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儿童医院儿童神秘失踪 祖母上访三年未果

江西南昌县东新乡村民涂保妹,因为孙子在江西省儿童医院急救后离奇失踪,三年来四处上访,却毫无结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2011-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涂保妹星期三告诉本台记者,2008年3月19日晚间,她当时18个月大的孙子万宇康被棒棒糖卡住喉咙,虽然事后她将糖果取出,孙子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于是,家人在晚上8时许将万宇康送往江西省儿童医院急救室抢救。涂保妹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急诊值班医生吴晓慧接诊后,在没有进行全力抢救的情况下,就确认孩子已经死亡。

“她说让小孩子吸痰搞了一下,她就拿起来了。我说把墙上挂的氧气放在小孩鼻子里面,她就把我的氧气抢走,抢走了然后我就做人工呼吸,小孩明显有好转,眼睛都会动。”

涂保妹说,他们半夜离开医院,第二天一早要求看孩子,但医院方却告知,孩子已经火化了。涂保妹要求医院出具死亡医学证明和火化单,医院却表示提供不了。

“它应该给我们火化单,它拿不出来。但是三个月后,拿一张派出所的章来掩盖。”

本台记者星期三晚间致电江西省儿童医院,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涂保妹告诉本台记者,她坚信孙子万宇康还活着,因为他们在医院找孩子时,有一名好心的清洁工告知她,儿童医院有一位医生的弟弟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但事发后家里突然多了个和万宇康年龄差不多的孩子。

“这个清洁工说这个医生的弟弟在一个房子里住。”

记者希望能联系这位清洁工,但涂保妹表示,她没有联系电话。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对此表示,如果孩子真的如江西省儿童医院所述,已经死亡,院方在未经孩子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就私自将孩子火化,并且连死亡证明和火化单都不出具,这样的行为肯定是违法的。

“火化应该通知家属来,家属签字,这个是必须做到的。尸体的处理是家属的权力。”

不过,刘律师同时强调,涂保妹仅仅因为有人在医生弟弟家看到一个和她孙子年龄相仿的孩子,就怀疑江西省儿童医院的医生故意制造“孩子抢救无效死亡”的假象,以便将孩子买卖给他人,这样的推测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刘律师说,涂保妹应该提请江西省儿童医院的主管部门以及公安机关介入此事,进行全面调查,搞清楚事实的真相。

“这种诉讼证据方面有点儿问题。要一个司法主管部门先去调查,拿到更充分的证据来进行起诉。”

涂保妹对此表示,自从孙子万宇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之后,三年来她跑遍江西省公安厅、卫生厅等相关部门上访,也多次去江西省儿童医院要求找院长查明真相,但得到的结果不是被各方推诿踢皮球,就是被人暴打。

“我求共产党救助,他就把我关进派出所里面。准备把我送到神经病医院去。我就跑出来了。第二次又落在他们手上,坐了十天的牢。公安厅早就截访我,我说暗自拐卖儿童非法。他说你过了两个月就到公安厅找刘所长,我就找了刘所长,他就对我暴力,怕我证明嘛。”

涂保妹告诉记者,她和家人聘请律师将有关责任单位高到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但院方却迟迟不肯判案,最后在东新乡乡政府领导的逼迫下,她和家人被迫接受了让江西省儿童医院赔偿4万元人民币、南昌市殡葬管理处赔偿2万元人民币的协议。

“为了不让我上访,我的身份证都被我们乡政府剥夺了。下次再落到他们手里,就要把我送到神经病医院去了。”

涂保妹表示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处理结果,只能进京上访。目前她已经走遍了中国国家信访局、检察院、公安部、 纪委、卫生部以及妇联,但得到的答复却是要她回到当地公安厅,请他们查明真相。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