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表態要加強金磚合作 是來拉墊背的?

2024.06.11 15:42 ET
王毅表態要加強金磚合作 是來拉墊背的? 2024年6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前左)在俄羅斯出席金磚國家外長會晤。
路透社圖片

近日有消息傳出,即將召開的七國集團峯會將就中國在俄烏戰爭中援助俄羅斯的行爲,對中國小型銀行發出警告。而中國外長王毅日前在俄羅斯出席金磚國家外長會晤時高調錶示,金磚國家應充分發揮"大金磚"的戰略意義和政治效果,形成新型多邊合作機制。王毅爲什麼急於表達這種姿態?這種表態的實際意義何在?

在王毅的這個表態之前,中國所面臨的國際壓力不僅來自於七國集團可能對中國小型銀行發出警告的消息,傳聞多時的歐盟對中國電動車加徵關稅的信號也越來越強烈。上週一,歐盟官員已經通知中國電動車製造商,要做好在7月4日加徵臨時關稅的準備。而更早時候,美國已經在5月宣佈將從中國進口的電動車關稅從25%升至100%。雖然目前,美國市場上還看不到中國生產的電動車。

拉來墊背的

這些消息表明,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近期正經受着越來越大的壓力。王毅此時在金磚國家外長會晤上表示要加強金磚國家的合作,讓外界引起了警惕。

路透社在相關報道中強調,金磚國家的合作主旨就是爲了對抗西方在世界秩序中的主導地位。該組織在最早階段的成員是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等五國,今年初由於埃及、阿聯酋、伊朗和埃塞俄比亞加入,金磚國家進一步擴大。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對記者分析說,中國希望加強金磚國家的合作,並且有不同階段的目標,“長遠的規劃看,應該是爲了能和西方的經濟體系和世界貿易組織分庭抗禮;短期來看,似乎是爲了在受到制裁的情況下能繼續發展經濟。”

美國艾德菲大學文理學院院長、政治學教授王維正則指出,王毅的這種表態顯示出中國政府的焦躁心態,“馬上會面臨歐洲和美國高關稅的抵制,不但會影響到中國以出口爲主的發展策略,甚至有可能影響到中共政權的穩定性,”所以中國是爲了拉這些金磚國家來撐腰、來墊背。

被稱爲“金磚之父”的英國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在2001年首次提出“金磚”概念。這些年,奧尼爾在不同的國際會議上仍然積極倡導金磚國家的成就。而中國、俄羅斯等國家的媒體也多次在相關報道中強調,擴容後的金磚國家經濟總量已佔全球的三分之一。並且,王毅在週一的講話中開篇就提及,金磚國家佔全球人口近一半、全球貿易五分之一,經濟總量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已超七國集團。

金磚國家外長會議2024年6月10日在俄羅斯舉行(路透社)
金磚國家外長會議2024年6月10日在俄羅斯舉行(路透社)

並不會太有效

但外界對金磚國家合作的實質意義仍有很多質疑。王維正分析說,金磚國家能走在一起是因爲有公約數,“現在金磚的九個國家共同的出發點是希望能集體在全球事務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金磚國家內部關係還有很多問題,“它的結構還相當鬆散,而且成員國之間還有相當多的衝突。”

值得提及的是,作爲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創始國的印度,與中國在邊界問題的衝突長期得不到解決。2020年,雙方在拉達克(Ladakh)東部地區發生邊界流血軍事衝突後,到今年2月已經舉行了多達21次的軍長級談判,但至今仍沒有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

而在中國和俄羅斯之間,雖然自俄烏戰爭以來,兩國的經濟合作比此前一段時間有顯著加強,但雙方在這種合作中的矛盾也顯而易見。據英國《金融時報》上週報道,中俄“西伯利亞力量2號”(Power of Siberia-2)大型天然氣管道協議目前已經陷入僵局。莫斯科認爲,北京在價格和供應量上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

謝田分析說,金磚國家之間實際上的共性並不多,沒有太多真正有機的、互利的聯合,“比如中國和印度,在政治上、戰略上很對立。中國和印度實際上是處於競爭的一種情況,供應鏈、產業鏈離開中國後,很多(企業)都跑到印度、越南這些國家去了。”他強調,金磚組織成員國實際上都是發展中國家,都在爭奪市場和投資。

謝田認爲,在中國和俄羅斯之間因爲俄烏戰爭的背景存在一定的互補關係,“這是因爲歐美對俄羅斯進行封鎖,所以原來那些來自歐洲的工業品,包括汽車、電子產品等,俄羅斯拿不到了,它只能從中國拿到,而中國需要俄羅斯的能源。”但他強調,中俄之間的這種合作還是取決於俄烏戰爭的進程。

獨立學者、總部位於紐約的智庫美中國際商務高級研究院院長夏善晨也認爲,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合作是取決於現實的需要,“比如說,中國的油氣供應問題很大,它就會對俄羅斯的依賴性會高一些;反過來,俄羅斯對中國對它的支持有更多的依賴性,它對中國也會有更多讓步,”這就是大國之間的博弈關係,相輔相成,所以中俄之間合作發生變數的可能性還是很大。

2024年6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左)會見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美聯社圖片)
2024年6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左)會見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美聯社圖片)

抱團取暖

中國在俄烏戰爭期間對俄羅斯提供支援的做法,一直受到西方的警惕。這次七國集團將對中國小型銀行提出警告的消息,是西方首次對中國採取明確的行動。但上述消息也指出,七國集團可能不會在峯會期間就對中國採取懲罰措施,包括限制中國銀行參與SWIFT國際支付體系,或是切斷其獲取美元的管道。

夏善晨指出,這對中國是一個重要的警示,“因爲中國更需要與國際社會的合作,特別是金融,與美國的SWIFT在中國的合作。在目前的壓力之下,中國應該放棄自己固有的觀念,應更多與世界合作。”

但夏善晨補充說,七國集團雖然發出了警告的信號,但具體能做到哪一步還難以預測。因爲七國之間也有統一性的問題,七國是否能真的聯合起來制裁中國則有待觀察。例如德國,可能考慮到與中國的關係,在行動上或許也會有鬆動。

記者:王允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