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网事:西方价值与抹黑中国

2015-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青年报》旗下网站刊文驳党刊“抹黑论”。(网络截图)
《中国青年报》旗下网站刊文驳党刊“抹黑论”。(网络截图)

听众朋友,每个星期,自由亚洲电台都会集中总结中国民众通过网络突破官方言论封锁的最新情况。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提出,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他的言论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为大家回顾一周网事,也就是这几天中国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和敏感微博。

继中国官方的《求是》网点名批评知名自由派知识分子贺卫方和陈丹青“抹黑中国”之后,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1月29号讲话时提到,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袁贵仁的观点成为这几天网络舆论的焦点。很多网友发帖表达对袁贵仁观点的不满。

搜狐“南山过客”:这就是我们为什么6、70年出不来一个大思想家、大理论家的根本原因。大学是什么地方?是搞学问的地方。搞学问的地方就得什么思想都能研究,你规定了这个可以学可以研究,那个不可以学不可以研究,那大学还怎么办?所以,中国的大学就成不了世界一流。

很多网友指出,中国官方所说倡导的马克思主义本身不就是来自西方吗?

新浪微博“奥云服务器虚拟化平台”:哎,共产党员们,你们相信马克思主义么?政府官员们,你们是用马列主义指导思想引导你们贪污么?太恶心了。

1月31号中国网络上出现一篇题为《北大教授沈岿三问袁贵仁部长》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沈岿教授说袁部长的讲话令人大惑不解。沈岿表示,正是西方的共产主义跨洋到中国后,才促成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中国现行宪法规定必须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必须进行的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的教育,也是源于西方的。这位教授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袁部长能否清晰划出“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的分界线?第二,如何区分“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和“反思党曾经走过的弯路、揭露黑暗现实”?第三,如何让您领导的教育部贯彻执行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方针?

这篇题为《北大教授沈岿三问袁贵仁部长》的文章在微博和微信上被大量转发,受到网友的赞赏。部分网友转发的这篇文章在新浪和百度贴吧的链接网页打开后文章没有显示,说明该文章可能已被删除。


2月3号,官方的《求是》网又刊登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朱继东的文章,说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尤其是要抓几个气焰嚣张、性质恶劣的反面典型出来进行严惩。朱继东这篇文章又在网络舆论中引起新一轮风波。

新浪微博“回首渡客”:“沈岿三问”写出了一个高校教师、学人的良心和勇气。反观朱继东之流,究竟谁是中国的悲哀,谁阻碍民族的复兴,公道自在人心。

有网友披露,朱继东曾是现已落马入狱的前中共高官薄熙来的支持者。

凯迪社区“人在天涯”: 朱继东是薄熙来铁杆粉丝,多次撰文吹捧薄氏,还在微博中鼓吹文革成就.这样一个极左又具野心的人物此时挑起事端,理应引起全民及中央政府的关注。

旅美学者吴祚来在美国推特网上表示:本月最可耻的人是袁贵仁吗?不,他后面还有更可耻的家伙,他叫朱继东,中国社会科学院某机构秘书长,主要研究控制知识界思想,打压知识分子,完全用文革语言与文革方式横扫一切文明进步的价值理念。文革难再有,文革极端分子却层出不穷。

新浪微博“贺卫方”:原来如此。朱继东,此前不知何许人。网友提醒,查了一下。居然发现此乃当年为薄西来的重庆模式摇旗呐喊的活跃人物,新华网前记者。这是他写的报道,那本书名为《文化民生的时代解读—重庆“唱读讲传”活动考》,王伟光作序,对重庆极尽颂扬。

朱继东提出的“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的说法让有的网友感觉到,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似乎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新浪微博“南蛮周穷横”:在这件事上,某些党员已经开始用口号去反对群众监督和破坏反腐制度,开始用文字狱和莫须有来搞官僚专制这一套。

(记者:安培 责编: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