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高官谈中国外交关系的挑战与机遇

2020-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外交部大楼(美联社)
中国外交部大楼(美联社)

中国政府在处理新冠疫情和香港问题上的种种作为,让中国在外交关系上备受挑战。日前有美国国防部前高官在研讨会上指出,其实中国有机会缓和局势。

“美中关系现在正处于文革以来最差的时期,”美国国防部前亚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施大伟(David B. Shear)日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视频研讨会上开诚布公地这样为美中关系定位。

 

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前助理部长施大伟(David B. Shear)(美联社)
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前助理部长施大伟(David B. Shear)(美联社)

 

中国的外交危机

施大伟解释说,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后,美中之间很快就恢复了接触,商贸关系也不断增长。但现在,美中之间严重缺乏互信。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中之间互相指责对疫情负有责任,这对双方的关系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最近,曾一度沉寂的香港问题又横梗在了美中之间。中国全国人大不久前通过了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决议,美国政府反应强烈。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并且将实施一系列的制裁措施。

施大伟指出,“美中两国的高级官员现在缺少直接的沟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中国外长王毅之间的沟通就很稀少。我估计他们的对话会尖锐对立。”

他分析说,中国政府执行的“战狼”外交恶化了美中之间的关系。除了前述提到的因素外,中国在南海异动频繁,对台湾问题也非常高调。

“(中国政府)所有这些举动都有应对国内压力的动机,但他们却把这种压力在前述外交关系上释放,这只能说明中国对美中关系越来越没有信心。”

但中国的种种反应却成为了美国总统选举的热门话题。施大伟感觉到,中国话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收到如此多的关注和讨论。

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不断宣称要对中国政府和企业采取各种惩罚措施;另一方面,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则指责特朗普“雷声大雨点小。”

施大伟分析说,即使是民主党最后赢得了总统大选,他们也不会放宽对中国的关税措施,而很可能继续美中贸易协定的第二轮谈判。民主党也不大可能放松对中国的技术输出限制。

 

 

中国的外交机遇

但施大伟认为中国仍然可以改善和稳固其外交关系。他对中国政府在香港、台湾问题上提出了两点建议,“中国在中短期内能做的事情,是让香港在今年秋季立法会举行自由选举。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将表明中国对香港的立场到底有多强硬。”

他还指出,在台湾问题上,中国应该显示出对所谓九二共识的灵活性。

与此同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东亚项目主任肯特·凯尔德(Kent Calder)教授在研讨会上指出,中国通过疫情改善了在欧洲的国际关系。

“如果你看看东欧,看看意大利、希腊和地中海地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防疫协助。尤其是意大利,中国提供了很多的个人防护用品给他们。”

他认为,虽然意大利的病毒最早是从中国输入的,但这方面的负面情绪已经大为减少。而意大利的政客们出于战略的需要,也和中国保持了紧密的关系。因为同样的原因,中国实际上改善了和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地缘政治互动。

施大伟同意这种观察,同时他也指出,中国的疫情外交在东南亚地区也比较有效果,“中国和东盟国家在防控新冠疫情的事务上,已经举行了多次高层官员的会谈,包括外交部长级别的会谈。中国外长王毅还提议和东盟国家举行国家元首级别的会晤。”

他认为,鉴于中国为东盟国家提供了不少防疫物资,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外交关系得到了巩固。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