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屆北京奧運差別巨大 北京不再取悅世界

2022.01.24 15:3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兩屆北京奧運差別巨大  北京不再取悅世界 2022年北京冬奧標誌與中國國旗
路透社圖片

下週就要開幕的北京冬奧會讓外界不斷閃回對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的記憶。作爲第一個舉辦夏季奧運會和冬季奧運會的城市,北京在這兩屆奧運會前的準備和局勢卻有很大的差別。觀察人士認爲,中國不斷惡化的人權狀況已經讓世界對中國走向民主不再抱太大的期望。



2008年暑假的時候,北京正在舉行奧運會。當時正被軟禁在北京回龍觀家中的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講師滕彪想去離家不遠的地方看一場自行車比賽。他爲此向監管他的警方提出了申請,卻被駁回。

那場沒有看成的自行車比賽

滕彪向本臺回憶說,“我當時就是試一下自己會受到什麼樣的限制,果然警方就不讓我看。”

就在此前一年,滕彪和同在北京的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共同撰寫了一篇揭露中國人權狀況的文章《奧運前的中國真相》,在本臺的網站上首發。胡佳因此在當年底被捕,滕彪爲胡佳辯護,在2008年2月被警方拘留了兩天,並很快被吊銷律師執照。奧運會舉行期間,警方怕滕彪出去給政府找麻煩,便把他軟禁在家中。

但滕彪和當時很多人一樣,對中國政府還是抱有期待的,“08年的時候中國還是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一些認可,至少在形式上它也作出了一些讓步、一些改變,比如它說在奧運會期間要開闢一些地方,可以去申請遊行示威。”

同一時間,河北唐山的訪民王立華正在精神病院照顧母親。他的母親因爲工作和生活上的不公待遇常年上訪並遭到政府迫害而精神失常。

王立華雖然對奧運會不感興趣,但他承認當時中國政府正在對一些維權案件作出糾正,“(08年奧運會)前期政府做了大量的維穩工作,解決了好多積案。但有的還是不能解決,因爲涉及到當官的,雖然小的積案解決了很多。他們就是安撫人心嘛,就是所謂的中國以嶄新的形象亮相於世界。”

因爲王立華家是老上訪戶,他們所住的唐山市豐南區區長還在奧運期間專門來找王立華談話,“他當時找過我,問我有什麼問題需要政府幫忙,實際上就是變相的維穩,就是怕我去北京。”

2008年北京奧運的主場地“鳥巢”(美聯社圖片)
2008年北京奧運的主場地“鳥巢”(美聯社圖片)

世界從期待到失望

儘管如此,2008年的夏天,北京與世界的和諧關係似乎正處於前所未有的頂峯。

滕彪說,“從國際上來講,08年國際社會對中國還是抱有期待;那個時候,國際社會對中國還是更多地擁抱接觸政策。”

但在一片盛世景象的背後,很多東西正在發生改變。滕彪在北京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從2003年開始在中國政法大學任教。此後的十年,他以律師的身份頻繁出現在中國大大小小的人權事件中。

對比2008年夏季奧運會和即將召開的北京冬奧會,滕彪認爲今天中國的人權狀況可以在2008年找到端倪,“像維穩等鎮壓公民社會等方面的做法,有一些從08年奧運會就開始了。中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以及中國國內的一些情況,08年和現在很不一樣,但有些學者認爲轉折在08年奧運會就發生了。”

國際社會目前關注的很多中國人權事件都發生在2008年夏季奧運會之後,2009年開始連續一百多位藏人爲了爭取宗教自由而自焚;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案;新疆拘禁上百萬維吾爾族人等穆斯林少數族裔;香港街頭民主運動被嚴厲鎮壓並開始實施港版《國安法》等等。

因爲這些嚴重的侵犯人權的狀況,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等多個民主國家先後宣佈對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

滕彪的判斷更加嚴重,他說,“現在呢,接觸政策基本是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拋棄了。”

國家奧委會卻表示要在所有國際政治問題上保持中立,雖然他們在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的安危問題上實際上幫中國下了臺階。

中國方面似乎並不在乎西方國家的這種態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
趙立堅在記者會上說,美國的外交抵制是自作多情、譁衆取寵和政治操弄。

美國《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用醒目的標題對中國的這種態度進行了註解:《不再取悅世界:一屆展現習近平全面願景的冬奧會》。

展現這種願景的做法在冬奧會上比比皆是。冬奧會的主要比賽場地張家口雖然乾旱,但通過人造雪解決了下雪少的問題。冬奧會前夕新冠病毒的變體奧米克戎的傳播也在提速,中國於是把運動員、服務人員和記者隔離在比賽場館和服務區組成的三個大“泡泡”中,並要求呆在“泡泡”裏的幾千人每天接受咽拭子檢測。就連空氣污染最爲嚴重的冬季,在北京也經常可以看到藍天,因爲關閉了很多煤廠、遷走了一些重工業企業。

試圖再現“奧運藍”的北京冬奧(美聯社圖片)
試圖再現“奧運藍”的北京冬奧(美聯社圖片)

死氣沉沉的街頭和靜默的廣告商

北京夏季奧運會和這屆冬奧會在民衆和商界的態度上也有很大的差別。

身在唐山的王立華明顯感覺到,因爲冬奧會在比鄰的北京舉行,唐山的疫情管控措施也趨嚴了,“現在辦什麼事都不方便,就是通過疫情來控制老百姓吧。”

更重要的是民衆對冬奧會的態度明顯不如08年夏季奧運會時那麼熱情,“冬奧會,現在大家也不熱情啊,不像08年奧運會。08年奧運會的時候,大家街頭巷尾都在聊,現在誰談啊?談的話就是物價、疫情,就這兩件事。冬奧會怎麼樣,沒人聊這個。”

保持靜默的不僅是中國的民衆,還有另一個對奧運會來說非常關鍵的羣體,國際廣告贊助商。本可以利用冬奧會進行大規模廣告推廣的頂級跨國公司現在卻顯得靜悄悄。Visa、寶潔和可口可樂等十三家頂級奧運贊助商在北京冬奧會前夕平靜的營銷活動被外界認爲與以往幾屆奧運會形成特別鮮明的對比。

美國《華爾街日報》在報道中指出,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批評和對冬奧會的外交抵制讓這些公司陷入兩難境地。言下之意,這些公司既不想因爲大做廣告而被認爲在人權問題上支持中國的立場,也不想撤出對奧運會的贊助而得罪中國。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