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陕西法制培训饥饿治访民 九个月关死伤残军人

据本台消息,陕西汉中城固县法制培训中心关押一名上访伤残退役军人九个月致死,一同关押者称饥饿是死亡原因,相关消息被严密封锁。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6-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有城固县访民向本台反映,当地政法委设立的法制培训中心长期关押并且用饥饿折磨上访者。三月十八日,一名被关在内长达九个多月的伤残退伍军人胥灵军死亡。一名同期关在该中心的访民说:“死的这个人关了有十个月,家里的人现在被控制得很严,他们(官方)去威胁,说他是缠访的。 现在这个核心问题是不给吃饭喝水,一天两顿饭,一顿只有一两饭,有时候还不足一两,因为平时吃面条,都很细的。”
 
去年六月,胥灵军和哥哥胥灵永以及几名该县伤残退伍军人一同往北京上访时,被地方截返,送进了城固县法制培训中心。头三天就断水断粮,其后每天两顿,合共不足二两的米面,如有异议随时连这点都吃不上,甚至遭到殴打。想要离开必须签署保证书,承认上访违法以后不再犯,同时还要缴人均三千到一万块不等的保证金。同期关押的上访伤残军人们透露,胥灵军兄弟俩家庭困难,而且作为带头人受到整顿,关押时间最长,达九个多月。
 
家人三月十八日被告知,胥灵军因病暴毙,见到尸体时,原本体重一百五六十斤的死者已经皮包骨面目全非,估计只有六七十斤。官方要求签署相关尸检认定,并于十天内火化。最终迫于压力,他的妻子签了字,并领取了官方的抚恤金,而死者八十岁的母亲不愿意,但至今受到当局威胁。
 
其中一名退伍伤残军人说:“胥灵军这个人直率,是敢拼敢打敢说的那种人,在里面受的伤害最大。在外面,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身体比较好,在里面关的时间长了,解剖的时候肠子细的简直是。。而且皮包骨头,反正是很惨的。不知道给他安的什么病,他没什么病的,光是气管有点病,我听他妈说的。她说‘现在给了一些钱,但我没有签字,媳妇签的,我把娃养大了,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在里头最起码给我们个公道,到底他犯了什么罪?说是法律学习班,一天法律没有学,把人学死了,这是什么培训班?’”
 
胥灵军死后,哥哥胥灵永和另外两名关押在这一黑监狱的上访妇女一同被送往医院抢救,据悉至今住院,并有人看守,封锁消息。以上要求匿名的上访伤残军人说:“胥灵军出了事情以后就全部给放了,现在有的在县医院、有的在城关医院、有的在乡里面医院,住院其间都有人监视住的。当时封锁消息,有记者华商报还是什么都去看了的,包括我们这边都有记者暗访,也不了了之了。公安局副科长关鑫礼最后因为我们这个事情不但没有处理他,县上还反过来给他升了个正科级。”
 
记者周四致电城固县公安局,证实了访民们提到的关鑫礼确实分管法制培训中心,但接听电话的警员对于运作情况,甚至具体地点都表示不清楚。
 
记者:有个叫关鑫礼的在这儿么?
警员:他调走了,调到法制培训中心去了,应该有一年了吧!

记者:这个培训中心现在还在么?还是撤了?
警员:我不太清楚,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记者:是不是说之前有访民在里面关死了?
警员:不太清楚。
 
被关押过的人介绍,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由城固县中医院旧址内精神病院部分改建,看管人员从访民举报的相关单位和企业抽调,所谓的学习培训,只是没有法律手续、不准家属会见、不见天日的关押和虐待。这一据悉为建国六十周年大庆准备,随着胥灵军之死解散的培训班,与以往当地关押访民的黑监狱不同的是加上了挨饿的酷刑,
 
以上那位访民说:“也不讲什么法律,不讲这些东西,就因为你上访了,最长的关的有十个月,最少的也有两个月,这个就是把你锁在房子里见不着太阳,不准你出来的,就靠这个不吃饭不喝水收拾你。这里是从去年六月一号开始的,都是北京截访回来就直接送去。”
 
上访退伍伤残军人:“这次是最严重的,关进去以后不给吃不给喝,我们在里面头晕得一站起来就要倒,肚子饿得皮包骨头,我们出来最少瘦十多二十斤。啥法都没有学,就是学饿!警察关鑫礼就是说的我们拿你们没办法就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对付你,你们不是人,你们是神,神就是不吃不喝!最后咋出来的,就是写保证以后再也不上访了,还要交押金,有的五千 、三千、一万的,人家不愿意,就用皮带打。”
 
来自农民家庭的胥灵军四十多岁, 八十年代在嘉峪关武警支队服役,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脚踝粉碎,伤残复退后安排到城固县八十四号化工厂不久被解除劳动合约。其妻患有癫痫病,有两个分别十五岁和不到三岁的女儿,生活无以为继。他的哥哥胥灵永参与中越自卫反击战后受伤复退,同样下岗失业。兄弟二人认为地方未按照国家相关政策安顿他们,五年多来连同当地一些同样遭遇的伤残军人逐级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