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獨立電影節遭取消 逾百各界人士發佈呼籲書抗議


2014.08.24 12:20 ET
xl 圖片:第11屆北京獨立影像展的海報。(網絡圖片)

原定於上週六開幕的第11屆北京獨立電影節當天被當局責令停辦,主辦人遭到威脅,影展籌辦機構辦公室遭到查抄,籌備人員被警方帶走傳喚,直到他們簽署停辦影展承諾書後才獲釋。事件引發各界廣泛關注,逾百學者丶作家丶律師丶藝術家聯署法律呼籲書抗議當局打壓行徑。

第11屆北京獨立電影節上週六被迫取消。影展策劃人丶北京藝術工作者慄憲庭在微信上發佈消息稱,自8月18日影展的海報和排片表在網絡上發佈後,就受到警方監視,並有國安人員和當地政府部門向他施壓要求影展停辦。此後宋莊小堡村領導曾到他家傳達上級停辦影展的指示,但同意影展離開北京到河北燕郊舉辦。上週四,電影基金會預定了河北燕郊匯福酒店的放映場地,但其後接獲酒店通知,警方不許酒店舉辦影展。北京公安上週五帶走電影節兩名籌備人員,並扣押他們5小時,直到他們簽署停辦影展承諾書後才獲釋。

影展參與者丶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崔子恩週日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稱:“慄憲庭電影基金每年做三個活動,以前是兩個影展一個學校(暑期),現在是兩個影展合成一個影展,我是其中一個影展的創始人之一,我們都是參與者。以前每年都會關閉這個影展的開幕式,但今年是要徹底關閉,不許放映任何影片。籌備人員去派出所的原因是他們機構的所有資料都被抄走了,還不知道後續的工作會怎麼樣,因爲以往都是把這些影片放在宋莊的一些藝術家家裏去播放,今年文件被沒收了。”

北京獨立影像展創始於2006年,是中國大陸獨立電影製片人發表作品的重要窗口,近年來已發展成爲中國一個較具影響力的獨立影像展,但其發展讓官方感到不安。

對此,崔子恩說:“南京也有一箇中國獨立影像年度展,北京還有一個酷兒影展丶獨立影展,還有云南的。2012年開始,政府重點關閉這些影展,我們酷兒影展也遇到過警察封鎖。今年我是他們辦的暑期學校的教師,學校也是被封鎖了,躲到山裏去辦完的。去年的封鎖影展是從先封鎖學校開始的,今年因爲學校躲起來了,躲到山裏去了,他們不知道學校跑到哪裏去了,所以直接封閉的就是影展。去年他們是把所有的學員帶到政府所屬的賓館去軟禁,第二天遣送回原籍。”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週日在推特上寫道:“2012年第9屆獨立影像展,開幕式影片放映了40分鐘,隨着我進入放映廳,一分鐘後就被拉閘停電,該放映地再也無法進行影展了。電影基金的工作人員說,當局警告過他們影像展可能因爲某個觀衆的參與而受到影響。當時我對慄憲庭老師表達了歉疚之意。去年和今年影展我再沒參加,但對影展壓力卻升級。”

事件引發大陸知識界丶法律界丶藝術界丶文學界的強烈反響,僅10個小時的時間,逾百學者丶作家丶律師丶藝術家公開聯署了由法律學者趙國君執筆的法律呼籲書,要求立即停止對獨立影展的非法干擾。

參與聯署的北京維權藝術家嚴正學週日告訴本臺記者,當局應立即公佈“叫停影像展”的法律依據,必須停止對藝術活動的審查,不能將民間的藝術活動政治化:“現在的形勢是一落千丈,當局害怕丶心虛,他們的恐慌越來越嚴重。我們的鐵玫瑰園(有林昭、張志新雙鵰像)前幾天被人潑尿,這麼下流,能奈何他嗎?他們害怕丶搞恐怖,好像每個人都是敵人。”

參與聯署的北京作家凌滄州在推特就事件評論稱:“在極權社會,最痛苦是兩種人:作家和藝術家。寡頭與暴君需要的是整齊劃一,而作家藝術家需要的是個性與獨創。”

特約記者:忻霖/責編:吳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