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难属:陈希同在推脱责任(图)

前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即将出版的《陈希同亲述》一书中,否认他对六四镇压负有直接责任。有六四难属告诉本台,他是在推脱责任。不过,该书记录者姚监复说,陈希同对六四流血事件也感到遗憾,认为是可以避免而没有避免的悲剧。
2012-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陈希同亲述》一书本周五将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在1989年民主运动时陈希同是北京市市长,后来他因为贪污罪和玩忽职守罪被判16年刑期。2004年他因为癌症获保外就医。

在“六四”纪念日到来前夕这本书的出版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这本书是前中国体制内农村政策研究专家、现已退休的公共知识分子姚监复和陈希同的八次谈话的内容整理而成。谈话时间在2011年到2012年间。姚监复接受本台采访时声明,出版这本书是他本人的主张,陈希同并不同意,因为他还是罪犯,尽管获得保外就医。姚监复说到他坚持出版这本书的初衷:

“希望向更多的人介绍历史真相,让读者来判断历史真相。”

《陈希同亲述》这本书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陈希同有关“六四”的看法,一是有关他本人被判十六年刑期的看法。    

姚监复说,陈希同说,他反对动乱,并对“六四”流血事件感到遗憾:

“他认为他是反对动乱的,今天我看见他,他也再三声明说,我是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我反对动乱,因为应该搞建设、搞改革开放,这是一个应该避免而没有避免的悲剧。他对八九(事件)是这么一个看法。”

姚监复早先告诉美联社说,他曾问陈希同提到红十字会得出的六四事件中,有727人死亡的数字。陈希同说,当时北京市副市长何鲁丽曾做过调查,得出的数字是200左右的人死亡。不过他说,应该对此进行更多的调查。

“六四事件“之后,人们对陈希同的批评主要是说他在向当时中共掌权者邓小平汇报学生运动的情况时,夸大事实,最终导致镇压的悲剧。不过,姚监复说,陈希同对此予以否认:

“‘没有谎报军情,欺骗邓小平,因为赵紫阳跟我也说过,邓小平如果也能被人欺骗那就不是邓小平了’。陈希同也是这个观点,不应该低估邓小平能上当受骗。 ”

“六四事件”中遇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成员之一尹敏告诉本台,陈希同是在推脱责任:

“推脱,有点推脱责任,他们都想把自己的责任推掉,实际上谁都推不掉。北京市民、学生绝食那么长时间,最后血腥屠杀,他不负责任,他负什么?!他逃脱不掉,都逃脱不掉。”

不过,姚监复透露,陈希同并没有完全推脱责任。他说他的责任就是1989年6月30号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宣读了有关天安门事件的报告,但是这个报告也不是他本人起草,而是由中央委员会起草的。这份报告是中共有关“六四”事件的唯一的官方报告,将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对于陈希同否认向中央高层汇报时夸大事实的说法,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学者何清涟仍然表示怀疑:

“这我不是对他一个人存疑,而是我认为现在从六四事件发生以来,很多中共的元老,包括当初镇压的李鹏在内都出书为自己洗清罪责。我个人觉得,从他们个人行为来说他们的动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知道六四事件迟早是很大的一个历史耻辱,但是并不认同他们讲的就都是事实。我个人对历史研究一向抱持一个原则: 最可信的资料是原始资料、解密历史档案。”

何清涟说,中国保密法规定,保密文件30年解密。六四事件至今已经23年,希望30年时能看到事件的原始档案,还原真相。

不过,何清涟还是认为,陈希同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这些人应该趁自己还在世的时候把这些话说出来,让自己的辩解和自己的陈述给人听到,这是一件好事,可以和其他人的著作参照对比。比如,同一事件的说法,在他这里是怎么样,在别人那里是怎么样,我认为还是可以多少找到一些真相。”

至于对他16年的判案,姚监复说,陈希同从来没有认过罪,他说他的案子是1989年以来中国最大的冤案。陈希同已于三年前提出过申诉,但是没有得到回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