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蓬佩奧演講:美中應該舉行意識形態對話


2019.11.01 19: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yt1031.jpg 2019年10月30日,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將本年度的赫爾曼·卡恩獎授予國務卿蓬佩奧。蓬佩奧在紐約出席頒獎禮時發表簡短講話,重點是美國和中國的雙邊關係問題。中國政府對該講話作出強烈反應。(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30號發表有關美中關係的演講,不但明白指出,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人民,中共高度敵視美國,更檢討美國政府過去爲了實行與中國的交往政策,犧牲美國的價值觀。相較於不久前副總統彭斯的演說,北京外交部的反應更激烈,原因何在?美國政府官員和國會接二連三地發表對華強硬的講話,或是出臺對中國不利的政策和立法,這是否意味着美中關係進入“涼戰”了呢?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爲此邀請在美國的獨立學者吳祚來,以及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討論。

 

 

 

問:當着前國務卿基辛格的面,蓬佩奧說,美國過去爲了執行與中國的接觸交往政策,犧牲了自己的價值。美國對中政策檢討啓動了嗎?美中開始“涼戰”了嗎?

吳祚來:現在中美關係已經發展到一個“節點”,這個節點首先是因爲中美經濟貿易巨大的不平衡,給美國帶來危機感,但中美經濟問題的背後是“政治問題”;利益背後則是關乎“價值觀的問題”。

中國如果不進行結構性改革,中國的“黨國資本主義”沒有根本性的變化,中美這種衝突會持續,它影響的不僅是中美經濟不平衡,還會影響整個世界和平格局,(中國不改革),整個世界和平格局都會被破壞,這種危機感,迫使美國正視中美之間新的戰爭方式,就是所謂的“涼戰”(cool war),以區別美蘇之間的“冷戰”關係。我曾經說過,這種戰爭方式爲軟戰爭、軟實力戰爭,也是持久戰,是“軟磨硬泡”的鬥爭方式。

李偉東:我基本同意吳先生的看法。我要補充幾點,第一、你提到,是不是已經開始“涼戰”?美國是否又開始反思?我認爲,美國是已經開始反思,且方向是正確的,把中共及中國人民分開,並且考慮到中國整個經濟輸出的模式包含政治價值的東西,這對美國及全球民主自由價值都有侵蝕與損害,這個方向上的反思,是對的。

但我要補充的是,不能說美國原來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或是完全否定過去。奧巴馬時代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就意識到這一點,而且某種程度上想甩開世界貿易組織(WTO)、自成一體,並抑制中國整個不符合WTO規則的貿易輸出方式。特朗普政府的前任就開始這樣做了,這個問題(美國)已經意識到了,只不過沒有特別明確表達出來,而特朗普政府明確表達後,可以說正式啓動所謂的“涼戰”。

但是,涼戰不一定不能發展成“冷戰”、甚至是“熱戰”,這需要觀察,要看兩國關係進一步的演化。

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 美國聰明破解民族主義

問:蓬佩奧還說,美國與中國人民有深厚久遠的友誼,但現在的中國共產黨政府與中國人民不同,美中關係正常化以來,美國行政部門罕見地把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區別對待說得這麼白,爲什麼北京回應特別生氣?會在中國內部造成什麼影響?

吳祚來:這是美國的一個策略與智慧。因爲,中國現在被共產黨煽動及洗腦成一個強大的民族主義國家,這種民族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的黨化教育,完全融爲一體,就是黨國、民族、人民、領袖,全都混淆在一起,形成中國特色的民族自豪感。這種民族自豪感,如果只去簡單地指責中國,就會造成中國民族主義者對美國的仇視。

現在,美國政府與菁英們把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以及中國與中共的概念區分開來,中國共產黨就特別不喜歡或害怕這種嚴格的區分,因爲中國想做的是黨國一體,把整個國家變成黨的一部分,完全侵蝕國家的基礎,這是一種新的“政教合一”或“軍政合一”,美國現在把它區分開來,它當然非常憤怒。美國下一步要做的是,要針對中共原教旨、共產主義思想及理論擴張與滲透的方式,做具體打擊。

李偉東:這是中共一貫以來的伎倆,把自己與人民綁一起,把一個黨和國家綁一起,綁成黨國、綁成與人民的利益共同體,就像剛剛祚來說的。

中國外交部之所以對蓬佩奧的講話很憤怒,是因爲副總統彭斯的講話,相對溫和,就像是對特朗普即將要與中國籤貿易協議做一個政策上的補充說明一樣,在中國看來,彭斯的講話,是要講給美國國內其他黨派與西方世界聽的,也就是雖然要和中國籤協議,但我們政策上還是有一些認知的,不會違揹我們的理念,像是解釋說明,對中國來說,總體還說得過去,沒有很憤怒。

但蓬佩奧是直指問題的實質,就是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切割開來,我也希望以後(美國的政策)能具體化,一定要說清楚,中國共產黨不僅不代表中國人民,還是反中國人民的,中國人民的人權及未來民主發展,都是被共產黨壓制的,如果沒有這種壓制,中國人民的創造性及民主自主選擇,就能發展,中國可能發展得更好,美國一定要公開說這樣的話纔行。

問:蓬佩奧提出美國看到的問題後,美國有何方法矯正,使得共產黨的政策不會違背美國利益?

美中領導人應進行意識形態國際對話

吳祚來:我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美國要公開地、坦誠布公地邀請中共的領導人,進行一個黨派之間的國際對話(李偉東:我完全贊成),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美國共和黨或兩黨代表的領導人,直接就意識形態問題,進行一個公開對話,把它講清楚。

要問共產黨,是不是要放棄顛覆資本主義世界的夢想?這個問題,你要不要改變?妳如果不改變,我們會怎麼辦?必須把這個根本性的問題,搬到檯面上來,那中國共產黨要不要兌現1945年的承諾?

當時,美國爲什麼不滅中共,就是因爲中共的這些承諾。美國當時才平衡了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關係,特別是在關鍵時刻,放棄了國民黨。如果共產黨當時就是一個這麼專制的政權與黨化的軍隊,美國當時就會滅掉你。所以,美國應該從歷史角度,從二戰到冷戰,和中共進行一個對話,把歷史問題及意識型態問題,徹底搞清楚。

問:公開對話,有可能嗎?

李偉東:現在可能性不大。因爲特朗普上臺就已經明確宣佈,他不會爲價值觀而戰,這恰恰就是他政策出現偏差的原因。

美國是全世界的民主燈塔,你一上來就說,我自己只管美國的事,這有沒有道理?也有道理,因爲你做爲美國總統,當然要管美國的事,但是,美國從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就一直在管全世界的事,而這可不是免費的物質與財富付出。就是因爲美國是全世界民主燈塔及民主高地的地位,美國才吸收了全世界的菁英人才,纔有後來美國的繁榮發展。

還有一點需要反思的是,因爲美國是兩黨制,特朗普政府往往否定前一個政黨的執政方式,完全顛倒翻過去,這種西方民主下的“翻烙餅”,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其實,對美國政策的延續性是有損害的。

不能說你一上臺,就站在共和黨的立場上,批評美國民主黨是白左啊、對中國縱容,還說原來的理論認爲幫助中國的經濟發展、會帶來民主發展是完全錯了,現在就下這種結論,我認爲還太早了。

 

記者:鄭崇生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