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探索特殊工時管理制度 “996”合法化?


2020.10.12 16: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x1012.jpg 中國華爲公司的深圳廠區一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強調,要“探索適應新技術、新業態、新產業、新模式發展需要的特殊工時管理制度”。(美聯社)

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深圳南巡之際,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改革試點方案出爐,方案要求探索新型舉國體制,以加強深圳的核心科技建設。同時,方案強調探索特殊工時管理制度,以適應互聯網等新產業的發展需要。然而以“996”爲代表的特殊工作模式能否真正利於提高科技實力?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指導深圳進一步改革開放,並着重提高科技創新和自主研發能力,以擺脫對國際核心技術的依賴。方案中強調,要“探索適應新技術、新業態、新產業、新模式發展需要的特殊工時管理制度”,然而該制度的具體執行細節相對模糊。輿論廣泛認爲,此次示範區改革是將高新技術行業推崇的“996”工作模式合法化,通過犧牲員工的利益來推動科技的建設與發展。

所謂“996”工作模式是指在一些高科技公司流行的工作模式,也就是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九點下班,一週工作六天。

中國“碼農”的“996”超長工作時間引發關注(Public Domain)
中國“碼農”的“996”超長工作時間引發關注(Public Domain)

 

美國芝加哥大學中國問題學者楊大利對本臺表示,該方案提出的特殊工時管理制度並不是針對現有的“996”工作模式,而是更強調靈活性。

“這個文件裏提到的東西可能不是直接針對‘996’,可能是其它方面的情況。當然‘996’本身也要求了它的靈活性,包括在美國越來越多的企業也居家辦公,越來越靈活。”

楊教授認爲,特殊工時管理模式適應互聯網行業管理發展的趨勢,是互聯網企業應對國內外激烈競爭的嘗試。然而他認爲,促進互聯網公司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加快科技產能轉化不能僅依賴於靈活的工時管理。

“我更感覺這些都是企業的事情,因爲企業處在一個競爭的環境中,他們的管理模式是多方面的,所以不可能僅僅是依賴於用工的方式方面。”

近些年,隨着國內互聯網公司的飛速發展,爲其工作的技術員工不得不接受每週六天、從上午九點到晚上九點的工作模式。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曾說,“996”的工作是“福報”,京東創始人劉強東也曾公開表示支持這種超時的工作模式。這種病態的、違反現有勞動法的工作模式在互聯網企業聚集的深圳、杭州等地更加氾濫。雖然《勞動法》要求企業支付加班費,但科技行業堅持稱是員工自發加班,並將“996”視爲企業文化。

現居紐約的前北京工人組織成員呂京花告訴本臺,中國作爲國際勞工組織的會員國,對工時管理體制的改革應該遵守相應的勞動保障章程,對“996”的工作者給予應得的薪酬支付,而不是免費加班。

“加班就要付加班的勞工,工人的權益應該受到保護。如果中國製造業和國際社會都要接軌的話,嚴重地違章是不對的,就是應該去反對這種做法。”

呂京花認爲,特殊工時管理制度應該從法律層面來保障勞工最基本的權益,而不是出於國家競爭的政治目的,犧牲員工應該享有的合理工時與休息的權利。

“工人權利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工作)環境保護,這是最基本的權益,你不用拿什麼政治藉口,什麼特區建立40週年藉口苛刻工人的福利。如果是強制還不付加班費,這就是剝削勞工的血汗錢。這是一種國家行爲來支持這些廠商推廣‘996’。”

近些年,互聯網行業員工過勞死的新聞屢見不鮮。據國際知名諮詢公司德勤發佈的《2020年健康醫療預測報告》,“過勞”已成中國職場的新常態,而過度加班又是導致“過勞死”的首要原因。數據顯示, IT互聯網產業是重災區。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肖一冰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