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外媒網站被中國封鎖


2019.10.22 16:5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中國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圖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大會官網圖片)

10月22日,在第六屆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閉幕的當天,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發佈的聲明顯示,在總共215個擁有駐華記者的國際新聞機構當中,將近四分之一都被中國政府的防火牆所屏蔽。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布的這些數字是他們和追蹤中國網絡審查的非營利組織GreatFire.org共同分析得出的。除了在中國派駐記者的外國媒體有23%在中國被屏蔽外,在主要報道語言爲英語的國際媒體中,31%被中國屏蔽,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彭博(Bloomberg)、衛報(The Guardian)、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路透社(Reuters),彭博社(Bloomberg)等。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在聲明中寫道,“中國當局常常宣稱致力於營造開放、合作的網絡空間,包括在第六屆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但是中國用互聯網監控技術來屏蔽越來越多世界新聞來源。電子信息屏蔽違背互聯網的開放精神,阻止中國人獲得關於國際和中國事務獨立報道的寶貴信息。”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說,中國開國際互聯網大會簡直就是諷刺:“來到中國開互聯網大會,大家有的是傳看消息,有的是報道大會,大家齊翻牆。到處是高牆,你得翻過去才能夠和自己的國家或者機構聯繫上,這簡直是一個莫大的諷刺。中國的互聯網(防火牆)是最高的,而且還輸出互聯網技術,像朝鮮等國家靠中國的互聯網(技術)阻止信息的流動。只有專制國家才需要高牆。”

高瑜說自己常瀏覽《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美國之音等外媒,但是這些網站不時被封,特別是在敏感階段,比如今年十一前後會被完全屏蔽。

該聲明還指出,目前在華擁有新聞報道許可的外國記者人數爲536人,431人在北京。


中國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大會官網圖片)
中國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大會官網圖片)

致力於維護新聞自由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PJ)9月10日公佈的報告列出了全球新聞審查最惡劣的十大國家,中國名列第5,前四名爲厄立特里亞、朝鮮、土庫曼斯坦和沙特阿拉伯。

高瑜認爲中國和西方媒體在彼此的國家享受到不對等的權利和資源,不僅網站遭遇屏蔽,駐華記者還受到外交部、中宣部和國家安全部的層層管理。

高瑜說:“那些外國記者都是專門學習中文,下了非常大的功夫來進行中國新聞的報道。中國記者到美國、歐洲或者國外的條件完全就是不對等的。他可以在國外享受新聞自由、進行大外宣、藍金黃,甚至還做間諜。外國記者身上捆着層層枷鎖,而且要服從中共的管理。這根本就是在全世界破壞新聞自由。”

近年來,外國記者在中國的生存和言論環境顯著惡化,普遍遭到監控、跟蹤和其他形式的干擾。

根據駐華外國記者協會2018年的調查報告,55%的受訪者認同報道環境在惡化,96%的受訪記者稱受到明顯跟蹤,79%的遭當局強迫刪除報道資料,58%的被扣押或有同事遭扣押。

《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李肇華(Josh Chin)在調查中說:“有多次在電話上在討論政治敏感話題時被掐斷。”


中國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大會官網圖片)
中國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大會官網圖片)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表示,擴大對外國記者在新疆報道的監控和政府幹預,是導致外國記者工作環境惡化的一個主要因素。

此外駐華記者還面臨因報道敏感話題被拒發籤證的情況。中國當局曾於8月30日拒絕給《華爾街日報》駐北京記者王春翰(Chun Han Wong)延長工作簽證。王春翰是2013年以來被中國拒籤的第六位外國記者,他曾調查習近平表弟的財富狀況。

遭遇相似情形的還有美國Buzzfeed新聞中國分社社長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記者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兩人都曾報道過新疆“再教育營”。

獨立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負責人張鈺擔心,這種新聞封鎖和審查會使中國回到改革開放之前信息封閉的狀況。

他認爲網絡封鎖也加劇了假新聞的傳播:“除了編造假消息,真消息,特別是對中國政府不利的消息很難傳到國內。”

此外,海外媒體迎合中共管制的自我審查也備受關注。彭博社曾因解僱報道中共領導人家族財富的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遭到輿論批評。

在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報道巴拿馬文件並揭露中國精英的海外資產之後,大量外媒網站因轉發或者合作調查被中國封鎖,但是鮮有外媒對此進行報道。GreatFire.org評論道:“我們只能認爲外媒在中國政府封鎖網站、拒絕簽證的手段下進行了自我審查。”

張鈺對此分析道:“數量上是很明顯的,但是比較嚴厲的批評還是有,質上還沒有什麼差別。現在最敏感的,一個新疆,一個香港,外面的大媒體基本上該說的、甚至往嚴重說的都還有,但是數量要比過去少多了。”

在外國媒體對中國事務的獨立報道受到限制的同時,中國在加大在海外進行大外宣的步伐。《紐約客》雜誌曾於今年8月發佈長篇調查,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以虛假信息誘導中國留學生,渲染民族主義情緒。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