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未审先判:瑞典嫌犯“危害国家安全”被抓

2016-0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瑞典人权工作者彼得.达林(Pater Dahlin),被中国以涉及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拘捕。(人权紧急救援协会)
瑞典人权工作者彼得.达林(Pater Dahlin),被中国以涉及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拘捕。(人权紧急救援协会)

中国官方新华社1月19日发布消息说,中国国家安全部门近日破获瑞典籍公民彼得•达林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从事“危害国家安全”一案,彼得•达林就指控供认不讳。有评论认为,中国当局再次通过官方媒体进行政治审判,严重危害法制原则。

新华社星期二发自北京的报道,是继中国外交部证实瑞典公民彼得•达林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后,首次披露在中国从事涉嫌违法活动的罪名。

报道指控彼得•达林自2009年8月,伙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名为“Joint Development Institute Limited”(简称JDI)的机构,在境内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名义活动,未履行任何注册备案程序,资金入境和活动完全脱离正常监管。报道说,该组织长期接受某外国非政府组织等7家境外机构的巨额资助,在中国建立10余个“法律援助站”,资助和培训无照“律师”和少数访民,以此收集中国各类负面情况,向境外提供“中国人权报告”。

值得关注的是,官方新华社在没有提及任何中国司法和检察机关提出正式指控罪名和起诉证据的情况下,再次以官方语言造势,高调抨击上述民间法律维权组织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插手中国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妄图以此影响、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

关注到官方上述报道的“王权璋案“辩护律师余文生星期二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这篇报道我也看到了,它里面提到了我的当事人王权璋。实际上如果这是事实,也不违反中国的法律。而且,在中国很多访民和律师对一些得不到国家帮助的人士提供法律帮助,而不要通过法律之外的手段去解决问题。法外之路有很多,拿起枪造反也是一个途径。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可以帮助国家实现法治。中国当局对这种事都不能容忍,实际上是逼着得不到法律帮助的人们去走法外之路。”

余文生律师表示,作为王权璋律师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人,他已连续5次向天津羁押单位申请探望当事人并了解案情,但均遭到拒绝。他认为,在当局一再剥夺被指控当事人正常司法救助权利的同时,官方媒体却公然以新闻报道等形式任意安加罪名,其举动无异于一场法外政治审判:

“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抓的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涉及的案件,基本上都是危害国家安全和国家秘密的罪名。我们律师见不到当事人,可是这个有些媒体像央视、《环球时报》,它们却能发出这种报道。这本身就是违法的,就是舆论审判、未审先判。”

新华社提到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是中国政府自去年7月9日开始,大规模拘捕维权律师运动的最早遭查抄律所。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有超过300名各地律师、律所工作人员、维权人士和家属子女等遭到警方骚扰传唤。其中,“锋锐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王宇、刘四新、李姝云、胡石根、赵威等七人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包龙军、谢燕益、谢阳三位律师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高月则被指控“帮助毁灭证据”。

以打击专业律师和公民维权者的“709事件”持续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英国《卫报》在本周一,刊登由欧洲、北美、澳大利亚和巴基斯坦等20名国际知名法律学者联署的公开信,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释放被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公开信谴责中国当局剥夺被捕人士的正常司法权利,并就由此可能产生的刑讯逼供以及其他非人道虐待表达严重担忧。

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指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民间维权运动受到空前规模的打压。这其中既有习近平对中共党内腐败侵蚀政权根基的担忧,也有民间维权活动对其垄断权力的阻碍。而近年针对独立媒体人高瑜、维权律师浦志强、女权活动人士、非政府劳工组织以及“709大抓捕行动”等事件的处理,更显示习近平当局对其所谓法治承诺的背叛:

“这种政治审判当然是违法的,不断的违法说明习近平政权完全不尊重法律。他认为,民间稍微一动可能就比当年腐败对他的权力影响更大,因此对民间大打出手。最终的结果是,他与民间越来越疏远,最后成为所有人的敌人。”

余文生律师则指出,中国当局近期指控民间维权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的罪名正日趋升级。根据中国《刑法》,“709事件”中十余名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的律师和维权人士最高可面临终身监禁的处罚。余文生律师强调,中国政府借以重罪指控威胁民间社会的举动,如不加以遏制,将导致中国的司法制度出现进一步的专制势态。

记者:何平/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