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人民上街護女權 唐山事件民衆去哪兒了?

2022.09.21 16:5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伊朗人民上街護女權 唐山事件民衆去哪兒了? 2022年9月20日,在伊斯坦布爾伊斯特克拉爾大道上,在支持艾米尼的示威活動中,一名抗議者手持艾米尼的畫像。
Photo: RFA

近日,伊朗一名年輕女性因爲違反伊斯蘭衣着規範,而被警方拘捕、毆打,最後傷重身亡。此事引發伊朗全國民衆的強烈抗議,軍警在鎮壓抗議羣衆過程中已造成三人死亡。反觀中國唐山燒烤店打人案與鐵鏈女事件,雖然老百姓在社羣上聲援女權,卻不見民衆走上街頭抗爭。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中國與伊朗這樣的差距?

9月20日,伊朗年輕女子瑪莎·阿米尼(Mahsa Amini)在警方拘留期間死亡,此事導致了民衆在全國各地抗議。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婦女在抗議中脫下頭巾並大喊“獨裁者死亡”,其他人則大喊“正義,自由,不要強制頭巾”。伊朗當局的鎮壓目前已經造成3人喪生,250人被捕。

據卡塔爾半島電視臺(AL Jazeera)報道,22歲的阿米尼在16日因爲“着裝不當”而被德黑蘭道德警察逮捕。自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以來,道德警察對女性的服裝審查越發嚴格,比如要求女性遮住頭髮,並穿寬鬆的衣服,若是不符合規定便會被警方打擊、騷擾和拘留。

聯合國官員:阿米尼在拘捕時被毆打

針對阿米尼的逝世,警方聲稱,她是在拘留過程中“突然心臟衰竭”,而沒有在警局受到肢體傷害。然而,阿米尼的父親表示阿米尼生前身體健康,同時,警方花了兩個小時纔將阿米尼送至醫院,診療錯過了黃金救援時間,因此德黑蘭警方應該要爲阿米尼的死負責。

聯合國也高度關切阿米尼的離世和伊朗當局對抗議人士的鎮壓,根據英國BBC報道,聯合國人權事務副高級專員娜達·納西弗(Nada Al-Nashif)稱,警察用警棍打擊阿米尼頭部,再將她的頭部撞向車輛才導致阿米尼昏迷。

2022 年 9 月 21 日,在伊朗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總領事館外,抗議者手持艾米尼的畫像。(法新社)
2022 年 9 月 21 日,在伊朗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總領事館外,抗議者手持艾米尼的畫像。(法新社)

即使伊朗因爲遵循伊斯蘭律令而民風保守,但阿米尼的離世仍引起伊朗舉國民衆羣情激憤。反觀,中國在鐵鏈女事件和唐山打人事件後,雖然有批評的聲浪在社羣平臺上發酵,街頭上卻不見民衆爲女權抗爭的身影,令外界納悶爲何有如此大的差別?

在美國的“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在接受採訪時告訴本臺記者,上街抗爭與否與兩國的傳統文化差異有關,伊朗雖然保守且以男子爲尊,但是伊朗民衆對於與宗教無關的社會壓迫仍具有反抗精神。

此外,張菁提到,伊朗在前國王時期,婦女的服裝西化,自由且不受束縛,民衆體驗過自由的日子,再加上近年伊朗的民生潦倒,因此,阿米尼事件便成爲導火線引爆人民對統治者的不滿。

中國民衆不敢上街頭和傳統文化有關

張菁表示,反觀中國傳統文化頗具“利己”思想:“( 中國人)不會輕易的把自己暴露出來讓自己的利益受損。”她指出這是基於民衆對中國共產黨迫害的害怕,同時,也是中國文化長期灌輸的思想。她說:“所以人們不會輕易走上街頭,爲了其他人走上街頭,除非他們自己被搞得火大了,不到那個關頭很少有集體上街的。”

至於唐山事件與鐵鏈女事件等個人利益受侵害的社會案件,張菁表示,民衆最多就是網上發洩、紀念,而中共也知道民衆需要發洩管道,以避免民衆上街,因此,中國會適度開放互聯網,允許羣衆對議題討論。

害怕中共威脅也使人民不敢上街

前青海省政協委員王瑞琴在接受採訪時則告訴記者,兩國民衆所採取的行動不同是因爲即使中國和伊朗都是威權國家,兩國政權在本質上仍有不同:“伊朗是有限專制,而中國是絕對專制。”因此伊朗民衆有基本權利可以集會,民衆也不能接受警察對婦女的迫害。反觀,因爲中國是絕對獨裁的國家,人民沒有任何的自由,所以當鐵鏈女、唐山打人事件發生時,連當地的婦聯都不敢發聲。

記者:唐緣媛    責編:梒青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2-09-22 04:18

伊朗和俄羅斯的韭菜竟然可以自由地上街而遊行示威?它們還是獨裁國家嗎?其“民主”程度簡直要比西朝鮮的中共國和東朝鮮的北韓國高出了1萬倍還要多! 因此, 若伊朗和俄羅斯成爲中共國小弟的話, 那豈不就是習包子強行地把人家給抹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