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群落》在洛首发 海外老知青叙旧忆往(视频,组图)

由八十位“文革前”老知青共同回忆书写而成的著作《无声的群落》,在洛杉矶举行海外首发仪式。该书主编邓鹏,谈起当年因“出身不好”被剥夺学习权的经历,期望通过本书的发行,为曾经被迫沉默的一代人放声吶喊,也为民族记忆补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道
2010-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一:<无声的群落>一书在洛海外首发。(萧融摄)
图一:<无声的群落>一书在洛海外首发。(萧融摄)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无声的群落》及其《续篇》,两书共收录了八十位文革前老知青的旧回忆。该书主编邓鹏表示:“这是一个被边缘化、被遗忘的群体,他们饱受了政治上的偏见与歧视,在他们心灵上抛下了一道又大又厚的阴影,这种恐惧是不可名状、不可理喻的。我们发行此书的初衷即是为当年的伙伴讲述自己经历的机会,观点不一定要一致,但一定要真实、没有任何虚构,用老老实实的文字向后代讲述中国一段非常特殊的历史。”
 

图二:<无声的群落>主编、旅美学者邓鹏接受本台访问。(萧融摄)
图二:<无声的群落>主编、旅美学者邓鹏接受本台访问。(萧融摄) Photo: RFA
在洛杉矶举行的海外首发式会场,唱起文革歌曲。该书主编、目前在美国北卡州海因波特大学任教的邓鹏,回首当年全中国约有一百三十万青年顶着为父辈赎罪的十字架,无声地被夺走求学权利。他说:“当局对所谓‘出身非劳动人民家庭’的学生实行‘一刀切不录取’政策,我在1964年到了农村,在大巴山那边待了十四年,那些事情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们想告诉后代的是,社会需要公正,给每个青少年的教育机会应该公平,这也是为政者最需要重视的一个问题。”
 
本书发行过程,遭遇到有些具代表性的老知青因有所顾忌,不愿写出个人经历,也有另一部分是写了,却无法通过有关单位审批,对照以上两者差距,邓鹏认为:“中国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代价,因为中国的历史包袱太沉重了。我们的稿件不是一字不漏、原封不动发表,我们虽有属于自己的委屈,但是,出版社编辑也有他们的困难。”
 
图三:旅外老知青因新书发布而重逢,争相合影留念。(萧融摄)
图三:旅外老知青因新书发布而重逢,争相合影留念。(萧融摄) Photo: RFA
老知青用今日冷笔记录年少愤慨,期望这一本书能为半世纪前有相同命运,却无力吶喊的群体争回历史话语权。本书海外作者之一陈述表示:“这群人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挣扎,他们失去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失去了上学与深造的机会,有些人还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另一位老知青、不便透露全名的周女士则说:“没有人能改变整个大环境,对我而言,那时候是很艰苦,但也因为有了当时的苦与磨练,有了那时候的底子,我们这些人不论来到美国或其他地方,都能做出很好的成绩。”
 
“文革数据库”和“反右数据库”的主编宋永毅,也来到首发式会场,对老知青收起因苦难而生的悲情,共同为冷峻的文献与历史补白,表示敬意。宋永毅说:“如果说我们的历史文件是‘骨头’,他们的书就是为骨头补充了血肉,当然,不同的作者在时间与回忆都有因人而异的问题,但是,我们正在一起建立民族记忆馆,我们在拒绝遗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