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可能舉行 中國的角色到底是什麼?


2018-06-01
Share
ckd1.jpg 資料圖片:中國外交部辦公大樓。中國在美朝關係中的角色受人關注(Public Domain)

特金會有可能不久在新加坡舉行。朝鮮與韓國也彼此走得更近。但在朝鮮問題上起着關鍵作用的中國卻不見身影。那麼,中國在朝核談判中到底具備一個什麼角色呢?

特金會一波三折,有可能不久在新加坡舉行。韓國總統文在寅的加入,更給這次會晤增加了看點。與此同時,朝鮮與韓國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在本月底就軍事問題進行磋商。在一直在朝核問題上舉足輕重的中國雖然此次沒有加入會談,但它的角色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緊密關注和猜想。

前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Gary Locke)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對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角色予以了肯定:

“中國在朝核問題上一直是關鍵角色,鼓勵朝鮮和美國直接會談,並且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一直如此。中國也很高興看到這個會談即將發生”。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員帕特麗夏•金(Patricia Kim)告訴本臺記者,中國希望看到會談的發生,希望朝鮮能逐漸改變,

“中國很高興看到朝鮮表示願意會談,並且願意轉向經濟發展,這是中國一直以來對朝鮮的期望。中國希望朝鮮變成一個穩定的威權主義國家,並且能穩定發展,這與北京的利益一致”。

作爲1953年朝鮮停戰協定的三個簽署方之一,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重要角色一直爲美國所倚重。

但朝鮮勞動黨主席金正恩突然於5月7日飛到大連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之後金正恩對美國的語氣變得強硬。特朗普因此宣佈取消特金會,還公開質疑中國對朝鮮可能施加了負面影響。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研究員邁克爾•馬紮(Michael Mazarr)認爲特金會實際上對中國是有利的,

“中國不大可能直接遊說朝鮮去對美國採取強硬立場,威脅到會談本身,因爲這個會談對中國有利。再說,朝鮮從來不會完全按照中國的說法去做。”

哥倫比亞大學維澤赫德東亞研究所教授查爾斯•阿姆斯特朗(Charles Armstrong)則認爲,

“中國仍然希望朝核問題的緊張態勢能夠(通過會談)得到緩解,並且朝鮮能夠明確表達非核化的願望”。

一個穩定的朝鮮對中國來講,有很多利好。在歷史上,中國也一直堅持朝鮮和美國直接會談。但朝鮮重要的戰略位置,對於中國的地緣政治增添了複雜性。特金會的各種可能性,使得北京政府不得不提前準備。

從三月底到五月初,習近平與金正恩連續兩次見面,這在中朝關係歷史上是破紀錄的。輿論普遍認爲,這兩次會晤所體現的是中朝雙方彼此需要,而中國主要擔心在本輪朝核會談中被邊緣化。

美國智庫外國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費利克斯•張(Felix Chang)認爲,中國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的,

“朝鮮在很多年中是中國的一個安全屏障。所以中國完全有理由把朝鮮置於它的影響力之下。中國擔心,如果美朝會談有良好結果,朝鮮有可能從其他渠道,包括南韓、日本和美國等國家取得它需要的資金,這會削弱中國的影響力。”

但駱家輝認爲,中國的地位依然非常重要,

“中國會在朝鮮恢復經濟活力方面擔當重要角色,更會在朝鮮安全問題上擔任關鍵角色”。

位於華盛頓的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資深研究員孫雲告訴本臺記者,

“我不認爲中國會非常被動,因爲中國仍然是朝鮮停戰協定的簽字方。大部分對這個問題有了解的人都不認爲,特金會會在這個問題上有突破,那麼未來朝鮮需要的安全保障,仍然要中國來提供。”

但朝鮮對中國有各種擔心。近年來,中國在地緣政治上逐漸高調和強勢,在國際上引起警覺。近在咫尺的朝鮮自然免不了擔心。費利克斯•張認爲,朝鮮願意與美國談判,部分也是出於對中國勢力崛起的擔憂。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先生在回答本臺記者提問時,也指出了朝鮮的顧慮,

“它擔心的是,一旦朝鮮棄核,北京會對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尤其是北京離它那麼近,也可能把它幹掉,促成內部的某種改變,建立起更親北京的政權,建立起一個傀儡等等”。

美國可能完全理解中國對朝鮮的重要性,以及朝鮮對中國的擔憂。所以,美國需要與中國進行某種程度的合作。

帕特麗夏•金認爲,美國依然把中國看做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夥伴,

“從目前來看,中國在“最大壓力”政策的經濟方面扮演着一個關鍵角色,這是由中朝經濟貿易的體量決定的。”

“最大壓力”政策是特朗普政府開始對朝鮮採取的政策,以對朝鮮的強力制裁爲手段,迫使朝鮮坐到和平談判桌前。從目前來看,朝鮮願意參與朝美會談,也正是因爲中國在過去幾個月堅持了對朝鮮的經濟制裁。

但與此同時,美中之間的貿易爭端爲朝核談判增添了複雜性。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多次對外稱,如果中國幫助解決朝核問題,就可以和美國在貿易問題上獲得更好的條件。但這兩個問題的關聯性,並沒有受到廣泛的認可。

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龍興春博士則認爲,中國的立場與特朗普的立場不同,

“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中國跟美國是一致的。這是戰略問題,中國不會拿這個去做交易。”

邁克爾•馬紮則認爲,從戰略關係的角度看,這樣的兩個問題可能存在關聯,但放到美中目前的關係上看卻未必,

“到目前爲止,這兩個問題看起來沒有太大的關聯,大致上還是它們按照自己的邏輯展開的”。

帕特麗夏•金也建議美國政府把貿易和朝核問題分開來,她認爲美國政府應該告訴北京,中國應該在朝核問題上幫助美國,因爲這不僅僅是在幫助美國,也是中國自己的利益。所以,應該把兩個問題分開來。

雖然特朗普與金正恩即將在6月12日舉行會晤,但就在5月29日,白宮發表聲明,美國將對價值500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含有產業重要技術的商品徵收25%的關稅。這似乎表明,美國在美中貿易上的態度並未受進展順利的朝核會談影響。

(記者:王允 編輯:申鏵)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