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拜登的對華政策有何異同?


2020-10-22
Share
xx1022.jpg 資料圖片: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特朗普(左)與拜登參加9月29日舉辦的首場電視辯論(美聯社)

美國共和黨人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與民主黨人喬·拜登(Joe Biden)將於10月22日晚,就新冠疫情、國家安全等話題展開大選前的最後一場電視辯論。美國兩黨都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政策,但是在具體做法等枝節上也存在着一些分歧。

據路透社報道,美國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21日在一場視頻會議中稱中國是世紀威脅,意圖“在所有領域尋求主導地位”,還打算“壟斷對本世紀至關重要的每一個行業”。

在收緊對華關係上,特朗普和拜登達成了罕見的一致立場。隨着美中關係跌入冰點,曾在奧巴馬時代積極倡導“接觸政策”的拜登開始對中國展露強硬姿態。今年4月他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上發文指出,中國是一個特殊挑戰,美國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在給本臺的郵件回覆中表示,兩人目前都承認中國威脅,但選擇了截然不同的解決路徑:

“特朗普和拜登兩人都承認中國對美國構成威脅。特朗普試圖以單邊主義的方式應對挑戰,而拜登期望與盟友密切合作,發展更爲有效的對華政策。”

葛萊儀反對特朗普近期試圖將抗疫不力的責任轉嫁給中國, 對拜登當選後恢復美國的國際領導力和聲譽保持信心。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視頻截圖)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視頻截圖)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宮高級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則在昨晚美國公共電視網(PBS)舉行的辯論中,預測拜登會在當選後再度向中國屈膝。他批評拜登對特朗普的貿易框架亦步亦趨,沒有和其他民主黨人在外交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的政策保持步調一致。

“讓人難過的是, 副總統拜登二月曾用‘暴徒’形容習近平。這不是一個政治家的風範。在我看來, 如果拜登當選, 如果他想(在任期內)有所進步, 他會打退堂鼓, 併爲此向習近平道歉。”

 

 

貿易政策的分歧

在經貿政策上,特朗普和拜登都希望減少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儘快將關鍵產業鏈和工作機會轉移回美國本土。

特朗普在任期內掀起對華貿易戰,並曾表示不排除“脫鉤”可能。特朗普團隊在第二任期議程中,承諾將通過向美國公司提供稅收抵免,吸引100萬個製造業崗位從中國遷移回美國。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上週一在哈德遜研究所出席活動時,再度譴責中國犯下竊取知識產權、出售毒品芬太尼等“八宗罪”。

在今年一月份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中國承諾加大對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採購,但對國有企業的補貼、技術轉移等根本性問題仍待解決。如果特朗普連任,他可能會尋求達成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後續協議。

拜登則批評特朗普的關稅政策是“魯莽的”,“災難性的”,傷害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有待“重新評估”。他承諾在簽訂任何新的貿易協定前,先通過加強國內投資、創新和壯大中產階級規模來提升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

美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ila Harris)在第一次副總統辯論中指責特朗普輸掉了貿易戰,導致“美國失去了三十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農民也經歷了破產。”

科技政策有廣泛共識

特朗普和拜登在科技競爭領域存在不少共識,都認同要遏制中國科技公司的崛起,批評中國的技術轉讓和盜竊知識產權。

特朗普在任期內加大審查中國對美國公司的收購、撤回有軍方背景的科研人員簽證,併發起一場旨在保護美國電信和科技基礎設施的“淨網行動” (Clean Network)。

特朗普對中國企業採取了大刀闊斧的清理行動,對微信、TikTok 等互聯網巨頭頒發行政禁令, 將華爲、中興等企業列入實體名單,並積極遊說盟國禁用華爲5G設備。

拜登的選舉團隊同樣承諾要維持美國在科技上的全球領先地位,加大聯邦政府在人工智能、5G、電動汽車等領域的投資,並防止中國的網絡攻擊和間諜活動。

拜登強調國際合作

在特朗普任內,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巴黎氣候公約,廢止了伊朗核協議。特朗普政府宣佈明年7月將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同時也繞過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貿易爭端機制向他國加徵關稅。

與此同時,中國在國際舞臺上扮演着更加活躍的角色。在聯合國的15個機構中,有四個機構是由中國官員擔任領導,並且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1日,奧布萊恩在《外交事務》發文批評中國“利用這些機構的領導人來籠絡國際組織,讓其鸚鵡學舌,並在他們的設備中安裝中國的電信設施。”

不同於特朗普的獨善其身,拜登主張美國應該重新回到國際組織,聯合盟友向中國施壓,使中國“承擔不起”忽視他國的做法。在公共衛生領域、氣候變化等方面,拜登積極尋求與中國可能的合作空間。承諾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也強調中國碳排放方面的責任。

人權方面誰更強硬?

特朗普在任內簽署了一系列遏制中國侵犯人權、制裁相關官員和實體的法案,包括《香港自治法》、《維吾爾人權政策法》、《西藏旅行對等法》等等,並於本月中旬委任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 Destro)爲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拜登曾經承諾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將更加強調民主和人權議題。他將中國在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形容爲“種族滅絕”。他譴責香港《國安法》的推行,並承諾全面實行《香港人權和民主法》,對相關中國官員、企業、金融機構等實施新的制裁。

拜登還表示,當選後計劃會見達賴喇嘛,施壓北京,讓其恢復與藏人的直接對話。

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告訴本臺,“特朗普本人看起來沒有像民主黨對人權問題做出過多批評。但是後半段時期,蓬佩奧擔任國務卿以後,他的一系列政策實實在在的對中國有強烈的施壓作用。我不認爲民主黨有這麼強的執行力,使得很多國家聯合對中國施壓。他們過去包括奧巴馬後期重返亞洲、建立TPP,都沒有執行到位,使中共覺得可以在談判中拖延推諉。”

陳奎德表示,雖然外交議題在往年的美國大選中並不是主要議題,但今年新冠大流行和貿易戰使得對華政策分量凸顯,加上拜登次子的電郵曝光,二人有望在週四晚上的辯論中展開激烈博弈。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