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学者说,西方这座自由主义灯塔在黯淡

2016-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日前发布卫星图片显示,中国在南海主权争议岛屿永署礁上建设的飞机跑道已接近完工。(CSIS Twitter)
图片: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日前发布卫星图片显示,中国在南海主权争议岛屿永署礁上建设的飞机跑道已接近完工。(CSIS Twitter)

有外国媒体发表中国大陆官方学者的观点认为,冷战后的西方自由主义潮流的影响力,因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而正在被削弱。但有海外中文学者表示,事实并非如此!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12月29日刊登该报编辑王昉的专访,题为《西方这座自由主义灯塔在黯淡?》,受访者是中国官方的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他谈到2016年一系列事件,包括: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胜选,成为候任美国总统;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问题;南海主权纠纷、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西方多国的反全球化和反移民潮流、以及强人崛起、以及中国在新的国际环境中、中美关系上、南海主权问题上应该采取的外交政策等问题。

专访说,2016年国际社会发生的对中国外部环境影响最大的,或许是川普当选下任美国总统;他当选后与台湾总统蔡英文直接通话、质疑“一个中国”原则、他选择军人进入内阁、要扩张美国海军等、都好像是在针对中国。但朱锋表示,他不是很同意“特朗普当选后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就意味着挑战‘一个中国’原则;他在中国议题上说了一些狠话,既意味着美中关系会迅速发生逆转”等这些说法。

朱峰说,这些是否会变成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还需要观察。因为短期看,中美都处在调试期。中国不应该对特朗普的言论做出极端反应,不要轻易下结论,而是了解观察,客观判断新对手。

朱峰还指出,特朗普虽然表示,要让韩国和日本承担更多军费,但这并不代表美国会削弱与韩日的同盟关系,而是要在新的基础、新的规则上强化与盟国的合作。朱峰认为,虽然“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些字眼可能不会再出现,但美国在亚太地区保持高度关注和深度介入的战略不会改变。但特朗普的做法和风格会跟奥巴马有很大不同。

旅美中国学人王康,就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关系的前景分析说:

“因为在贸易等一些问题上,美国对中国很不满,因此,特朗普就任后,可能对中国相当强硬。”

《金融时报》的专访还说,南京大学的的朱峰指出,在南海主权争议和国际仲裁裁决问题上,中国的南海权益主张需要更好地寻找法律依据。他建议,中国的南海战略要走出主权争议的简单化认识。如果中国坚持,南海主权争议永远寸土不让,中国的外交战略就会被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绑架。而任何谈判的本质是,有取有予,不能只是取而不予。

朱峰建议,中国大陆处在难得的机遇期,但首先需要客观认识中国还处在一个将强未强、崛起过程中的爬坡期,要保持战略定力,抵制诱惑,继续以国内开放改革为主。

朱锋还认为,冷战后,由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摇摆过,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再全球化、再国家化,和再意识形态化的新周期:1,再全球化:没有任何国家会真正反全球化,因为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共同体意识提升,世界已经凝成一个整体,不可能反全球化,但会出现“再全球化”的新规则。2,再国家化:各国国内不满声音加大,国家需要展现更强的能力,以保障利益在各阶层间合理分配。3,再意识形态化。

他认为,过去25年自由主义在西方赢得道德高地,成为深入人心的普世价值。如果西方国家成为民粹主义的倡导者,不仅会使得西方自由主义的灯塔黯淡,也会使世界各国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英国《金融时报》在12月29日发表的另一篇题为题为“自由主义已死?”的评论文章中,作者英国巴斯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尼克-皮尔斯指出,在英国脱欧、川普胜选和普京大出风头的2016年,自由主义已宣告死亡并被埋葬。反乌托邦哲学家约翰-格雷 (John Gray) 认为,自由主义已经曲终人散……残留下来的只有对未来的担忧。

有人还宣称,“后自由主义”时代来临。民族主义现在呈现出一种狭隘的面貌。威权及保守的民族主义者统治了世界许多地国家,包括东欧国家。自由主义政治节节败退,但现在还不到操心自由主义的葬礼仪式的时候。自由主义是一种包容度大而且充满韧性的意识形态,有着丰富多彩、多元化的历史。自由主义的核心始终是自由,即便当前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处于弱势,也有其它运动借鉴了自由主义的思想和能量。

旅美华裔退休教授冉伯恭则指出,其实,仅仅因为近来欧洲几个国家和美国的大选结果不尽人意,就认为自由主义死亡、或淘汰了,但现在就得出这种结论似乎为时过早:

“其实,自由主义是一个很得人心的政治理念和体制,它保障了人们的权益和为民众提供了参政的机会等。但近来欧洲几个国家和美国的大选结果不尽人意,使许多人很失望。因此一些人甚至认为自由主义已经死亡或淘汰了,但我认为,现在就得出这种结论,不免有点儿太轻率了。”

评论指出,源远流长和影响力巨大的自由主义不会轻易消亡,但要想再次兴旺,就要从反抗开始。在这些争斗中,自由主义可以摆脱冷嘲热讽者所说的,自由主义者不爱国、没根基、坚持自以为是的政治正确。要实现这些改变非常艰巨,但自由主义是具有弹性和适应力的信念,目前还不到宣布其死亡的时候。


(记者:希望;责编:嘉華)

 

评论 (4)
Share

安妮

悉尼

祝全球华人新年快乐!
毛左的暴力舞剧《红色娘子军》,受澳洲维省省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的邀请(不知他是否拿了江派人马的钱),将于今年2月在澳洲的墨尔本市的墨尔本艺术中心上演。希望全球华人帮助墨尔本华人,坚决抵制这场精神迫害。谢谢。

2017-01-01 05:39

匿名游客

中国的官方学者都是在放屁,他这边讲西方不好,等会他的儿子放在西方国家留学,他的老婆情妇移民在西方国家生活,中国的学者都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2017-01-01 04:13

竞选者

大陆

【感谢您的评论。所有评论需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管理员有权删除违反使用条款之污言秽语。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只要有这类限制存在,中共一定钻入其中。

2016-12-30 19:35

竞选者

大陆

不管什么东西方!凡是用黑暗封锁光明!那光明在暗总还是光明。凡是用独裁抵毁民主!那民主在弱总还是民主!主是用虚假掩盖真像!那真像最后还是真像!

2016-12-30 19:3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