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金钟谈《开放》0七年二月号内容(2)

2007-0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0七年二月号的香港政论杂志《开放》出版后,本台记者林迪就杂志内容采访了该刊总编辑金钟。在访谈的第二部分,他们谈到刚刚由《开放》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这部书的内容,以及分析最近由海外媒体传出的中共高层权力重组的消息。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林迪的报道。

记者:这一期的另一个重头,是一本显然一出版肯定被大陆禁的书《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它重要意义在于记录了赵紫阳在软禁时表达的政治主张。 金钟:我们出的这部书,是宗凤鸣在赵紫阳十多年软禁期间,上百次去见赵紫阳谈话的记录。这是一个下台的中共领袖被软禁时的思想谈话的真实记录。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我想重要性在于:赵紫阳被罢黜下台但不认错,而且在软禁中还有思想言论,而这些言论又进一步批评共产党的理论政策,也包括对党的人物---过去的和在台上的---的评论,因而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宗凤鸣为何可去见赵紫阳呢?一,他们是老战友,同乡,而宗凤鸣又不是中央领导干部,他不涉及到党内的权力斗争,当局可能觉得无关紧要,二,宗凤鸣练气功,他是以气功师的身份去探望的。

记者: 这本书是两年前大陆有关部门引诱程翔到大陆去拿书稿的那本书?

金钟:是的,当时提到的就是这本书

记者:你作为出版者,对这本书的内容能否做个介绍?

金钟:这是宗凤鸣从九一年一月十号到零四年赵去世前,上百次与赵紫阳见面谈话的纪录。中间中断了一下,就是九七年中共开十五大,赵有个上书,要求重新评价八九学生运动。江当是在台上,认为赵还想翻案,因此加重了对赵紫阳的监管,宗凤鸣与赵紫阳的接触也中断了几个月。

他们谈话的内容非常广泛,从党的历史,党的政策,党的领袖,从毛周邓江到胡,对他们的历史地位,政策,作风,能力都有评论。

记者:你在阅读中哪些内容印象最深刻?

金钟:赵紫阳很强调党的权利不能是绝对的,垄断的,这个思想很了不起。他希望党政分开,然后党的权力从垄断状态下分散出来。他对无产阶级专政也非常反感,认为用这个理论统治一个国家,是完全过时的。还有,他也对六四中的一些事情作了说明,如他当时对戈尔巴乔夫说国家大事还要邓小平拍板的背景;还有八九年“四二六”社论时,他为何离京去了朝鲜。另外关于整个八十年代,那时出现过一个松动的,很有希望的,活跃的阶段,赵的谈话时是非常具体入微的,权威的。这中间很焦点的,是关于胡邓赵三者的关系。赵现身说法,澄清了一些事情。

记者:你们这期也有文章提到路透社转出的消息称,曾庆红想要从胡那里拿到国家主席的位置,也有人说,即使胡让出,也是王兆国来接。你对此有何判断?

金钟:消息出来,我们也关注,但无法得到官方的证实。当然即使有此事,他们也不会承认。但我认为,这种分权,是个趋势,他们迟早要面对。八十年代重要特征是当时党,政,军的权力是分开的。权力分散是走向民主的第一步。所谓集权独裁,就是大权一个人掌握,你何德何能,把这末大一个国家这末大的权力揽在一人身上?因此分权是个趋势,至于何时实现,还有待观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