Climate)、以及新冠疫情(Covid)。” 肯德爾·泰勒說。

觀察家們分析,即使拜登與普京有一長串的爭論清單:裁軍協議、烏克蘭、敘利亞、阿富汗局勢、伊朗覈計畫、俄羅斯境內的人權壓迫、俄羅斯黑客攻擊……,但拜登此次訪問歐洲的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仍是中國。

出訪第一站,拜登首先號召七國集團(G7)領導人共同呼籲中國尊重人權、關注臺海局勢;第二站北約峯會,在本週一發佈的北約公報中,中國被罕見提及了十二次,公報把中國稱爲“對以規則爲基礎的國際秩序提出了系統性挑戰”,並寫道“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可能帶來挑戰,我們需要作爲一個聯盟來共同應對。”

拜登與普京的聲明以及記者會沒有特別提到中國。不過,當美國記者提問拜登如何向”老朋友“習近平施壓關於新冠疫情溯源一事時,拜登快速地澄清道,“讓我們把話說清楚……,我們(拜登與習近平)不是老朋友,一切只是公事。”



普京: 不認爲中國對俄構成威脅 

北京一直在密切關注着拜登歐洲行的一舉一動,特別是美俄在中國議題上的表態。

在與拜登會面前,普京接受美國媒體NBC的訪問時說,中俄戰略伙伴關係正達到前所未有的信任與合作水平,且俄羅斯不認爲中國對其構成威脅。

普京的公開說法迅速得到北京官方的高度讚賞,官媒大加渲染。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中俄合作上不封頂,下接地氣。真金不怕火煉,我們奉勸那些千方百計離間分化中俄關系的人,任何企圖破壞中俄關系的圖謀都註定不會得逞。”

在特朗普政府的重要中國政策智囊餘茂春看來,在亞洲奉行著平衡外交手段的普京,其說法只是“技巧性地給中國面子”。

 “俄羅斯跟中共周邊這些、跟中共作對的國家關係更加熱絡,比如跟越南、印度,普京是在平衡俄羅斯在亞洲的利益,不可能把賭注都下在中國身上。”餘茂春告訴本臺,“中共現在面臨着孤立,它的戰略重心就是希望俄羅斯不要拋棄它。中共也希望給世界一種錯覺,好像中俄是一種牢不可破的夥伴(關係)。俄羅斯事實上從來不喫這一套,他拒絕跟中共走得更近。兩國的利益、安全衝突是非常巨大的。”

美中俄三國領導人(路透社組合圖片)
美中俄三國領導人(路透社組合圖片)

中俄關系:“形式婚姻”?

前美國國務院負責民主、人權與勞工事務的助卿克雷默(David J. Kramer)也認同這種評估,他說,中俄在近幾年走近彼此是兩國都在面臨國際制裁與壓力下的“權宜之計”,他把中俄兩國這種不帶真感情的關係形容成“形式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

“俄羅斯應該把中國看成她未來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美國,不是北約,更不是歐盟。”克雷默說,“如果是我一邊坐在莫斯科,一邊把武器系統賣給中國,我會很緊張。莫斯科一些人也對中俄關系的發展感到緊張。”

自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以來,西方制裁導致俄羅斯的外國直接投資大降,莫斯科轉向北京來彌補這一部分的損失。中俄雙邊貿易額持續上升,2020年超過一千億美元,兩國還期望這個數字在2024年翻倍。中俄兩國還增加了聯合軍演以及軍事技術合作。

肯德爾·泰勒在新美國安全中心去年八月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俄羅斯與中國“不太可能形成正式的軍事聯盟,他們目標的差異和關係的不對稱性可能最終讓兩國分開。”

“在我看來,(拜登與普京會面)是說服俄羅斯追求更平衡的外交政策的漸進式機會…….美國必須在公開或私下向他們展示:中國正在喫着俄羅斯人的午餐。” 肯德爾·泰勒說。

餘茂春也提到,俄羅斯對於中國要求軍事技術轉讓、以及侵犯知識產權也有警覺;另一方面,俄羅斯在南中國海議題上與東盟國家立場一致,也與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的想法相近。這些都是美國可以拉攏俄羅斯進行合作的領域。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