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爲遇刺書記募款遭翻車 網友問“在哪兒給姜老師捐款?”

2021-06-16
Share
復旦爲遇刺書記募款遭翻車  網友問“在哪兒給姜老師捐款?” 復旦爲遇刺書記募款遭翻車 網友問“在哪兒給姜老師捐款?”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海歸博士割喉黨委書記的“復旦血案”仍在調查之中。復旦大學校友會和數學院、工會等機構615日發文倡議全體教職工和校友捐獻愛心,已有三千多人捐出超過一百五十萬元。不過評論區的網友吐槽卻揭示真實民意:民衆想要捐款的人是姜文華,書記可以蓋上黨旗

“王永珍是家中唯一的兒子,是家庭主心骨,他的驟然離世讓家人難以承受,農村的年邁雙親需要贍養,遭受身心重創的妻子和尚在求學的女兒需要照拂。”

復旦大學官方機構在倡議中說,王永珍不幸因公殉職,享年49歲,生前愛護師生,爲學院嘔心瀝血。

不料,捐款帖在評論區遭遇翻車,微信公衆號“安蘭德財經”就此提問“民衆反感的是王永珍嗎”,該帳號目前已被消號:

“他X的,給素雞(書記)捐款?公佈一下他每年的收入。爲什麼不給姜博士捐?他纔是最需要捐款的”、“是非黑白,天道定斷”、“誰給被逼墜樓的復旦女生捐款”、“想知道姜老師是怎麼被逼瘋的。”

本臺聯絡到留言人士,對方表示確實想爲姜文華捐錢,但是無法接受外媒採訪。

“姜老師是殺人犯,王永珍是受害者,但是大衆輿論卻同情殺人犯。”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告訴本臺, “對於殺死一個體制內的當權派,老百姓非常高興、鼓掌歡迎。這就說明老百姓對現在的體制和黨員幹部產生欲除之而後快的不滿、斬決,黨羣關係已經激烈到什麼程度了。”

中國部分網民就復旦大學爲被刺殺的王永珍募捐作出的反應(推特截圖)
中國部分網民就復旦大學爲被刺殺的王永珍募捐作出的反應(推特截圖)

案情至今成謎,公道自在人心?

據廣西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青年法學教師、維權律師劉先生透露,以王書記的背景和家底根本無需社會救助,復旦此舉是彰顯一種力挺自己人的政治立場,以免黨內人人自危、分崩離析:

“復旦是全國重點高校,正處級中層領導待遇非常可觀,(工資)應該不低於三十到五十萬。科研經費更加不菲。做到學院的第一把手,應該是根正苗紅:大學畢業就進入體制、享受優厚待遇,積累十幾年,應該說是全國中上(階)層。而且認定爲‘因公殉職’,國家要補償幾十年收入。”

復旦大學是中央直管的副部級大學,校長和書記等高層領導由中央組織部任命,學院黨委書記一般享有正處級待遇。從殺人案發生至今近十天,復旦大學和上海警方都未具體說明案情,王永珍被塑造爲出身貧寒、克己奉公的烈士形象。

劉律師認爲,哪怕不考慮政治因素,姜文華恐怕也難逃死刑,“就算法院不考慮政治,也足以判他死刑。這是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姜文華要承擔書記的搶救費用、物質損失等等,拍賣他的財產或者強行劃撥銀行存款。”

他強調,關於王書記是否濫用行政權力,兩人有何恩怨情仇都亟需警方調查。但是從法律角度看,無論王永珍是否有錯在先,姜老師難以從輕發落:

“這些都不構成對姜老師從輕處罰的情節,不是正在發生的不法侵害行爲、可以引用正當防衛條款。如果是事後報復,主觀心態的惡劣程度還比較高。毫無疑問,他構成了《刑法》的故意殺人罪。抑鬱症或者某些心理不正常,不符合《刑法》規定的免除刑責的情節,需要司法鑑定他的精神狀態,是否達到不能辨別或控制自己行爲的精神失常狀態。”

刺殺上海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的該校海歸研究員姜文華(姜文華資料圖)
刺殺上海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的該校海歸研究員姜文華(姜文華資料圖)

日益沉淪的“黨旦大學”,魔幻劇情不斷

復旦大學最近長期盤踞新聞頭條,被網友總結爲“國師講課中南海,外國辦校遭驅逐, 書記血濺世紀誕,學子募捐祭兇手”。

該校黨史宣講迄今開展一百二十餘場、聽衆萬餘人。《中國共產黨歷史》課程有一百二十個名額,本學期吸引四百五十人選修。復旦歷史學教授葛劍雄今年初的一場表忠演講,引來多方口誅筆伐。他直言自己只是把一層紙捅破了:“任何懷疑否定動搖中國共產黨執政合法性、不利於解決歷史與現實問題的歷史觀和所謂‘歷史真相’都是歷史虛無主義。”

這位被譽爲剛正不阿“葛大炮”、年近八十的歷史地理學泰斗,爲何畫風突變?華頗認爲,葛劍雄或許是收到了來自高層的動向或信號,不得已昧心自保:

“有道是,春江水暖鴨先知。在他那個位置上,雖然是六月天,但是他感覺到陣陣寒意。葛劍雄以前說話直率,痛砭時弊,比如民主憲政、官員財產公示、大學不要官僚化。我想他的演講是有些違心,不表忠心的話,怕自己沒什麼好下場。”

葛的舊文《時代性的人性扭曲》寫道,“文革過去後,人們常用心有餘悸來形容一些人的行爲”, “ 誰也沒有不說過假話,或者不做過違心的事。”

“華美的袍子下,爬滿了蝨子。”復旦校友、八九學運參與者陳軍回憶道,復旦的墮落不是一日之功,文革結束三年後他到哲學系求學,五十多個人只有他不是黨員,擺明是培養政工幹部、王滬寧之類的情報系統官員。

“在中國能夠出名的人,基本上是多重人格。葛教授的話是在這個體制下、扭曲的人的必然寫照,只是突然有一道光打在他思想的陰暗面。這個體制(以前)需要這些人裝點門面,但在關鍵時刻,體制自己沒法說的話,讓這些人說出來。”



“獻忠學”風靡網絡  百年黨慶的警訊

惡意殺人事件不止爆發在象牙塔。短短六個月內,浙江、四川、湖北、河南、廣東、遼寧等地爆發數十例無差別性、羣體兇殺案。今年三月,安徽歙縣金川鄉五十二歲的黨委書記汪浩彬被剛出獄的村民殺害身亡,據說與申請特困戶有關。

明末農民軍領袖、殺人魔王張獻忠誘發的“獻忠學”、“獻忠梗”如今被中國全網屏蔽。

魯迅在《晨涼漫筆》這樣形容張獻忠,“他分明感到天下已沒有自己的東西,現在是在毀壞別人的東西了……他還有兵,而沒有古董之類,所以就殺,殺,殺人,殺……李自成已經入北京做皇帝了,做皇帝是要有百姓的,他要殺之他的百姓,使他無皇帝可做。”

無論上層官僚和國師如何表演,華頗指出,從復旦血案的輿論來看,“說明人心思變、人心向背。魯迅有一句話: 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各地都在宣揚黨慶,官方這種喜慶的範圍,給底層民衆強大的刺激。那些貧困的、被剝奪的、對前途喪失希望的人,痛苦是各種各樣的,民衆的神經現在非常脆弱。”

“赤丸殺公吏,白刃報私仇”,華頗多次援引陳子昂描摹幽燕遊俠的詩句表示,除了躺平式的消極反抗,越來越多的“楊佳”、“姜文華”也許會湧現出來,將大刀砍向中共的恐怖主義暴政,這是對百年黨慶發出的、不容忽視的警告信號。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評論 (1)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21-06-16 17:28

中共總"惡習般"地強行混淆它自己與中國人民, 假裝它們書記的損失就等於中國人民的損失! 但是, 正如蓬佩奧去年7月一針見血地向全世界公開指出地那樣, 中共根本不代表中國, 更不代表中國人民!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