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已成火药桶?专家支招用国际法解决

2020-08-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南海已成火药桶?专家支招用国际法解决(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南海已成火药桶?专家支招用国际法解决(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在南海形势日渐紧张的背景下,近日中国军队接到命令,若与美军冲突,不开第一枪,不升级冲突。与此同时,日前有美国专家建议,美国及南海诸国用国际法解决争端。

近几个月以来,南中国海的形势越来越眼花缭乱, 火药味渐浓。美中两国的军机频繁在从南中国海到东海的广大区域出现对峙局面。

 

 

南海战争氛围越来越浓?

据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网站8月12日消息,中国驻新西兰吴玺大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暗指美国说,“个别国家”的军机今年上半年在南海地区活动超过两千次。

有中国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则在日前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海军陆战队,甚至是美军总部,正在透过媒体鼓吹中美在南海一战,因为这有利于提升这些部门在美国南海战略中的地位。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得到的消息,中国政府已经命令军队在美中军事对峙的情况下,不开第一枪,不升级双方的冲突。报道认为,这是为了降低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

在战争氛围似乎越来越浓的背景下,日前有美国专家共同呼吁,通过国际法的多边机制来解决南海问题。

中国在南海海域人工岛屿上修建的民用和军事设施(美联社)
中国在南海海域人工岛屿上修建的民用和军事设施(美联社)

 

国际法机制最有效 美国还需努力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史塔克顿国际法中心(Stockt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教授克拉斯卡(James Kraska)8月12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指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14日就南海问题发表的演说表明,美国政府有决心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南海争端。

克拉斯卡分析说,“国际法是由国际社会共同做出权威性裁决的过程,它完全取决于国家之间的互相接触和合作。”他认为,美国政府在利用国际法方面做得还不够,

近几年以来,美国政府在处理国际争端上较多强调自身的立场。今年初,有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份行政令草案中提出,如果不按美国的想法进行调整,将考虑退出规模达1.7万亿美元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政府采购协定(GPA)。

特朗普总统就任期间,类似“退群”的做法和说法已经发生不止一起。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初,他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新加坡国立大学国际法中心主任罗伯特•贝克曼(Robert Beckman)教授也在会议上指出,依靠国际法应是美国的选项之一。

他暗示,现在的形势对美国及其伙伴国家解决南海争议是有利的,“不仅是东南亚国家越来越主动提出国际法裁决中的条款,而且还有两个大国参与进来,现在还有澳大利亚也在内。”

他观察到,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在国际场合越来越频繁地引用国际仲裁庭2016年7月12日就中国和菲律宾的南海争端作出的裁决。这个裁决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有利于菲律宾的。

海军战争学院的克拉斯卡教授强调,国际法可能是解决南海争端最有力的工具,“尤其是国际法中体现的‘普世价值’,这恰恰是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应该把国际法及其普世价值看作是一种力量的要素,它们可以帮助带来安全和稳定。”

他分析说,冷战时期,1975年签订的“赫尔辛基协议”(包括美苏在内的37个国家签订)可以借鉴。这一协议把人权等基本价值包括进来,以此来监督苏联等国家内部的人权等状况,并维系美苏战略平衡。克拉斯卡认为,美国也完全可以用相似的机制来监督如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

中国媒体财新网站日前的一篇评论文章也指出,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议》,为美苏战略军备控制和管控分歧冲突提供了有效的机制保障,使冷战一直维持在“冷”的状态。

在南海进行军事演习的美国航母战斗群(美联社)
在南海进行军事演习的美国航母战斗群(美联社)

 

不是要选边站

实际上,蓬佩奥在7月的南海演说中,除了首次声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声索完全非法外,也一再强调要用国际仲裁庭等国际法机制来解决南海争端,这也符合南海各方的利益。但贝克曼教授提醒,这不等于说其他国家要选边站。

“那些期待东盟选边站的人可能会失望。东盟国家,无论是作为一个有共识的整体,还是个体国家,都不会明确选择倾向于双方的任何一边,至少是在大国对抗的过程中。”

新加坡《海峡时报》在蓬佩奥发表南海演说当天有一篇报道指出,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南海周边国家,将继续推动与中国发展双边关系,促进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不会在大国之间选边站。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